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感情牵扯到利益,是不是就会变了一种味道?就像人们常说的,最普遍的一个现象,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不管赚钱还是赔钱,最终几个人的关系和感情总会不复从前。当然这也不是全部,话也不能说的那么绝对,这也只是一个概率存在的问题。

彭老汉已经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年轻时就在村子里当干部,可是在女儿12岁的那年,妻子的精神变得有些异常,经确诊是患了忧郁症,治疗了许久,妻子也不见好转,直到后面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自理能力。这也算是一种重病了,眼看没有太大的康复希望,彼时老彭也才40多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老彭的岳父就提议,让老彭再去找一个媳妇,照顾了妻子三四年之后,老彭决定再去成一个家,女儿则是由外公帮忙照顾,可不曾想,新找的妻子与自己各方面都合不来,并且老彭心里也一直挂念着身患重病的妻子,于是老彭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归家庭。

  • 一直到老彭退休,女儿也已经成家立业,在县城里开了一家服装店,于是老彭和女儿芳芳一块凑钱,在县城里买了一个房子,房产证上写的女儿芳芳的名字。

届时老彭的女儿也 怀孕 了,为了不跑来跑去,芳芳就和自己的老公住在了店面里,可是老彭又退休了,房子里只剩下老彭和患病的妻子。因为心疼父母,芳芳决定给父母找一个 保姆 ,这样父母的一顿三餐最起码能够得到保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通过保姆的舅舅介绍,与老彭年龄相仿的 王爱英 决定进入这个家庭做保姆,可是王爱英在这个家里做了五年的保姆之后,芳芳竟想开除王爱英这个保姆,而这个保姆竟然也和雇主翻了脸,住在家里不搬出来了。

  • “我已经解雇她了,我爸爸也把工资给她结了,可是她就是赖在家里不走,她就是开出了条件,要五万块钱才能走。我们不答应,她也不走,爸爸都已经被逼出来了,不敢在家里待着回到乡下了。”

说话的正是一脸愁容的芳芳。芳芳表示不只是保姆 王阿姨 不走,甚至她儿子还来家里撬锁,都已经敲坏了,为此,芳芳也报了案,可是通过沟通调解,王爱英始终都不为所动,如今,老彭回到乡下,家中也就只剩下了身患重病的妻子和这个保姆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天到了饭点,芳芳便做好了饭给母亲送到家中,到了家中,发现门锁确实已经坏掉,没办法锁门。推门进去,发现了主卧的王爱英,而芳芳的母亲则是住在了厕所旁边的一个小次卧里。厨房里也看到了还有王爱英正在用电器煮着的饭。

一见面,王爱英便坐在床上,将裤腿卷了起来,她表示身上多处淤青都是被雇主老彭打伤的,对此,也报过案处理过。至于双方动手的原因,相信大家也能猜到,就是因为要解除劳务合同而引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将保姆赶出家门,芳芳只能无奈的将家中所有日常能用到的物品,锁到了另外一件小卧室里,例如被子,厨具等等。而明显的能在这个卧室的门上看到了一个人为造成的大洞。按理来说,既然雇主提出解除劳务合同,那么保姆自然不能住在家里,为何最后请神容易送神难呢?

  • “我承诺要照顾老彭到老,芳芳妈妈精神有问题,所以要我来照顾的。说好的是我照顾老彭到老,如果我坚持不下去,我自己提出辞职,那每个月就按800元工资给我,如果老彭觉得我不好,老彭主动辞退我,那就按一千六百元给我算工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爱英表示自己才干了五年,就被芳芳辞退,和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如果不是为了能够伺候老彭到走,如果不是那么长期稳定,自己根本不可能答应八百块钱一个月来干活,干了五年,如果芳芳想要辞退自己,那必须补齐自己剩下的一半工资。

对于这次的开除保姆,芳芳也坦言,自己的父亲老彭并不愿意辞退这个保姆,而是自己拿的意见。“第一年的时候,我还觉得王阿姨挺好的,在家里照顾我的父母,我在外面带着两个孩子做生意,可是到了第二年情况就不对了,我爸爸还要给她带孙子,一直带到这时候,并且最不能忍受的是,王阿姨竟然将她的儿媳带到家里做月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芳芳认为这个房子是属于自己的,保姆在没有征求房主的同意下,擅自将家属带入家中居住,甚至还参与家中的日常事务,这种行为王爱英就不像一个保姆,反而像是家中的女主人,种种行为都激怒了芳芳,因此芳芳提出开除这个保姆。

