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赵世峰

美国总统 拜登 20日至24日访问 韩国 和日本。在众多议题中,撮合日韩改善关系加强合作是拜登此行的任务之一。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在与韩国总统尹锡悦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陷入低谷的日韩关系,拜登回应说,“美日韩三国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紧密合作极为重要”。

22日傍晚,拜登乘坐专机抵达位于东京的驻日美军横田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2日傍晚,拜登乘坐专机抵达位于东京的驻日美军横田基地。

拜登23日在东京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谈时表示,将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此言一出,韩国就不乐意了。韩国外交部官员回应称,韩方认为安理会改革应沿着提升民主性、责任性、代表性等方向进行。韩国舆论更是哗然,质问让一个曾经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入常,拜登是否清醒。

尽管拜登鼓吹建立所谓“印太经济框架”,拉日韩强化半导体供应链,但日本对于韩国撤销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的要求仍持慎重态度。韩国也限制福岛产食品的进口,并强烈反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计划。韩日双方在多个领域和问题上存在矛盾,改善关系的前景仍不明朗。

在韩国大邱接受媒体采访的李容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韩国大邱接受媒体采访的李容洙。

尹锡悦上台前就一再表达改善韩日关系的意向,并于4月27日派遣“韩日政策磋商代表团”访日,捎去了给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亲笔信,并希望岸田出席就职典礼。但岸田认为没有解决历史问题的约定,最终派外相林芳正作为特使参加典礼。

横亘在日韩之间的主要矛盾是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包括“慰安妇”问题、二战时期日企强征劳工赔偿问题和独岛(日本称竹岛)问题等,以及由此引发的诸多经济和贸易摩擦问题。

德国总理朔尔茨4月访问日本时,岸田文雄提出了撤除柏林“慰安妇”少女像的要求。对此,韩国93岁的“慰安妇”受害者李容洙近日接受采访时谴责了岸田。据共同社报道,李容洙强调,日本政府和尹锡悦政府要改善因历史问题恶化的双边关系,“(日本)必须道歉,希望日本首相正式道歉”。

4月28日,岸田文雄会见到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时要求撤除柏林的“慰安妇”少女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月28日,岸田文雄会见到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时要求撤除柏林的“慰安妇”少女像。

2015年底,在美国推动下,当时的安倍政府和朴槿惠政府达成涉及“慰安妇”问题的协议,由日本政府向“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确认最终解决“慰安妇”问题。但该协议在韩国遭到强烈批评。当时担任外相的岸田文雄在记者会上传达了时任首相 安倍晋三 的“道歉和反省”,但这并非安倍本人的直接表态,更不是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而且,岸田当时强调,日方向基金出资是“日韩合作项目”,不是“国家赔偿”。这意味着日本政府只承担“道义”上的责任,而不承担法律责任。

2016年,安倍就公开表示,已通过“援助”在“道义”上解决了所有问题,“丝毫没有考虑”向受害者道歉,此举引发韩国民众愤怒。李容洙表示,只有日本政府正式道歉并落实“正确的历史教育”,以日本政府为对象的索赔诉讼才可以终止。

4月24日,尹锡悦派出的“韩日政策磋商代表团”出发前往日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月24日,尹锡悦派出的“韩日政策磋商代表团”出发前往日本。

4月27日,安倍在与到访的“韩日政策磋商代表团”会谈时,就此前日韩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共识被废除表示“遗憾”,他还谈及二战时期强征劳工索赔诉讼问题,称必须避免遭韩国扣押的日企资产被出售。

日本1910年至1945年在朝鲜半岛施行殖民统治,强征大批劳工至日本做苦力。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企对韩国被强征劳工进行赔偿。作为反制,日本政府2019年加强三种半导体关键原材料的对韩出口管制,韩国随后诉至世贸组织,日韩关系恶化。今年,日本提出将虐待朝鲜半岛劳工的“佐渡金山”申遗,引发两国关系再度紧张。

独岛(日本称竹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独岛(日本称竹岛)

领土争端也是日韩关系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日本外务省称,5月9至10日,日方巡逻船在竹岛(韩国称独岛)以南约85公里的水域发现受韩国企业委托的挪威调查船,该船将类似缆线的物体伸入海中。17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记者会上透露,有韩国企业疑似在竹岛周边水域进行海洋调查。松野博一强调,已通过外交渠道要求韩方就相关船舶航行作出说明。

日本自民党内有人指出,调查船作业与林芳正作为首相特使访韩出席尹锡悦就职典礼的时间重合。自民党外交小组组长佐藤正久批评称,此事发生在林芳正访韩期间,“让首相丢脸、为日韩关系泼冷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左)作为首相岸田文雄的特使出席韩国总统尹锡悦的就职典礼,并与其会面。

尹锡悦10日在与林芳正会谈时表示,期待早日实现日韩首脑会谈。但在自民党11日召开的外交小组联席会议上,与会者要求岸田政府“冷静分析现状”、“不应显得急于谋求改善关系”。佐藤正久说:“应先等待韩国提出日本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他甚至认为,不要对日韩关系抱有太大期待。

从以往来看,韩国新政府上台初期,韩日双边关系往往呈现良好态势,但因两国固有矛盾,后期关系恶化的情况屡见不鲜。尽管尹锡悦政府希望避免再次出现这种状况,表达了尽快修复和改善长期低迷的韩日关系的愿望,但压在韩日关系上的“三座大山”,哪一座都不容易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