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 大幅度 加息 下,金融环境不断收紧,叠加美国股市大跌令市场泡沫消退,表明华尔街正在认真聆听美联储的鹰派立场,这最终将有助于为通胀降温。与此同时,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在5月显著下降,表明美联储在遏制通胀问题上取得了缓慢但正面的进展。

虽然从4月份的美国CPI数据上看,通胀几乎没有即将见顶的迹象,但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在5月出现了明显降温。

下图为5年-5年远期通胀预期。该数据在4月时达到了2.67%的多年新高,在5月回落到2.22%一线,这是该通胀预期指标自201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之呼应的是,追踪美国国债通胀保值证券(TIPS)的ETF在5月流出了21亿美元资金。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从5年-5年远期通胀预期的历史数据来看,该数据波动较大。例如在2010年4月到2010年8月期间,曾从超过2.7%跌至不足1.8%,随后再度大幅攀升,在2011年4月时达到近年的峰值,超过3%。

美联储在修复供应链问题,或是扩大能源、粮食等商品的生产方面,是无能为力的。美联储对通胀的控制,是从需求端入手——让市场对实物商品和投机资产的需求下降。

本周三,美联储在会议纪要中表示,要更快行动,再来两次50个基点加息,限制性政策可能更合适。纪要显示,美联储工作人员更新了个人消费支出(PCE)通胀预期:今年的总体PCE价格通胀率预期为4.3%,因预计总需求放缓、供应限制好转将缓和经济体内的供需失衡,2023年的PCE价格通胀将回落到2.5%,2024年降至2.1%。

媒体援引BMO资本分析师Ian Lyngen评论上述通胀预期数据时称,“在降低通胀预期,让其达到美联储目标水平上,还有许多路要走,但目前的预期至少在美联储可接受范围内。市场对 鲍威尔 抗击通胀表现出一定的信心。”

不过一些对冲基金大佬,近来在通胀问题上没这么乐观。本周,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潘兴广场资本创始人Bill Ackman拉响预警,称只有当美联储采取更积极的行动或市场抛售变成全面崩盘之际,当前迅猛的通胀才会消退。桥水首席策略师Rebecca Patterson在4月底接受对话时表示,美国利率需要加到比美联储认为的高得多的位置,才能抑制住通胀。更有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警告说,全球通胀冲击严重程度比70年代“严重一个数量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