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一个月来,位于南亚的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两国相继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

巴基斯坦通货膨胀率超过13%,卢比兑美元汇率更是创造了199:1的历史新低。巴政府不得不通过禁止奢侈品进口等措施,来防止外汇流失。

斯里兰卡情况更为严重,国内汽油库存告罄。政府已经没有足够外汇来支付必要进口物品,卫生、能源等系统面临崩溃。

大为不满的民众在5月初走上街头,并最终演化成一场造成200余人伤亡的流血冲突。斯里兰卡首次宣布“主权债务违约”。

经济危机延伸到政治领域,致使两国政局更迭。经济恶化成为巴基斯坦时任总理伊姆兰·汗遭弹劾的原因之一。斯里兰卡的流血冲突直接造成时任总理拉贾帕克萨引咎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美、英、印等国的媒体将此次南亚国家的经济危机归咎到中国身上。鼓噪巴基斯坦与斯里兰卡两国与中国经济关系紧密,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将两国推入“债务陷阱”。

真的是中国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入“债务陷阱”?面对指责,中国又该怎样应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斯里兰卡的骚乱

一、“债务陷阱论”的炮制

一、“债务陷阱论”的炮制

自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主动加大了对沿线国家的投资,2013至2019年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累计直接投资达到1173.1亿美元。

中国在沿线国家经济影响力的增长引来了部分国家的敌视,特别是将南亚视为本国势力范围的印度,对中国在南亚国家间开展“一带一路”合作十分抵触。而经济运营不善的斯里兰卡,成为印度泼中国脏水的最好切入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斯里兰卡战略位置重要

2017年1月,印度学者布拉马·切拉尼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的文章。切拉尼声称,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沿线国家政府提供大规模贷款,支持对华重要的国外基建项目,让项目所在国家陷入债务陷阱,最终无力抗拒中国的影响力。

《纽约时报》《印度时报》《经济学人》等媒体及学术期刊迅速跟进,不断完善“中国债务陷阱”的概念体系。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与中国关系密切但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国家也成为“中国债务陷阱论”的炒作对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印度、斯里兰卡领导人会晤

西方政客亦加入其中。2018年3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非洲时就公开表示“中国利用掠夺性贷款使相关国家陷入债务泥潭,从而削弱其主权”。

美印等国出于霸权思维的考量,不愿意看到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加强与沿线国家合作。美国联合沿线国家国内反对派势力借题发挥,对涉及“一带一路”合作的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捕风捉影甚至恶意揣测,积极推销“中国债务陷阱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流水的官员,铁打的污蔑

二、“债务陷阱论”给中国带来的实际影响

二、“债务陷阱论”给中国带来的实际影响

此次斯里兰卡等国爆发的经济危机有着复杂的深层次原因。斯里兰卡长期以举债推动经济运行,其外债规模在上世纪80年代就超过了GDP规模。

90年代后,随着多笔长期借贷进入偿付期,斯里兰卡陷入到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中。

新冠疫情严重冲击斯里兰卡倚重的旅游业,致使该行业近两年收入断崖式下跌。俄乌战争爆发让国际粮价上涨进一步恶化了斯里兰卡的状况,印度等国为了在斯里兰卡布局,支持斯里兰卡反对派发动街头运动,让斯国内局势愈发动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街头抗议

危机不是中国造成的,但丝毫不影响美印等国将脏水泼向中国。他们模糊概念,只强调债务问题是造成此轮经济危机的原因,而且还不断放大中方贷款的“作用”。

部分不明就里的当地百姓相信当下的困局是中国造成的,进而影响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在当地的进一步实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开发中的汉班托特港

例如斯里兰卡的汉班托特港,该港距印度洋国际主航道仅10海里,扼守包括中日等东亚国家从中东进口能源的大动脉,因此战略位置突出,触动了某些国家的敏感神经。

中国表示该港口项目是商业合作,用以解决斯里兰卡位置重要却缺乏现代化港口的发展困境。但在印度等国媒体仍妄断揣测,该项目被诬称为中国海外军事扩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的海外合作,被印度诬蔑为对其的战略围堵

类似事例不仅发生在南亚。黑山、北马其顿、匈牙利等国通过“一带一路”的贷款资金支持开展港口、高速公路、高铁的建设。但这都被诬蔑成“中国的债务陷阱”,致使项目遭到部分民众抵制。

在西方鼓吹的“中国债务陷阱论”的误导下,一些国家对“一带一路”政策产生了错误认识。要么认为是“无偿援助”,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要么是拒之门外,不理解中方的合作诚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带一路”合作项目——匈塞铁路

三、中国的应对之道

三、中国的应对之道

面对“中国债务陷阱论”的负面影响,中国的“一带一路”更要坚定地推进下去,在具体执行过程中需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可适当为有能力的民间企业提供平台。此前,由于“一带一路”开展的项目大都为体量巨大的基建项目,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

参与工程的都是有实力的国企。但这也给了西方国家口实,认为清一色的中国国企参与工程,其背后必定蕴藏着“中国政府的战略意图”。为有实力的私企敞开大门,可有效反制诬蔑之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走出去的大都是国企

其次,中国应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舆论主导权的争夺。提高合作项目公开度,加强与所在国主流媒体的合作,回击西方媒体对“中国项目不透明”的妄议言论。

拓展合作范围,除以基建项目为主的商业合作外,加强与所在国的文化交流。实现官方、民间交流的全方位推进。让所在国人民理解“共商、共建、共享”的发展理念。

第三,要认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存在的债务违约风险,建立相关评级预警系统,积极利用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等方式,有效降低中国海外投资风险。

第四,中国还要做好沿线国家政治稳定性的评估,重视项目所在国政治派别博弈情况,认清背后的中美博弈的影响因素。充分发挥中国的政治智慧,确保“一带一路”倡议内容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