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博士频繁头晕查不出原因,女友做客喝水时发现真相

2022-05-25 09:43:44 陕西 法制播报
0人跟贴

2015年,吉林长春某研究所的一名化学博士小李(化名)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他正值壮年,也没有什么大病,但在近期总是感到有些乏力、头晕,有时发起病来连走路都走不成,只得跌坐在椅子上等眩晕感结束再行动。

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小李感到很纳闷,他平日都好好的,怎么一到了研究所就开始犯病,莫不是这工作不对他的风水?

刚开始,小李也曾怀疑过是他的身体出问题了,他也曾上医院检查过,但体检下来的结果却十分正常,体检结果显示小李的身体很健康。

不过,既然小李的身体没出问题,那他为何会头晕呢?

这个答案很快便被揭晓了。

某天,小李的女朋友前来他的研究所做客。

小李见女朋友来后,连忙将桌上的水给她喝:“先喝点水吧。”

不过让小李没想到的是,女朋友仅抿了一口水便把杯子放下了,小李紧张地看着女朋友,还以为着自己又惹她生气了。

就在小李担忧之际,女朋友环顾了一下四周,凑到他的耳边说:“你杯子里的水不对,比寻常的水要黏......”

女朋友的这句话让小李顿时有种毛骨悚然之意,小李不断地在心中思索着:难道谁在水里动了手脚?这些天我时常感到头晕无力,是不是就是因为公司里的水?

小李的猜测是否正确,如果正确,是谁要害他?

水里的秘密

小李经女朋友的提醒,立马便有了危机意识,尽管他不怎么相信会有人往水里下药,要害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为了确定水中是否含有特殊物质,小李打算对这杯水进行一个化验。

在这之后,小李将水放到器皿里烘干。

然而,烘干后的结果却让小李大吃一惊,只见器皿里的水分挥发完后,还留有许多结晶体。

根据小李以往的实验经验判断,这个结晶体的成分绝对不普通,这下,小李几乎可以确定了,他近期的身体不适,就是吞食这个结晶体的副作用。

想到这里,小李几乎是颤抖着手将结晶体送到检验仪器里的。

在等待检验结果出来的那段时间里,小李想起了很多事。

他回到家中休息时,从来没有出现过眩晕乏力甚至腿抽筋的毛病,但在公司却常有这样的情况,而且发病前一小时或半小时,他都喝了公司里的水。

其实,小李有着喝热水的习惯,平时刚一到研究所,他便会接上一杯热水,喝过热水后他才会正式开工。

小李想,他的生活习惯被人把握得这么清楚,水中被下药一事绝对是有人刻意为之,而且下药的那人绝不会是外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同事。

就在小李的思绪飘得越来越远时,仪器的检验结果也出来了。

小李看着单子上的化学成分,吓得跌坐在了椅子上。

检验结果显示:该晶体为叠氮化钠。

叠氮化钠究竟是什么东西,以至于让小李有这么大的反应?

其实,叠氮化钠是一种白色晶体的剧毒物质,该物质在遇到碰撞和摩擦的时候非常容易发生爆炸。此外,叠氮化钠还可溶于水中,溶于水中无色无味,根本无法靠味觉或肉眼识别。

由于叠氮化钠含有的毒性较大,所以小李他们用叠氮化钠做实验时,也必须要佩戴防毒呼吸器和连体式的防毒衣。

不难想象,连做实验都要全副武装,可见叠氮化钠对人体的危害究竟有多大。

服用叠氮化钠中毒的主要表现为肢体麻木、乏力、行走不稳、头晕、复视......大剂量服用或小剂量多次服用,甚至会造成生命危险,一命呜呼。

下毒者是谁?

