呜呜,听到基辛格的话,泽连斯基生气了

2022-05-27 10:11:16 上海 新民晚报
0人跟贴

在美国,还有人不愿意跟着拜登当局的节奏给自己以各种精神与物质的援助?这还了得?因此,泽连斯基称——“基辛格从遥远的过去冒了出来,说应该把一片领土从乌克兰划归俄罗斯。但现在去瞧瞧日历,不是1938年,而是2022年!”

文 | 海上客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又生气了。原因是他听到了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话。

99岁的基辛格说了什么?让泽连斯基这么来气?

01

出生于1923年的基辛格,于5月23日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现在不是1938年,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需要开始和平谈判,并且在理想情况下,分界线应该恢复原状”。

基辛格

问题是,基辛格所说的俄乌边界应该恢复原状——之原状,到底是什么模样?

美国《华盛顿邮报》5月24日的报道,以“基辛格说乌克兰应该割让领土给俄罗斯以结束战争”为标题称,基辛格所说的“原状”,是俄罗斯“正式控制”克里米亚以及“非正式控制”乌东两个地区——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局面。

在海叔看来,以基辛格的年龄和阅历,确实明白一点,亦即克里米亚和如今的乌东地区之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曾经一度是俄罗斯领土。当然,在苏联的旗帜下,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联盟”成员。苏维埃时期,俄两块领土调配给了乌克兰。

“基辛格说,乌克兰应该割让领土给俄罗斯” 图: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屏

但基辛格所言,竟然被《华盛顿邮报》故意放大意思表示,成了“基辛格说,乌克兰应该割让领土给俄罗斯”。

在海叔看来,无论基辛格是何意思,起码在达沃斯,他并没有明说“乌克兰应该割地给俄罗斯”。更何况,亦有外媒解读成,基辛格只是说,目下应该让俄乌边界恢复到2月24日俄罗斯进行“特别军事行动”之前的状况,然后让俄乌谈判。但确实还有外媒称,基辛格这意思,克里米亚和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在2月24日之前已经被俄罗斯实际控制,这意思难道不是让乌克兰“割地求和”吗?

俄国防部称,5月24日一天内,俄方从乌克兰及顿巴斯两“共和国”疏散近1.9万多人 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问题是,2月24日之前,亦即俄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之前,国际社会认可克里米亚和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属于哪方呢?一些外媒是否在混淆视听呢?甚至直接给基辛格扣帽子,称他是“达沃斯恐慌者”。难道这不是如今最令人恐慌之处吗?但凡有任何与美国为首的北约目下的官方说辞不同之处者,就变成“恐慌制造者”,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诚然,如今的俄罗斯早在2月份就承认“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独立,但俄方至今也没有宣布这两“共和国”并入俄罗斯。也就是说,连俄方至今都没有认为乌东地区这些地方将划归俄罗斯。在俄军占领克里米亚以北的赫尔松以后,赫尔松军民行政机构相关官员称即将全面执行俄罗斯联邦法律、使用俄卢布为法定货币,地方并入俄罗斯。可俄方目前并没有接盘。

如此说,《华盛顿邮报》又是如何理解基辛格之言的呢?

02

无论《华盛顿邮报》怎么说,反正泽连斯基是怒了——在美国,还有人不愿意跟着拜登当局的节奏给自己以各种精神与物质的援助?这还了得?因此,泽连斯基称——

“基辛格从遥远的过去冒了出来,说应该把一片领土从乌克兰划归俄罗斯。但现在去瞧瞧日历,不是1938年,而是2022年!”

泽连斯基抨击基辛格之乌克兰应该向俄罗斯割地之说 图:美国《国会山报》报道截屏

海叔有点搞不明白了——

确实,1938年的基辛格是一个15岁的少年,对德国命令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割让苏台德地区给德,他一定看到新闻,且有印象。问题是,少年基辛格难道会认为德国霸占苏台德地区是对的?他难道是个年轻的绥靖分子?

而基辛格又不是当时死了,然后如今复生,再出现在泽连斯基面前。什么叫“从遥远的过去冒了出来”?这明显是对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的羞辱。

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基辛格如此说,哪怕是如今的年轻人引用诸如拿破仑、列宁或者别的什么前人的话说当下的问题,也不该被如此羞辱的啊!

当地时间5月25日,泽连斯基发表讲话,抨击基辛格

03

俄乌危机,发展至此,到底是谁在背后拱火?让两个同属斯拉夫民族的兄弟之邦兄弟阋于墙?在海叔看来,无论如何,亨利·基辛格是美国的资深外交官出身,其本质上是在代表美国利益思考问题。当然,他也有可能自觉不自觉地站在人类全局去思考。这样的老人,在达沃斯这样的场合发表议论,旁人无论是否赞同,没有必要去刻薄攻击。

波多利亚克

海叔也注意到《今日俄罗斯》(RT)报道称,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利亚克25日表示,“我们不出卖我们的公民、领土或主权。这是一条明确的红线。乌克兰社会付出了可怕的代价,甚至不允许任何人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一步——政府不会,国家也不会。”他补充说,任何呼吁这种妥协的人都会得到基辅的“有原则的回应”。

鲁登科

而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鲁登科对此表示,只要基辅表现出具有建设性的态度,并回应俄罗斯的建议,莫斯科将愿意重新与乌克兰进行谈判。

这么看来,俄罗斯并没有否认自身愿意和乌方谈判的企图。如此看,到底谁在误传基辛格之言,到底谁不希望乌克兰与俄罗斯谈判,似乎有了答案……

延伸阅读

乌克兰赫尔松州将申请加入俄联邦,这个地方到底有多重要?

