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标题都算胆小的,更大胆的直接说 奥密克戎 是天然疫苗、天然增强针。不少文章内容都差不多,看票圈的转发频率,大概直接生造了几篇内容雷同,只是标题稍改的10万加爆款。

这些文章都是解读最近发表在《自然》上的一篇论文,不过我也真不明白那篇论文是如何能解读出这篇爆款文的标题的。原论文是这个标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意思是说没有 接种 过疫苗,仅靠奥密克戎感染,获得的 免疫 保护缺乏广度,没法有效针对其它突变株。

这咋就成天然疫苗或增强针了呢?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自从奥密克戎出现,不时有人说这是天然疫苗。一些研究显示奥密克戎致病性低于德尔塔后更是普遍。但这些都非常荒唐。

无论是说疫苗还是说增强针,起码得有一个过得去的安全性吧。任何人说奥密克戎是天然疫苗前,我建议先看一下香港的这个奥密克戎病死率统计【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未接种疫苗的80岁以上老人病死率达到16.47%——不知道那些天然疫苗的作者眼里是否允许一个疫苗的副作用是死亡率超过16%即便看20-29岁的年轻人,病死率是0.04%。要是有个疫苗接种一万个人可能死4个,这个疫苗能上市吗?!

至于天然增强针,看打完三针的突破性感染的病死率,看看把奥密克戎当作第二针增强针怎么样。80岁以上老人病死率仍然有1.22%,哪个新冠疫苗的增强针可以允许接种100个老人出现一例死亡?甚至30多岁正值壮年,打完三针疫苗再来一针奥密克戎“天然增强针”,病死率仍有0.01%——万分之一。

如果辉瑞或Moderna的增强针临床试验,一两万人的接种组出现了一例疫苗引发的死亡,这两个疫苗的增强针还可能获批上市吗?

对于接种完疫苗后的突破性感染,重症死亡风险已经大幅下降,特别是本身属于低危人群的健康年轻人,确实不需要因发生感染而恐慌。但是,突破性感染不那么危险,不代表突破性感染可以当作疫苗

即便有新冠疫苗接种打下的免疫基础,突破性感染仍然是一种有不可预测性的 病毒 感染,它仍然有重症死亡的风险,安全性上与疫苗完全不可比。把奥密克戎说成天然疫苗或天然增强针,忽视了安全性问题,极具误导性。

我们比较的,只是奥密克戎感染或任何一个新冠病毒株感染后,免疫反应的强度如何,与疫苗接种有没有区别,是否可以推后或延迟下一针疫苗接种。从这些标题党涉及的《自然》原文来看,如果没有疫苗接种,奥密克戎诱发的免疫反应广度不佳【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免疫识别广度不佳——对其它变异株保护会差些,安全性又极差的奥密克戎感染,能被称为天然疫苗吗?

所幸的是,在接种完疫苗的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中,抗体的识别广度还可以,至少不是只能中和奥密克戎病毒。但这就能称奥密克戎是个合格的增强针了吗?要注意德尔塔的突破性感染诱导的免疫反应更好,甚至连中和奥密克戎的能力都超过了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

这些研究结果证明的是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还是激发了疫苗打下的广泛免疫反应基础,这与增强针在免疫学原理上有类似性。但考虑到安全性,奥密克戎感染显然不能当作增强针用,而且免疫反应上也不见得有什么独到之处

天然疫苗或天然增强针的文章,往往会神化感染带来的免疫保护。比如奥密克戎天然增强针这一系列文章,强调突破性感染后的抗体高于接种第三针疫苗,说自然感染的保护更好。

但无论是说疫苗还是自然感染的保护作用,先要明确是针对什么的保护作用。是防护感染,还是防护轻症还是防护重症?如果连这起码的定义都不明确,说保护作用更好纯属空谈。

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后更高的抗体足以防止感染吗?如果去看《自然》那篇文章的抗体滴度,不难发现奥密克戎突破性感染后,针对奥密克戎的中和抗体滴度仍然是远低于对原始株的中和抗体。真能凭这个滴度就说防感染效果会很好?如果是防重症,接种完三针疫苗后防重症本身就很好,突破性感染能换来提升吗?即便可以,提升空间又能有多少?

