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妈,这双鞋是你刷的?”儿媳 王慧 拎着还在滴水的鞋子问我:“我不是让你送去干洗店吗?”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干洗店还得花钱……”

不料我话还没说完,王慧就把手里的鞋子往阳台上一摔,气冲冲地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不明所以,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听见王慧打电话向 张诚 哭诉:“你妈就知道添乱……”

我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直抹眼泪。

早上王慧拿来一双鞋子,让我下楼买菜的时候,顺道送去干洗店。她塞给我50块钱,就火急火燎地上班去了。

我一看,这双鞋不知道穿了多久,又脏又旧,鞋面还有很多黑色的污渍。

我心想:洗一双鞋要50块钱,这也太贵了。而且店里洗鞋量大,保不齐忙中出错,哪有自己洗得干净、放心?

于是,我接了盆水,就把王慧的鞋给洗了。

也许是因为日久年深,上面的污渍很难清理。我特意倒了点儿漂白剂,才把鞋子刷得白白净净。

我原本以为王慧会感谢我,没想到她看见白净如新的鞋子,竟然大发脾气。

她说,这双鞋的款式就是又脏又旧,跟瓷器做旧一个道理,鞋面的黑色污渍也是出厂就有的。

干洗店会有专人护理,而我把它全毁了。

她还说,鞋子是她花三千块钱找人代购的。现在污渍没有了,穿出去,别人会说她穿的是假货。

“现在它就是一双普通的白鞋,连30块钱都不值!”王慧扔下一句话,红着眼圈儿,摔门而出。

我呆愣在原地,没想到自己好心办了坏事,费了半天劲儿不说,还落了一通埋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我叫秦芳,今年五十岁。

十年前,老伴儿因为车祸意外离世。当时儿子还在上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我们孤儿寡母的,总不能靠着赔偿金过一辈子。

所以我咬了咬牙,凑钱盘了一家小吃店。

虽前期很困难,但好在有亲朋好友的帮衬,店里的生意蒸蒸日上,收入也够维持我们娘俩的开销。

张诚大三那年,告诉我他谈恋爱了。女友和他一个专业,名字叫王慧。

说实话,第一次见王慧,我心里挺忐忑的。

毕竟王慧家里是开建材公司的,家境优越,她又是独生女。而我家唯一值钱的就是这间不大不小的店面,刨去各项开支,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

我摸不准王慧会不会嫌弃。

没想到,王慧虽然家境优渥,却一点儿也不娇气。她不嫌我们住的出租屋逼仄,还经常到店里帮我打扫卫生、洗碗传菜。

大家都感叹,张诚能找到王慧,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我心里也乐开了花。

两人一毕业就领了证。我挣的钱大多供张诚上了学,但我还是想方设法,给他们在县城交了一套两室一厅的首付。

亲家母说,小两口都在市里上班,不经常回县里住。她心疼我挣钱不容易,但俩人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他们决定陪嫁一套市里的三室两厅的房子。

望着乖巧懂事的王慧,善良体贴的亲家母,我一时老泪纵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3

我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平淡而又幸福。

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弄得我们这里又是封城,又是静默。小吃店被迫暂停营业,没了经济来源,但每个月6千的房租还是照付。

好不容易等到复商复市,店里的流水活活少了一大半儿。坚持了两个多月,不但没有起色,每天还要倒赔二百多。

张诚提议,让我把小吃店关了,把县里的楼房租出去换点儿零花钱。我搬来和他们一起住,这样不仅能减少开销,还能给他们做点儿好吃的,补充营养。

“妈,我太想吃你做的饭了,这阵子我吃外卖都快吃吐了……”张诚在电话那头抱怨。

我担心王慧不同意。

张诚说,他已经跟王慧商量过了。“人多吃饭也香嘛。”这是王慧的原话。

于是我放下思想包袱,收拾了一下,就坐上了儿子来接我的小轿车。

但等到真正生活在一起,我才意识到什么叫“婆婆难当,老人难做。”

一开始,我和王慧相处得还算和谐。她给我买爱吃的点心,我也会准备营养美味的饭菜,等他们回家。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听见王慧跟张诚念叨,我经常不冲马桶,弄得厕所里臭烘烘的。