据央视新闻引述俄媒报道,乌克兰赫尔松州现行政管理机构表示,计划在今年年底前采用俄罗斯的法律体系。

当天早些时候,赫尔松州军民政府副主席基里尔·斯特列穆索夫表示,该州政府将向俄罗斯总统普京申请加入俄罗斯联邦。他强调称,不是在该地区成立“赫尔松人民共和国”,而是“纳入俄罗斯联邦版图”。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回应称,赫尔松地区是否会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应由其居民决定。他补充说,做出这样的决定必须要有明确的法律基础。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图片显示,4月10日,俄罗斯士兵在赫尔松地区Stanislav村庄,向当地居民分发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3月15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俄军已完全控制赫尔松州。斯特列穆索夫称,目前该地区仍处于俄军控制之下,当地的居民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生活。他说:“当地居民的恐慌情绪已经逐渐消失,企业已经开始复工复产,播种活动也在有序展开。人们都在向前看。”

斯特列穆索夫4月底还曾表示,该地区将于5月1日引入俄罗斯货币,在未来四个月内完成向“卢布区过渡”。

海陆交通枢纽,扼住克里米亚“咽喉”

据悉,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是俄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控制的第一个乌克兰大城市。而乌克兰也对赫尔松地区十分看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4月21日的讲话中曾警告俄罗斯,称任何“赫尔松人民共和国”都不会成功,任何“吞并”的企图都将招致制裁。

公开资料显示,赫尔松州位于乌克兰南部,南接克里米亚,东南临亚速海,西南临黑海,地处第聂伯河口,是连通克里米亚和乌克兰的关键地区,地理位置优越,控制该地区显得十分重要。此外,赫尔松还控制着克里米亚的饮用水供应,2014年乌克兰曾切断对该地区的淡水供应,导致超220万人缺水。

俄军控制赫尔松市后,专家分析称,考虑到不久前恢复的从赫尔松州到克里米亚的铁路线,控制赫尔松州显得尤为重要。据介绍,赫尔松州境内有两条“国际交通走廊”:其中一条是欧亚运输线,在州内长226公里,通过黑海港口将欧洲货物运往俄罗斯及克里米亚地区。

↑赫尔松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俄媒称,8年前,这条运输线因经济封锁被基辅当局彻底中断,但在3月23日,俄罗斯官员表示,已经启用铁路从克里米亚向赫尔松居民输送人道物资和建筑材料。另据俄媒5月7日报道,俄罗斯克里米亚共和国行政长官谢尔盖·阿克肖诺夫表示,克里米亚与赫尔松州和扎波罗热州之间的铁路客运将恢复。赫尔松州军民行政机构副主席斯特列穆索夫则表示,将不会再允许对克里米亚半岛进行任何封锁。

赫尔松州境内另一条交通运输线,是一条长114公里的公路,能将近东及巴尔干半岛国家的物流引向顿涅茨克州及亚速海方向。而此前俄乌双方激烈争夺的战略要地马里乌波尔正好位于该州,濒临亚速海。4月中旬,俄方宣布俄军已经控制了马里乌波尔除亚速钢铁厂之外的所有城区。目前,厂内仍有部分乌留守部队与俄军对峙。

此外,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也是黑海与第聂伯河沿岸的重要港口城市。有分析认为,历史上俄罗斯一直迫切追求出海口,并十分重视“海上事务”,控制港口城市意义重大。因此,在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不久,俄军就控制了扎波罗热州亚速海沿岸城市别尔江斯克和埃涅尔戈达尔市,并在随后不惜伤亡“血战”马里乌波尔。

据报道,英国前军官理查德·巴伦斯曾分析称,如果俄军夺下马里乌波尔,也就意味着贯通了从俄罗斯到克里米亚的陆上走廊,也将完全控制黑海沿岸80%以上的区域,并进一步切断乌海上贸易及其与外部世界的联系。

此外,有专家分析称,赫尔松州将来极有可能成为克里米亚的缓冲区,一旦乌克兰试图攻击克里米亚地区,赫尔松或将成为“前沿阵地”。

乌克兰第一大农业州,工业发展潜力巨大

除了战略位置重要,赫尔松州的自然资源条件也十分优渥。公开资料显示,该州黑土面积广阔,农用地总面积为200多万公顷,其中可耕地190多万公顷、牧场15万公顷,而且气候温和,日照充沛,一年中适宜农作物生长的时期有200多天。坐拥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该地区被誉为“乌克兰粮仓”。

此外,赫尔松州的工业发展也十分具备潜力,主要工业部门是造船和修船业、机械制造业、能源燃料生产、玻璃生产、木材加工、纸浆生产、轻工和食品生产等。造船业在该州已有200多年历史,最大的赫尔松造船厂建于1951年,能生产远洋补给船、油轮、科考船、破冰运输船等大型船舶。该州生产的粮食收割机也出口到全球多国,其电动抽水机也名扬国内外。

赫尔松州的交通运输业也很发达。除了此前提到的两条“国际交通走廊”,赫尔松州内有一个机场、两个内河港口、三个海运商港,其中赫尔松港系该国唯一的化肥出口港。发达的工农业,加上发达的交通运输业,使得赫尔松成为了乌克兰货物的重要“窗口”。

此前的4月19日,邻州扎波罗热州罗佐夫斯基区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决定临时并入俄方承认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有分析认为,对于乌克兰而言,失去赫尔松州不仅意味着失去重要的粮仓和海陆交通枢纽,还有可能引起其他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可能使乌克兰陷入更加混乱的局面。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记者 黎谨睿 编辑 张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倪利刚_NB28653)

相关推荐

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