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 康旭阳

实习生 赵鹏格

奢侈品牌“以次充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年3月,奢侈品牌巴利(Bally)刚被罚,最近,华伦天奴又“翻车”了。5月24日,#华伦天奴因背提包以次充好被罚14.24万#登上微博热搜。

起因为华伦天奴北京一家分店,将一款进货均价为5117元的包,价格翻了两倍出售,售价高达17800元一个。

售价比进价高出1.2万元

动辄上万元的奢侈品,成本到底有多少?

极目新闻记者在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官网看到,范伦(北京)服饰贸易有限公司朝阳第四分店被检测的背提包,2021年6月30日由范伦(北京)服饰贸易有限公司在浦东机场进关,共进口4个,进关后送至范伦(北京)服饰贸易有限公司朝阳第四分店。进货均价为5117元每个,销售价格为17800元每个,已售出1个,备样留存一个,库存2个。每件进口关税均价为307.02元每个,扣除增值税后售价为16787.86元每个,每件利润为11670.86元每个。货值金额共计71200元,违法所得11670.86元。

行政处罚信息(图片来源:北京市场监管局官网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行政处罚信息(图片来源:北京市场监管局官网截图)

行政处罚决定显示,范伦(北京)服饰贸易有限公司朝阳第四分店因产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三十九条,销售者销售产品,不得掺杂、掺假,不得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不得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4.24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1万余元,并没收非法财物。

天眼查信息显示,范伦(北京)服饰贸易有限公司是华伦天奴(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极目新闻记者查询到,涉事门店为华伦天奴国贸商城店,位于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商城南区一层SL1027、二层SL2042。5月25日下午,记者多次致电该门店,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涉事背提包是否为全国统一售价?极目新闻记者咨询华伦天奴官方商城客服了解到,华伦天奴所有的商品均为全国统一售价。但对于“以次充好”的情况,官方客服称,暂时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对于反馈的情况会进行确认,暂不能确定处罚中的是哪一款手袋,目前线上售价17800元的背提包只有一款小牛皮手袋

华伦天奴官网售价17800元的手袋(图片来源:华伦天奴官网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伦天奴官网售价17800元的手袋(图片来源:华伦天奴官网截图)

多个知名品牌以次充好

微博上,#华伦天奴进价5千背提包卖1万7#等相关话题引发网友热烈讨论,有网友评论:这是在把消费者当“冤大头”。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有多个知名品牌因“以次充好”被罚。

前不久,高端运动品牌lululemon(璐璐乐蒙)关联公司璐璐乐蒙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因以次充好,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8.1余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税2.3余万元。该公司共获利23431.05元。

5月5日,lululemon官方微博发文致歉,称及时下架相关产品并整改。但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2019年期间,lululemon曾三次因以次充好、以假充真、以不合格冒充合格产品等问题,累计被罚超14万元。

3月12日,Bally(巴丽)关联公司巴丽(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把成本价1904.5元的女装针织上衣以5990元的价格出售,因以次充好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4.1万余元,没收违法所得4085.5元。

1月29日,女装品牌ELAND(衣恋)关联公司衣念(上海)时装贸易有限公司也因以次充好,把成本价75元/件的羽绒服以1598元/件卖出,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4382元、并没收违法所得1322.45元。

更让消费者大跌眼镜的是,还有奢侈品专柜因售假引发热议。

2020年,湖南长沙市民罗女士在长沙市国金中心二楼LV(路易威登)专柜购买价格1.87万元手袋,经鉴定机构检验为假包。罗女士遂向法院提起诉讼。今年3月26日,长沙芙蓉区法院公布的判决书认为涉诉门店具有售假之欺诈行为,应退还罗女士货款1.87万元并三倍赔偿5.61万元。但前不久,LV公关就此事回应媒体称,路易威登全球直营店销售的产品均为正品。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认为,华伦天奴涉事背提包售价和进价相差甚远,卖出了高端优质商品的价格,可以认定为是以次充好。

他表示,品牌以次充好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即罚了款、没收涉事产品和违法所得,还损害了品牌形象,侵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其他企业应引以为戒,加强对商品质量的把关,合理定价。消费者如购买到“以次充好”的商品应依法维权,可要求商家退货,或向市场监管部门反映,维护自己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