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经过513天的煎熬, 谢女士 终于迎来了 保姆 过失致幼童坠亡案的一审判决:保姆梁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因为特殊情况未能到场的谢女士对于判决,有些许欣慰,但更多的是悲痛,愤恨。因为保姆梁某在现场当庭翻供,否认之前说过的话,表示自己去谢女士家仅是做家务,并没有承诺带孩子,也没有带孩子的义务。

为此,谢女士也受到了一些网友的谴责:已经收到了两次 赔偿 ,之前也写过 谅解书 ,是不是该放保姆一马?谢女士表示自己会继续向检察院提出抗诉,并提起民事赔偿,希望判保姆死刑。

保姆是否真如自己所说错不在她吗?谢女士为什么在事后写了谅解书,又反过来要追究到底呢?谢女士有没有收到梁某的赔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十分钟,两家人的悲剧

谢女士和丈夫都来自于农村,在城市打拼,吃过盒饭、住过几百元的合租房,结婚时没有车没有房,也没有彩礼,只有两颗相爱的心。为了更好地生活,两人辞职到了深圳,打拼多年回到了上海工作,后在杭州开了一家科技公司,为工作便利在杭州钱塘区某小区租了房,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生活是那么美好,只可惜这一切在两年后戛然而止,余下的日子写满了悲伤。

在女儿小米两岁的时候,谢女士因为要开始工作,就想请一个保姆在家照顾孩子,恰好同小区的梁某住在女儿家,外孙女上了小学,梁某闲下来就想找点事做。谢女士经人介绍认识了梁某,梁某看起来干净利索,谢女士就请了梁某来做保姆,一个月4500元,在同一个小区居住,也觉得放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梁某做饭好吃,年纪也不算大,孩子小米也很喜欢这个婆婆,谢女士也挺放心,但是一天上午,正在上班的谢女士接到梁某电话,说小米不见了,谢女士五雷轰顶火急火燎的跑回来,梁某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夫妻两个四处寻找,经邻居提醒,最终在楼下的草丛中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小米,谢女士差点晕过去,丈夫来不及照顾妻子,冲上前去想抱起女儿,颤抖的无法托起,他跪坐在草丛紧紧抱着小米,孩子的手脚一分一分的逐渐凉去,等到救护车送到医院,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医院鉴定,小米是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谢女士当即报警,第二天梁某被刑事拘留,随后梁某供述,因为自己天天也回女儿家,当天也是带了小女到女儿家晒太阳,孩子玩忘记了,结果将大便拉在了尿不湿里。玩开心的小米不愿跟梁某一起回家,没办法梁某只好将小米放在女儿家,自己回去谢女士家拿尿不湿。

梁某说来回没有超过十分钟,可是当她回来时,小米却不见了,她以为孩子自己开门出去了,才赶紧打电话谢女士,没有想到孩子是从23楼摔了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无奈签下的谅解书,后悔终身

事情发生以后,悲伤的谢女士就遭到了梁某女儿女婿的轰炸,天天到谢女士家中,希望她谅解自己的母亲梁某,说母亲留下了10万元,将银行卡放在卧室枕头边,她仅有这么多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希望能够赎罪。

恨不得和梁某同归于尽的谢女士心如石灰,钱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她没有接受,梁某的女儿就发信息:如果不能原谅她的妈妈,自己也不想活了,准备带着八岁的女儿 跳楼

同样身为女儿也是母亲的谢女士突然清醒了,自己的女儿已经没有了,不能再让另一个女孩失去生命,善良的她写了谅解书,但是前提是梁某不能取保,但是自己的善意并没有换来同等的回报,第二天梁某就被取保候审了,随后梁某和女儿一家搬离小区,不知所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谢女士幡然醒悟,想撤回谅解书,却被告知无法撤回,于是接连向法院递交了四次严惩书,却在一年后收到钱塘区人民检察院对梁某不起诉的结果。检方认为梁某犯罪情节轻微,且有自首、认罪认罚的积极行为,不需要判处刑罚,决定不起诉。

这一决定对于谢女士一家无疑是又一重打击,她无法理解,保姆失职导致女儿坠楼身亡,而保姆却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当初自己为了不让梁某的女儿做出过激行为,出于一片善意签了谅解书,但坚决反对取保候审,当时办案民警告知,不同意取保候审,那这份谅解书就不会在法律上产生效应,而现在梁某不但取保候审了,最终还是不起诉的结局,她想不通,做错事的人都要承担结果,现在犯了罪的却没有错,受害人却要承受双重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起诉改一判二缓,欣慰与悲愤同在

检察院所说的犯罪情节轻微,一般视为该犯罪行为尚未造成实际后果,或者未产生一定的危险状态,没有人员伤亡、重大财产损失的情况下,但是梁某在未经过雇主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孩子带到自己女儿家,又在没有检查是否安全的状态中,将两岁的幼儿独自关在室内,导致幼儿坠楼身亡,这能是情节轻微吗?

更何况,事发后也并非梁某主动投案自首,而是受害者报案,梁某被传唤到场,这样不符合主动自首、认罪认罚的积极行为,谈何情节轻微,不服的谢女士提起了申诉,被检察院受理,梁某一家急了主动找到谢女士,写了悔过书,打了四十万给有关单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梁某取保以后,再加上从未真心以任何形式寄托过对去世宝宝的哀思,谢女士心灰意冷,一心要追究保姆的刑事责任,并未提出民事赔偿,四十万被退了回去。

在一审当日,谢女士一家因疫情无法到现场,只有梁某和家人在庭审现场哭诉,一边拿低保证书和爱人残疾证来博取同情,一边反口说自己一家跟谢女士关系好,并不是去她家做保姆,而是过去帮忙家务。四十万是自己能拿出的全部,以后会打工赚钱慢慢弥补。

于是一审也认定保姆梁某真诚悔过,积极赔偿,情节还是轻微,给出了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的判决,对此,梁女士只能违心的说很欣慰,因为毕竟证实了保姆的行为是犯罪的,但是又很愤怒,保姆梁某不但在庭审现场翻供,还乘谢女士不能到场,编造说事发当天自己发信息给谢女士说孩子找不到了,而谢女士面对女儿的失踪毫不在意的回复:不要紧,我要工作。

保姆梁某所展示的自己生活困难,也并不属实,女婿是某大型轮胎厂的厂长,女儿是大型轮胎厂幼儿园老师,家庭条件优渥,但谢女士却无法到现场去反驳梁某,她悲愤极了,于是向法院提出抗诉,希望为死去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杭州钱塘区,生活要继续

谢女士一想到活泼可爱的小米永远地离开了,就泪流不止:曾经恩爱的夫妻,不错的事业,古灵精怪的女儿,小家一盏,如今因为保姆,一切戛然而止,513天,每一天都是煎熬。

也许上诉后依然是这样的结局,但谢女士也不会放弃,会一直走下去,只希望犯罪者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欣慰的是谢女士在煎熬中迎来了第二个女儿的诞生,而二女儿的出生日期恰恰就是小米的祭日,模样也是一模一样,也许那个小精灵以另外一种形式来陪伴妈妈, 希望谢女士一家早日从阴霾中走出,在阳光下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