得知水中含有叠氮化钠的小李,不断地在脑中思索着自己有没有得罪过谁,但思来想去了好长时间,小李还是没想出是谁要置他于死地。

小李是个老实憨厚的人,无论是在他的老同学眼中,还是同事眼中,他都是别人心目中的“老好人”。

毕业后,小李进入了长春某化学研究所工作,而他的同事都是和他学历水平差不多的高等人才,再加上整个研究所只招理工科,所以,研究所里根本没有几个女性。

平日里,研究所的大家都只闷着头做研究,别说发生矛盾与争执了,就连话都很少说。更何况,小李的这种性格,让他注定很难与人起争执。

如果害人者不是小李的仇敌,那他为什么要害小李呢?

这个问题小李也思考过,小李回忆了一下入职以后的经历,心中隐隐有了一个这样的猜测:或许是因为同事的“嫉妒心”。

由于研究所里的女性少,一般情况下,一些重活、累活都是交给男同胞去做的,小李不怕辛苦,也从未在人前埋怨过什么,只是靠着一股拼劲,拼命的干。

小李的“上进”让上级领导注意到了他,领导对他很是赏识,开始将一些重大项目交给了小李做。

研究所工资的构成就是靠做项目拿提成的,有时,小李拿到的一些项目比一些老前辈还要多,一些同事在羡慕小李的同时,也不免生出了一丝嫉妒,之后,单位里经常流传着关于小李的风言风语。

不过小李从不在乎这件事,他认为这就是成长的一个过程,他来研究所工作不是为了讨好同事的,而是为了自己的实验梦和赚钱。

随着接受的项目越来越多,小李的工作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领导见他做事稳重,在2015年时索性将一个更大的项目扔给了小李,并让小李直接成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那时的小李也才不过30出头,这么年轻便成了项目负责人,在研究所中,他还是头一例,不过,他所展露的才华也是一把双刃剑,既能给他带来好运,也会给他带来霉运。

在刚入公司没什么地位时,他可以靠着才华上位,步步高升;一旦锋芒毕露过后,他就会招来许多人的眼红,惹来同事对他的报复。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李做梦都未想到,公司的同事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竟然不惜用叠氮化钠下毒,将毒溶在他水杯里的水中。

那是小李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他身为项目的负责人不能轻易喊累喊休息,每当头晕无力站不起身时,小李只好咬牙强撑过去。

为了找到病因,他多次前往医院检查,但都未查出什么结果,无奈之下,小李只好让医生开了点治头晕的药,对付着吃。

刚开始,小李一直以为是自己工作太忙了,是累出来的后遗症,直到女友前来探望他,喝了他桌上的水,告诉小李这水不对劲后,小李才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小李的女朋友和小李一样是博士学历,同样是化学高材生。

那段时间里,女友经常听小李说起头疼的事,寻医无果后,女友便想着可能是人为的,为了找到小李头疼的原因,她来到了小李工作的地方。

结果误打误撞,发现了小李桌上那杯水的不同寻常。

再然后,就是小李化验出水中含有剧毒物质的事情了。

而小李为了找到给他下毒的人,想出了一个妙招:

他要在办公室里安装针孔摄像头,一个对着他喝水的水杯,另一个则安在桌角前,一旦有人从桌前经过,摄像头便会自动拍照片,将照片自动发送到他的手机上。

确定了这个计划后,小李立马便购买了仪器设备,将摄像头安装到了计划好的位置,并用一些遮挡物进行遮蔽,使人发现不了摄像头的存在。

一切准备就绪后,小李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小李推测,下毒者肯定还会再来,毕竟他都喝了那么长时间的“毒水”了,下毒者为了整他不会轻易放弃。

果不其然,某日,小李找借口出了办公室后,凶手终于自露马脚了。

只见监控摄像中,一名身着红黑色户外服的男子快步走到小李办公桌前,并迅速地将一包白粉末倒入水中。

而且凶手的脸上还戴着防毒面具,他显然是知道白色粉末物质是什么成分,很明显,那就是他的一个防毒措施。

小李在手机上看到这个身影后,立马便确定了他是谁。

此人便是和他在同一个办公室以及宿舍里朝夕相处的同事:孙亿。

孙亿和小李一样,也是一名化学博士。

对于孙亿的投毒,小李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他和孙亿虽然算不上知心的朋友,但关系也没坏到置对方死地的地步。

