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上午,山西 洪洞 警方接到报案,说是当地古槐大厦发生一起凶杀案,被杀的是一对警察夫妇,男的叫 王建雄 ,曾是洪洞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公路巡警中队原队长,女的叫洪洞县公安局信访科干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竟然有人嚣张到敢对警察夫妇下手?这不是公然挑衅吗?此事儿立即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警方立即全力展开侦查。

当时小区还没有完全完工,入住的居民极少,居民和值班的保安,都没有发现端倪。

社会的高度关注,给了洪洞警方极大压力,数百人的专案组兵分7路,日夜排查,然而却收效甚微,5天过去,几乎毫无进展,终于,在第6天,也就是11月18日,警方在排查大量监控后,发现了疑点

11月11日凌晨3点26分,在距离古槐大厦四五百米外的一个ATM机前,一名戴着口罩、墨镜的男子,在这里取了三笔钱,每插一次卡,都要从兜儿里掏出手机,借着手机的光亮,似乎在看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样子,明显不是在取自己银行卡里的钱啊,更令警察们奇怪的是,他竟然穿着一件女式棉衣

发现这一疑点,警方立即去银行核查,最终发现,这名男子取钱的银行卡,正是被害女性韩慧芳的,经家属辨认,那件女式棉衣也是 遇害 当天所穿的外套

很快,警方便在洪洞某大酒店,将这名男子逮捕,很快,他的两名同伙也分别在太原、河南被逮捕。

这名男子被逮捕后,在他住的酒店房间,发现了受害人的存折、银行卡和大量烟酒等赃物,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这3人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这三人中,有一个叫韩泽荣,临汾尧都区刘庄镇人,家境不好,父亲腿脚不便,母亲脑梗,有个1岁的儿子,他是家里的顶梁柱。

按理说,如此家境,韩泽荣应该好好干活儿挣钱,但他却没有,地里的农活儿懒得干,跟着高迎平,也就是他的同伙一起跑到洪洞“开饭店”,钱没挣几个,却爱上了“网络杀人游戏”,从策划到绑架到灭口,玩的不亦乐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此之外,韩泽荣还有很严重的赌瘾,2010年,韩泽荣在某酒店赌博,同桌一起玩儿的,就有那位警察王建雄,因为300块钱的赌债,韩泽荣和王建雄大吵了一架,从此怀恨在心。

作为老板兼好哥们,高迎平自然知道此事儿,但这高迎平也不是好货,用他们老乡的话说,这就是个“怂娃”,整日游手好闲,专门团(骗)人,坏的要死。

当韩泽荣跟高迎平说起吵架的事儿时,高迎平并没有劝阻,反而跟韩泽荣策划起了报复行动,紧接着,他们又联系了河南新乡的混混刘志安,小团伙儿形成。

从2010年8月开始,他们就跟踪、踩点,目标正是王建雄、韩慧芳夫妇。

11月10日晚8点,他们来到王建雄家门口儿,恰巧赶上王建雄夫妇与客人外出吃饭,三人就躲到了16楼。

凌晨时分,王建雄夫妇回了家,先进门的是女主人韩慧芳,紧接着,进门的是在车库停好车的王建雄。

进门的王建雄一时疏忽,竟然没有将门锁扣好,导致这三人尾随而入,并成功将王建雄、韩慧芳夫妇捆绑,威胁他们说出银行卡密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建雄很硬气,始终不说,最终头部挨了七八刀,流血过多而死,他的老婆韩慧芳见这三人真敢杀人,立马怂了,说出了银行卡密码

可杀一个是杀,杀一双也是杀,韩慧芳最终也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被三人用棉球和胶带堵住口鼻,窒息而死

至此,案件真相大白,作为公职人员,一对警察夫妇被杀,是不是该开个追悼会?好好追悼一下?

然而并不没有,迎接这对夫妇的,反而是铺天盖地的骂名,因为,这3名劫匪,从他们的银行卡里,刷出了175万

当时,警察的工资并不高,以王建雄、韩慧芳夫妇的级别,一个月也就2000多块钱,175万,他们不吃不喝,也需要36年才能攒下,钱哪里来的?

很快,王建雄、韩慧芳夫妇的发家史,便被曝光出来,175万,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在临汾、洪洞有众多房产,在北京有6套、海南15套3个孩子都在美国留学,光一年的花费,就得100多万,很明显,这些钱不是他们用工资一点点攒出来的,还有一点,他们有3个孩子,超生了!

王建雄,洪洞本地人,父亲也是公职人员,但兄弟姊妹9个,幼年的他,活得很辛苦。

初中毕业后,王建雄去当了兵,退伍后进入洪洞县公安局,给当时的局长当司机。

大家都知道,司机是亲信,虽然职位不高,但地位却不低,借着这层身份,王建雄迅速脱颖而出,到上世纪90年代,已是洪洞县交警大队公路巡警队队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职位虽然不高,但却管着路,是有实权的,于是,他开始公权私用,先是以“罚单”积累了最原始的资本,紧接着,他组建了自己的车队,开始搞运输,不用牌照、不用交费,自然大赚特赚

不久,王建雄开了洗煤厂,为了打击竞争对手,那些运煤的车,经常被堵、被罚,他们知道是王建雄指使的,但却无可奈何,为了继续做生意,只能讨好王建雄,卖给他的煤炭,经常低于市场价二三十块钱,王建雄又比常人赚的多。

后来,王建雄又收购煤矿,借着山西煤业的红利期,积累了丰厚身价,2005年之后,环境整治开始,王建雄卖掉了煤矿,顺利脱身。

有钱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钱生钱,王建雄也不例外,不干煤炭买卖后,他放起了高利贷,因为身份加持,没人敢不给他还钱,2008年,他退了下来,退休后变得很低调,搞起了“生物科技”公司,虽然不再大赚特赚,但比起老百姓来说,那还是有钱的怕死。

虽然很有钱,但王建雄却相当抠门儿,他与自己的兄弟姐妹来往并不密切,侄子们开出租或者黑车,他也想办法给解决工作问题,也许是为了塑造清廉的形象,也许是真的抠,在人前,他一般都是抽的5块钱的烟,拿出10块钱的,都是稀奇事儿

虽然“装穷”,但王建雄有钱的事情,在当地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与他有赌债纠纷的韩泽荣,很快就查明了此事儿,这才有了入室抢劫的想法。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王建雄竟然视财如命,宁死也不愿意说出银行卡密码。

像王建雄、韩慧芳这样的警察夫妇,自然得不到老百姓的敬重,他们死后,葬礼也是十分冷清,留给3个孩子的,除了房产和钱,只剩骂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也有可能他的孩子们根本不在乎,毕竟,人家们在国外留学,很可能就不回来了,即便是回来,也肯定是在大城市落脚,小小的洪洞县,恐怕容不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