特别要指出的是,突破性感染或自然感染与疫苗接种的混合免疫,即便起始抗体更高,随着时间推移,也是会下滑的。比如同样最近发表在《自然》的一项研究【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感染后接种两针疫苗,抗体是高于接种三针的,但随着时间推移,三个月与六个月后,抗体不断下降。

是有研究显示混合免疫的抗体形成更多,免疫反应更强,但没必要过度神化。因为过段时间,混合免疫的抗体一样会出现显著下滑,保护作用一样是主要防护重症而非阻断感染

提出奥密克戎是天然疫苗中另一个离谱的说法是奥密克戎的大量感染会终结新冠,如开头提到的文章标题“Omicron加速结束新冠”。这种说法现在都不是说理论上有问题,而是已经被现实打脸了,居然还能拿来当标题,只能拱手表示“钦佩”。

奥密克戎从2021年底出现,感染高峰在今年年初。但新冠被终结了吗?几个月前刚被奥密克戎大火烧过一遍的美国现在病例又在大幅上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什么?因为它碰上了奥密克戎的一个新分支BA.2.12.1。这个最初在纽约发现的奥密克戎BA.2亚型下的一个分支,传播速度可能比BA.2还要高23-27%,成了美国最新主导突变株【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开头提到的标题“Omicron正在加速结束新冠”里的奥密克戎指的是BA.1。很遗憾,被寄予厚望的BA.1自己先消失了,新冠还没结束

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指望某个突变株大幅流行导致疫情结束的人没有考虑感染病例数激增时,新突变涌现的可能性也在激增

如果说自然感染对个体而言在安全性上有不确定性,那在群体中大规模的自然感染将带来病毒进化上的不确定性。例如一些研究显示新出现的几个奥密克戎亚株——BA.2.12.1,BA.4/5对感染BA.1获得的免疫保护有很强的逃逸【5】【6】。

期望XX突变株结束新冠的背后逻辑是当某突变株感染很多人时,足够多的人会得到免疫保护。但这一逻辑忽视了在某一突变株感染足够多人的过程中,病毒也充分获得了进一步突变的动力与弹药。奥密克戎本身就是因突变多而导致免疫逃逸严重,继而为祸全球。指望奥密克戎在不断感染复制过程中只带来免疫保护,而不是更危险(包括免疫逃逸以及致病性等各方面)的突变,都不知道这属于天真还是愚蠢。

最近很多人都看到一些过于严格甚至是离谱的“防疫措施”,难免有“苛政猛于虎”之感。这或许也让“天然疫苗”、“奥密克戎加速新冠结束”等说法更具吸引力。

可当一个地方会因极少数感染就进入所谓静态,当根本没有被感染的人也会因防控需要而被转移隔离,当多日无人居住的住所仍要被“终末消杀”时,问题真出在灭活疫苗不如“天然疫苗”吗?

许多荒谬的本质在于不考虑科学证据,应做的改变是思考现有科学证据是什么,该如何依据这些证据来调整政策,而不是选择另一种偏离科学的行进路线。

称XX突变株是天然疫苗或增强针,忽略了自然感染在安全性、病毒进一步突变上的不可控性,又过分夸大感染后的免疫保护作用,这不是回归科学。一个健康的年轻人,如果发生突破性感染,确实没必要过度担心,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把自然感染与疫苗接种等同。

参考资料: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2-04865-0

  2. https://www.covidvaccine.gov.hk/pdf/death_analysis.pdf

  3.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2-04856-1_reference.pdf

  4. https://covid.cdc.gov/covid-data-tracker/#variant-proportions

  5.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2.04.30.489997v1.full

  6.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2.04.29.22274477v1.full

如果觉得此文还算靠谱,那么订阅一下这个公众号,转发分享

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