  • 而王爱英却说她自己是与老彭 同居 生活的,两个人都是一同睡在次卧的,就是这样的关系。所以自己才会答应8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来这个家里也是能和老彭过老作伴的。可是在芳芳的眼里,保姆就是保姆,不可能成为父亲的妻子,因为芳芳是老彭唯一的女儿,母亲也在这个家中生活,这是没办法接受的。

眼见争执无果,芳芳走到了母亲的房间,房间里的窗户是被遮盖住的,屋子里也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芳芳说“以前母亲还能出来到客厅里走走,可是保姆来了之后,母亲再也不出来了,只生活在这个小房间里,她可能是怕这个保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芳芳认为母亲的病情有所恶化,为了照顾父母,芳芳决定带着孩子搬回家里,所以提出了解雇保姆,自己照顾父母的想法。既然双方各执一词,那么作为当事人的老彭又是怎么想的呢?

  • “我已经给她结清了保姆的工资,并且答应给她一万元,让她出去租房子,可是她不出去,自己的女儿又要开除她,我也没什么办法”。

老彭在乡下钓着鱼,他表示开除保姆是女儿提出的,自己也没办法反驳,只能赔偿保姆一万元,可是王爱英并不同意,甚至双方还动了手。说着老彭便伸出了手,手上有个血痕累累的牙齿印,他说这是保姆咬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彻底解决这次的矛盾,老彭最终决定跟着一起回到县城的家里,双方坐下好好谈谈,对于两个人的同居生活,老彭也没有否认,但是他们始终认为,这就是保姆与雇主的关系。可是王爱英却觉得自己受了父女两人的欺骗。

“本来都没什么事,可她带孙子来,邻居都经常说我,说我傻,让我不要雇一个这样的保姆在家里,作为雇主,还要给保姆带孩子,连自己女儿的孩子都没带过。”因为自己夹在中间,老彭也十分无奈,她对王爱英解释,自己可以拿出一万块钱给王爱英租个房子,只是女儿不理王爱英,自己肯定会理她的。可是这样的方案,王爱英压根不相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芳芳看来,王爱英多次说过哪怕要离世,也要在这个房子里,所以芳芳认为王爱英是想霸占自己的房子,所以才会各种纠缠的不离开。作为雇主,自己也已经无法容忍保姆喧宾夺主的行为了。所以芳芳决定辞退保姆,避免以后造成更大的麻烦。

  • 面对芳芳和保姆各种猜测和争执,老彭又提出了一个方案,他表示可以拿出两万块钱给王爱英找房子,并且每个月都会支付王爱英300元钱,这个钱一直无条件支付到王爱英离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看得出来,老彭对保姆王爱英还有留恋,他希望晚年也能有一个陪伴,可是为了平息女儿的怒火,老彭也只能无奈的选择退让。说着芳芳便走到了主卧替保姆王爱英收拾行李,可是王爱英表示需要让芳芳先付钱,自己才能走。

  • 芳芳怕付了钱,保姆还不搬走,王爱英怕自己搬走了就拿不到钱,王爱英的丈夫于十九年前离世,两人育有一子两女,儿子身体有一个肿瘤,且没办法做手术,大孙子读高中,小孙子两岁多,她也只是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所以才答应了芳芳800元到家里伺候老彭到老。如果不是长期稳定,自己在外面打工,一个月也有一千多块钱。眼见双方僵持不下,最终决定到调解处去调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对于这种情况,律师首先给出了意见:“芳芳作为这个房屋的所有权人,她有对事权,可以决定这个房子由谁居住,由谁搬离。如果芳芳决定在现阶段让保姆搬离,芳芳是有这个权利的。其次就是老彭和保姆之间的关系类似非法同居,但是保姆确实对老彭尽到了扶助和照顾的义务,那么她要求老彭给一定的补助,这一点也是没有问题的。”

对于三个人的诉求,调解员也表示,都是可怜人,但是对于工资到底是一千六还是八百,对于是否承诺伺候到老一事,这也只是口头协定,没有书面协议,所以这个协议还不够符合成立的条件,但是如果双方承认有这个协议的话,那就证明这个协议还可以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过劝解和协商,王爱英的态度也逐渐缓和,最终王爱英放弃了五万元的索赔,同意老彭支付三万元来了解此事,随后芳芳取了现金,送到了王爱英的手里,双方也签订了解除劳务关系的合同,就此分道扬镳。

回到了家中,芳芳和保姆收拾了行李,王爱英决定搬出这个家。至于老彭和王爱英以后如何发展,这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