天地良心。我小解完不冲水,不是因为邋遢,而是为了节约水费。每次上完厕所,我还会用王慧不要的过期香水喷一下。

这又是香水、又是开窗通风的,也不知道哪里就臭了。

我本想进去解释一下,又怕王慧误以为我在“听墙根儿”。

我叹了口气,只好每天把淘米洗菜、洗衣拖地的水,收集起来。每次上完厕所,就用它们冲马桶。

没想到,王慧还是不满意。

“妈,以后不要用废水冲厕所。马桶里又是菜叶,又是污水,爱堵下水道不说,看着也不卫生。”

她虽然是笑着说的,我心里却很不痛快。

王慧口口声声说,水费花不了几个钱。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等以后有了孩子,花钱的地方更多。

他俩花钱大手大脚的,我不帮忙省着,到时候一家子喝西北风吗?

因为这件事,我和王慧第一次有了矛盾。虽然没在明面上又吵又闹,但到底是有了心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都说有再一再二,就会有再三再四。这不,马桶的事儿刚过去没多久,就又因为刷鞋引发了风波。

刚才王慧是红肿着眼出去的,我担心她出事,就给正在上班的张诚打了个电话。

张诚说,他已经温言软语,百般讨好地哄过王慧了。王慧也承认,自己当时太冲动了,不该跟我甩脸子。

听见儿子为了我,在王慧面前这么低眉顺眼。我真是又自责又心酸。

张诚说,自己和王慧先在酒店住一晚。这样我俩都能冷静冷静。

挂了电话,我躺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没想到因为一双鞋,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我又是哭,又是叹气,就这样睁着眼睛,一直捱到了 天明

第二天一早,张诚和王慧回来了。

王慧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脸上挂着歉疚的笑。她把花递到我手里:“妈,今天是520,我和张诚送你一束玫瑰,我们都爱您。”

我鼻子一酸,不禁红了眼圈儿。

张诚说,这又是周末,又是520的,他要和王慧去过二人世界,午饭就不回来吃了。

我心里松了口气,只要王慧气消了就好。

外面天气晴好,我一个人憋在屋子里闷得慌,索性抱着王慧送的玫瑰花,在小区公园里散散步。

一来活动活动身子,二来显摆显摆儿媳送的爱的礼物。

不料,我刚绕着花坛走了半圈儿,就听见一对小情侣在吵架。

原来是男方没有买到玫瑰花,姑娘生气了,吵着闹着要分手。小伙子无奈地说,鲜花销量火爆,他跑了很多花店,都说卖光了。

“你就是不重视我!”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喊叫着,“今天没有玫瑰就分手!”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从玫瑰花束里抽出一枝,递到了小伙子面前。

他又惊又喜,拿着玫瑰,连逗带劝地哄好了女友。最后,他非要给我20块钱,我说不要,一朵花而已,哪值这么多钱。

男生说,今天一花难求,就是一朵50块钱也有人买。他趁机把钱塞进我的衣兜里,然后牵起姑娘笑着跑开了。

我低头数了数,我这一束有13朵,一朵20块,这一束花就是260块钱。我原本以为这束花就二三十块,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我不禁想起,自己每天辛苦攒水、省水费的场面。260块钱,这得买多少吨水呀。

“今天一花难求,就是一朵50块钱也有人买。”那个小伙子的声音又飘回我耳边。

我一拍大腿,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5

一对对情侣怀着希望进入花店,又满怀失望地离开。

店内货架空空,店外的姑娘们,羡慕地望着其他女生手里的鲜花,娇嗔地埋怨男友,为什么不早点儿订购。

我拆开玫瑰花束的外包装,以一枝50块的价格,沿街叫卖起来。

“卖花儿嘞,卖花儿嘞,一枝50,先到先得……”

不一会儿,我周围就聚了一堆人。那些小伙子,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般,赶紧掏钱买花。

“阿婆,你这花卖得有点儿贵……”有人吐槽。

我想起扔掉的包装上印着的一句话,赶紧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小伙子,玫瑰有价,真爱无价。”

这句话引得众人拍手叫好。

“我全要了。”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吃了一惊,还剩十枝花,全买了要500块钱呢,真豪横啊。一扭头,我吓得手一松,把花掉在了地上。

“慧,慧慧……”

王慧一脸复杂地站在我身后,旁边是脸色比她还要复杂的张诚。

我拉起王慧的一只手:“我就是觉着这束花挺贵的。你们挣钱也不容易,我把它卖了,还能补贴家用……县城那套房子还在还贷,我就是想帮帮诚儿,不想让他太累了。”

王慧用力甩开我的手。她一脸不耐烦地说,张诚一个月挣6千,还2千的房贷,还能累着他吗?

