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晓博

今天下午,经济观察网发布了如下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篇报道告诉了我们两点:

第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今天下午召开,这是一个非常会议,从国务院直通区县,参会人员数万人,甚至可能达到10万人。

这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大阵仗,非常罕见。

第二,将有“超常规手段”。

下面这张图,是网上流传的会场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去年四季度以来,经济 下行 压力日渐显著。尤其是4月以来,出现了新一轮下行压力,企业扩张、居民消费的欲望更加低迷。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比如消费的走势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业增长的走势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房地产销售走势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只看4月单月,主要经济数据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济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大家都知道,我在这里不再赘述。

关键问题是,这轮经济下行有多严重,需要出台怎样的措施。

过去20年里,经济有两次下坠形的走势,一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当年的三四季度,和2009年的第一季度;还有一次,是2020年一季度,疫情暴发之后。

再加上现在这次,20年来压力较大的时刻一共是3次。也正是在这三段时间里,房地产对GDP的贡献出现了负数。

这三次对比,2020年一季度虽然下滑最猛烈,但其实大家是最乐观的。觉得疫情跟当年的非典没有什么区别,最多一年、很可能半年时间,也就过去了。

其次是2008年到2009年。当时中国通过出台“四万亿”,扮演了拯救世界经济的超人角色。

而且政策一出,很快见效。2009年当年的M2同比增速(可以理解为印钞速度)直接攀上了29%的高位,最高点见到了29.74%,年末增速为27.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一轮M2同比增速的最低点出现在2008年11月,为14.8%。

最近几年,M2的增速明显放慢,疫情之前最低为8.2%,疫情之后最高为11.1%,2021年迅速回落到了8.1%。(下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即便是4月因为 央行 上交利润,带来M2增速反弹,也只到10.5%。

我6年前曾提出了“1.5倍魔咒”的现象,是说中国的M2同比增速(印钞速度)必须达到GDP的1.5倍以上,才能维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这多出来的50%(或0.5倍),就是真实通胀率。

最近5年来,看似我们打破了1.5倍魔咒,经济增长和M2的差距越来越小,但其实在积累问题。

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三四季度,经济增长压力就开始显现了。只不过后来被疫情掩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这一波经济下行压力,比改革开放以来历次下行压力,可能都更难以对付一些。因为这里面叠加了疫情因素、信心因素,还有中美战略博弈的因素。

对付这样的经济压力,仅仅靠结构性刺激政策是远远不够的。

这很容易理解,当大地非常干涸的时候,你只搞滴灌,作用是非常有限的。适当加大“水量”,让土地湿透,是必须的。

过去几个月,我们看到政策力度在不断加大,比如针对楼市的 降息 ,过去两周里有两次,一次20个基点(首套房享受),一次15个基点。

但这放在2008年到2009年,只是小意思,2008年的降息每次至少27个基点,其中2008年11月26日降息了108个基点(下图),全年降息4次,一共降息了189个基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降准方面,2008年一共有3次,其中两次每次降准0.5个百分点,一次降准1个百分点,都是全面降准。

所以,未来一段时间救市政策全面发力,在结构性政策之外,出台更多全面性政策,才是问题的关键。

在信心异常疲弱的时候,必须要有大水,才能让搁浅的船重新回到航道上去。

现在降准、降息的空间都不太大了,但发行政府债券的空间还比较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图是2022年国债和地方债在人大授权范围内的发行空间,加起来超过10.6万亿。

这些额度,建议用足。

而且还可以考虑适当增加,比如再发行一轮抗疫特别国债。2020年是1万亿,今年可以考虑2到3万亿。

增加的资金,用来进一步减税降费,用来支付公务员、老师的工资,用来扩大政府的投资。总之,要让市场里的钱充分增加,充分流动起来。

建议给存量 房贷 打折。目前中国有大约1亿家庭在供楼之中,其中过去几年申请贷款的人群利率偏高。

2008年,经济下行压力最大的时候,央行曾出台政策,给存量房贷打折。很多家庭的房贷从原来享受85折变成了7折。

建议再次对存量房贷打折,按照LPR的规则就是“降点”。今年的存量房贷打折,可以分类执行。之前享受了低利率的,可以基本不降低。主要针对过去3年房贷利率较高的家庭,参照目前的利率,区分首套、二套等降低“加点部分”。

国家还要进一步宣示改革开放的决心,为企业,尤其是民企、外企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舆论环境,增加企业家扩大生产的信心。至于疫情防控,也要与时俱进,创造新方法、新模式,降低防疫的成本和代价。

我们相信,今天的“非常会议”将是“救市”进程中的里程碑,期待有更多的“非常手段”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