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武佩璇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 新股 市场,再度迎来百元新股。

5月25日,即将在科创板登陆的 华海清 科(688120.SH)公布了其发行价——136.66元,所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为127.9倍。

事实上,高发行价、高市盈率的“双高”新股已是近段时间新股破发的重灾区,打新的股民也直言自己“很恐高”。

从主营业务来看,华海清科有其高价发行的“资本”,其是目前国内唯一能提供12英寸CMP设备的半导体设备厂商,核心研发人员来自清华大学。结合目前全球CMP设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的状态,华海清科的业务前景有一定的想象空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5月26日,华南某资深券商人士告诉时代财经,“高价发行并不一定破发,机构定价能力正在提高,有研发能力并且业务壁垒高的科技赛道股仍然是‘硬通货’。”

机构一致看好

从询价情况来看,华海清科得到了一众机构投资者的热烈欢迎。

参与华海清科初步询价的有273家投资机构,共计6845个配售对象,其中6138个报价对象给予了超过136.66元的报价,最高报价为323元,最低报价为71元。

根据华海清科的发行公告,剔除无效报价和最高报价后,公募产品、社保基金、养老金、企业年金、保险资金和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金的报价中位数为151.41元。

图片来源:华海清科发行公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华海清科发行公告

由此可见,机构们对华海清科的估值是较乐观的。并且,时代财经发现,有不少知名机构还因为报价过高被剔除,例如永盈基金报的204.2元、德邦基金报的178.2元。

与此同时,知名量化私募机构幻方因过于“谨慎”——报价133.63元,被低价剔除。从询价明细来看,幻方对华海清科应较为看重,此次有121只产品报价,平均每只产品的申报数量高达150万股,可惜报价过低没有“入围”。

机构的蜂拥而至造就了华海清科136.66元的发行价和127.9倍的市盈率。与同行相比,近一个月,其所在行业的平均PE仅为29.13倍,但从可比 上市公司 191.29倍的PE均值来看,华海清科的估值并不算高。

根据华海清科的发行公告,其可比上市公司为中微公司(688012.SH)、北方华创(002371.SZ)、芯源微(688037.SH)、盛美上海(688082.SH)。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司中,中微公司创立于2004年,2021年营收30亿;北方华创创立于2001年,2021年营收为96亿;最“年轻”的盛美上海,创立于2005年,2021年营收16.21亿。而华海清科创立于2013年,成立时间最短;2021年营收8.05亿元,业绩上与这些公司也仍有较大差距。

虽然受到机构欢迎,新股在二级市场的流通依然离不开普通投资者,对于这只“百元新股”,股民的反应各不相同。在社交平台上,有乐观者认为“贵有贵的道理”;也有悲观者则摇头放弃,称“大家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更有股民对市场不满,怒道,“一有好转,凶相毕露”。

在华海清科之前发行的 高价股 为230元发行价的纳芯微(688052.SH),目前暂为年内最高新股,但其并没有成为“ 破发潮 ”下的牺牲者,股价一路攀高,截至5月26日收盘,纳芯微股价已达到305.51元。

纳芯微股价走势图。图片来源:Wind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纳芯微股价走势图。图片来源:Wind

5月26日,针对目前的新股环境,公司如何考虑发行定价的风险以及经营业绩方面的问题,时代财经多次联系华海清科并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能得到回复。

华南某资深券商人士告诉时代财经,“高价发行并不一定破发,机构定价能力正在提高,有研发能力并且业务壁垒高的科技赛道股仍然是‘硬通货’。”

其认为,市场环境驱动下,机构定价已经较为理性,不能因为有破发就否认所有高价股,企业的基本面是机构定价的关键考量因素。

华丽下的隐忧

与其他可比上市公司来看,华海清科确实较为“稚嫩”,其近三年的营收分别是2.11亿、3.86亿和8.05亿,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4772.33万、1461.46万和1.14亿。虽然业绩在稳步增长,但由于前期研发投入较高,目前也只是刚刚跨过“扭亏为盈”的门槛。

根据招股书,华海清科是高端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主要从事半导体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主要产品为化学机械抛光(CMP)设备,是目前国内唯一能提供12英寸CMP设备的半导体设备厂商。

全球CMP设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主要由美国应用材料和日本荏原两家设备制造商占据,两家制造商合计拥有全球CMP设备超过90%的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华海清科虽然拥有专利技术,但在这个市场上的占有度依然较低。

但从国内市场而言,华海清科2018年-2020年在中国大陆地区的CMP设备市场占有率在加速提升,分别约为1.05%、6.12%和12.64%。

除了主营业务方面的“壁垒”,华海清科的另一身份是“清华系”,其主要研发人员均来自于清华大学,公司目前也是清华大学控制下的下属企业。

对于华海清科来说,与清华大学的“紧密关系”是把双刃剑,关联交易便是其中一个“风险点”。就华海清科本身的业务往来而言,其目前与长江存储、华虹集团的关联交易占比较高,近三年销售收入的总营收占比分别是57.52%、59.35%和81.29%。

图片来源:华海清科招股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华海清科招股书

其中长江存储是清华控股下属企业紫光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华虹集团的外部董事张国铭则是华海清科的总经理。

不过,2021年12月,清华大学与四川能投签署《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此次无偿划转最终完成后,华海清科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清华大学变为四川省国资委。

目前,华海清科还存在较为严重的债务问题。其招股书披露,公司主要依靠债务融资满足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偿债压力始终处于较高水平。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10%、58.98%和73.31%,资产负债率仍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均值,同行业的平均值为39.13%。

据其招股书,华海清科此次首发上市,拟募集资金1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高端半导体装备(化学机械抛光机)产业化项目、高端半导体装备研发项目、晶圆再生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