“妈就是想替你们省点儿钱。”我伸手揩了揩眼角。

“省钱,省钱。天天这么省,我也没见你省成首富。”王慧突然大叫一声,用高跟鞋把那些玫瑰踩了个稀巴烂。

“不想要就别收。把儿媳妇送的花加价卖出去,你搁这儿恶心谁呢?”不等我开口,王慧就哭着跑开了,张诚一着急,也撇下我追了上去。

看着红艳艳的玫瑰被踩成了一摊烂泥,我又心疼又委屈。

没想到,我卖花补贴家用,竟然被王慧说成是在恶心她。经过这么一闹,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

我打算搬回县里,但租客的合约还没到期,我单方面终止,要赔违约金。可租客不搬走,我又没地方住。在外面租房,我又没钱付房租。

关键是,我一走了之,不知道王慧会不会把对我的怨气发泄在诚儿身上?

之前因为一双鞋子,张诚就低声下气的,现在我俩闹了一顿,王慧不知道要怎样为难我的诚儿呢?

想到这儿,我心上一紧,顾不得心疼那摊玫瑰烂泥,只是快步往家里走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路过楼下的肉店,我想起王慧最喜欢吃黄豆炖 猪蹄

我心想,就当是为诚儿低一回头。我攥着卖花挣来的一百块钱,进店买了几个大猪蹄子。

“妈,我们出去一趟,晚点儿回来。”张诚在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

每次王慧生气了,张诚就会带着她逛街购物。上次买的十来件衣服,她连吊牌都没剪,现在还搁衣柜角落里积灰呢。

两个小时后,猪蹄炖好了,小两口也回来了。

不出所料,王慧在前面哼着小曲儿,喝着汽水儿。张诚跟在后面拎着大包小包,勒的手上的青筋都暴起了。我赶紧上前帮着“卸货”。

“慧慧,吃饭了。”我招呼着。

“我今天减肥,不吃了。”王慧啃着一个苹果,进了卧室。

“妈,我也不吃了。”张诚“妻唱夫随”,也屁颠屁颠地进了卧室。

我刚想去敲门,告诉王慧我炖了她最爱吃的黄豆猪蹄。

转念一想,减肥期间最忌讳吃肉。不管她是真减还是假减,既然她说了减肥,我再吆喝她吃肉,万一她误以为我在挑衅她呢?

只是可惜那锅猪蹄子,下顿再吃就不好了。

趁着儿子出来上厕所的当儿,我告诉他,出来一趟,我有事跟他说。儿子同意了。

晚上11点多,儿子果然出来了。我把他带去 厨房 ,打开那锅炖猪蹄,给他盛了满满一碗。

两个人正吃得不亦乐乎,一只手从天而降,端起碗和锅就往地板上砸。猪蹄儿和黄豆洒了一地,碗和锅也被摔烂了。

王慧叉着腰,一脸怒气地指责我们吃独食。

我连忙解释,因为她在减肥,我提吃肉,怕她误会。而且炖的猪蹄下一顿再吃,味道就不好了,专家也说不利于身体健康。

“专家,专家,你就是那个专家吧?”王慧冷笑一声:“我说今天减肥,又没说明天后天都减肥,舍不得让吃就直说,别在这儿侮辱别人的智商。”

王慧气极,让我明天立马搬出去。张诚被吓得跟个小鸡崽似的,站在一旁也不敢吱声。

我心里也打定了主意,要搬出去住。王慧是个好儿媳,我也是个好婆婆,可是,生活习惯不一样,住在一起都遭罪!

婆媳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更好地相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