本来,小李还打算给孙亿留几分情面,想着如果他及时悔改就不去报案。

但小李还是低估了人心的险恶,在这之后的几月时间里,孙亿不仅没悔改,反而更变本加厉了起来,频繁的对小李的水杯投放化学毒物。

构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小李见同事孙亿不知收手,于是也不再给孙亿留情面了,他开始整理这几月来收集的证据,并于2016年1月22日,将这些证据交给了长春警方,选择报警处理。

随着警方调查的展开,孙亿投毒的原因渐渐浮出水面......

4年前,孙亿刚刚到研究所工作,此时的小李还只是研究所里的一名实习生,孙亿作为证实员工还曾指导过小李,带着小李做过几个项目。

小李结束学业转正正式工作之后,两人的关系开始发生变化。

孙亿本以为小李资历比他浅,还需要他的照拂,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小李转正之后被领导委派了重任,让他去管理实验室以及实验室里的人员,而这其中便有孙亿。

本来,小李是孙亿管着的,这个任命一出,小李和孙亿直接换了个位置,变成了小李管孙亿,简而言之就是小李成了孙亿的上级领导,这让孙亿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让孙亿无法接受的是,小李在当上领导后,开始把许多事都交给他做,这让他感到疲惫不堪,也让他生出了一种小李是故意以上级身份压迫他的感觉。

就这样,忍无可忍的孙亿开始给小李下毒,直至小李报案后才停止下毒行径。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被告人孙亿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孙亿得知判决结果后,立马提出上诉,并在二审法庭说出了一番令人惊讶的话:“我投毒不是故意杀人,而是另有目的。”

“我下毒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休息,当时的想法就是由于他给我安排的工作比较多,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我就想休息一下,也跟他商量过,但他就是不同意,无奈之下,我就出此下策,给他下毒让他头晕难受难以顾及到我,我好休息。”

法官:“如果你们领导休息的话,你们必然休息么,有没有这个规定?”

孙亿:“他只是监督我工作,他休息的话,就没人监督我的工作了,我也可以趁他休息的时候休息一下,我没有想杀死他的这种想法。”

法官不相信:“你是学化学的,叠氮化钠致死你不会不知道,你的说法我们不予采纳。”

孙亿:“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是学这些的,也知道我下毒的量不会造成死亡的结果。”

除此之外,孙亿还说,他虽然投毒多次,但每次投毒的间隔时间都很长,在这段时间里小李的身体能充分代谢掉。

乍一听孙亿此话还挺有道理,那他说的是事实么?

其实,叠氮化钠一旦进入体内,便不会被代谢掉,而是沉淀到身体内。孙亿一共给小李投毒了1.3克叠氮化钠,这个量法官请专业渠道进行了测评,达到了致死的标准。

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了起诉,维持了原有的审判。

孙亿错了么?

毫无疑问他确实做错了。

从前的下属做了他的领导,生出了嫉妒之心的他对小李产生了不满,在这种不满的情绪下,小李无论做什么,孙亿都不会满意。

法庭上孙亿虽说得好听,说他是为了休息才不得已下毒的,但也正如法官辩驳的那样,他身为一个化学博士,不可能不知道叠氮化钠的毒性,更何况他一直在给小李下毒,长此以往,小李迟早要出事。

无论孙亿怎么狡辩,都改变不了投毒剧毒化学物的事实,他最终还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在牢狱中赎罪忏悔。

妒忌就像是一条蛆虫,它会蛀蚀和毁害人。

通过这件事我们也要明白一个道理,不要因为一点妒忌就走上歪路,在有这种情绪出现的情况下,我们要学会化妒忌为动力,将妒忌对象当作奋斗目标超越,切不可冲动做事,如本文中的孙亿一样,毁了自己的一生。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联系/投稿邮箱: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2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