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 郑丽媛

出品 | CSDN(ID:CSDNnews)

大多软件/网站在设计之初,都是被开发者赋予极大的期待与愿望的。但很多情况下,随着日复一日的维护与更新、逐渐减少的用户群体,他们的热情被消磨,更大程度上只是为了坚持而坚持。

因此,在当今这个以流量为王的时代,太多小众软件/网站饱含期待地诞生,又悄然无声地“死去”。但其中,总有一些“特别”的人,始终坚持初心——一个在旁人看来有些天真的梦想:“拯救世界、改变世界”。

用 50 张英伟达 GeForce GTX 1080 Ti 对抗癌症

2018 年 6 月,一位 V 站用户 @ coolwulf 发布的一则帖子引起热议:他创建了一个网站,可用于检测 乳腺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去年的时候,我一个在芝加哥比我小几级的南京大学校友去世了。乳腺癌,发现得晚了,才 34 岁,留下了一个 4 岁的孩子。”@coolwulf 为此感到惋惜,在了解了乳腺癌的分期与生存率后(乳腺癌发现得越早,生存率越高,尤其在 stage 1 就发现的话,5 年生存率是 99%),他便开始思考能否做点什么事情来帮助大众提高乳腺癌的早期检测成功率。

出于这种目的,@coolwulf 想创建一个完全免费的网站和 iOS App 让用户可以迅速得到乳房 X 线检查的诊断结果——有时用户做完乳房 X 线检查,放射科医生要过好几天才能读片子,并且还有 20% 的概率会漏掉早期的肿瘤。为此,@coolwulf 决定用 Deep Learning (深度学习) 来完成这个想法,就算用户已经拿到拍片报告,至少也可以将其作为 2nd Opinion(第二意见)。

首先,@coolwulf 在本地搭建了一个 50 张 Nvidia Geforce GTX 1080 Ti 的 GPU 集群以确保足够的算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自英伟达官网)

在拥有强大算力后,@coolwulf 便开始着手设计模型,并从北美和欧洲的几个研究组获取了许多“带注释的乳腺 X 光片(Annotated Breast Mammo)”。他解释道:“这些 Annotation 大多来自根据北美 ABR 认证的放射科专家,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模型训练成功,就可以达到 ABR 认证的放射科专家的平均水平甚至更好。”

最终,@coolwulf 完成了他的初衷:

通过将欧洲的 InBreast 数据进行测试后,他所设计的网站可达到高达 90% 的准确度。

一个 2017 年获得全世界乳腺癌检查竞赛亚军的程序,测试 MIAS 数据时遗漏了 10 个病例,而用 @coolwulf 的网站只漏了一个。

“我觉得这个 Model 已经可以给大众实用了,所以将其公开:http://neuralrad.com。”@coolwulf 表示,这个网站是完全免费的,用户只需将其乳腺 X 光片以 .jpg 形式的上传,这个 AI 模型就会给出诊断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主业影像医学,“业余” 程序员

这还不是 @coolwulf 贡献的终点:此后,他又开发了免费肺结节检测的模型,还在今年 3 月宣布正在研究帮助脑癌患者接受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治疗(SRS)的新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coolwulf 所创建的这一切,不禁令人感慨并疑惑:到底是怎样的大佬,才能兼具如此专业的医学知识和开发技能?

今年 3 月,@coolwulf 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揭晓了谜底:“虽然主业是影像医学,但业余时间也是个做做开源项目的程序员。”(注:@coolwulf,原名姜浩,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后在密歇根大学核工程和放射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尽管 @coolwulf 自认只是位“业余”程序员,但他所做出的成果却毫不逊色,并引来许多网友的称赞与敬佩。

“佩服大神有能力为社会贡献价值。”

“楼主这样真的太强了,用技术拯救世界。”

“虽然我看不懂这是干啥的,不过我觉得比我天天写这些垃圾业务代码有意义一点。”

“同样是 1080,有的用来游戏,有的用来挖矿…传说中的活菩萨就是大佬你了,用技术造福人类的典型。”

“起立鼓掌,发送感谢。正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人在一直努力为人类共同的美好构建一个光明的未来,世界才如此美好。”

软件有价值,开发便有意义

或许因为没有宣发而显得小众,但其实像这样默默贡献社会的软件/网站并不少。

今年 4 月,微博上有位网友分享了她首次接到 Be My Eyes 软件的电话经历:

跟王哥出来吃饭,Be My Eyes 软件来了个电话,我很紧张,还是接了电话,是一个女孩子让我帮忙看一下掉在地上的门禁卡。视频里我能看到门禁卡在地上,教她往前走了几步,到位置了喊她蹲下来,她很快就捡起来了,整个过程不尴尬,也很简单。她跟我说了谢谢,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说了第二声谢谢,我才说哎哎没事,再见,再见。

Be My Eyes 是一款由丹麦开发者和非营利组织合作推出的开源应用,顾名思义,该 App 旨在帮助视力受损的人群。其使用方式也很简单:当视力受损的人需要辨别事物或读取信息时,可以用手机拍照或视频,同时 App 会给好几个志愿者打电话,先接到的志愿者会为其提供帮助。

这位网友事后感慨道:“之前在某个评论区看到这个软件我就下了,今天第一次接到电话,能帮到一点忙,心里挺开心的,如果你觉得自己也可以提供帮助,那么可以下一个。”在这条微博下,还有部分网友介绍了 Be My Eyes 的类似软件:云瞳志愿者、小艾帮帮。

在开发者圈中有一个说法:在几乎每个行业中软件都成倍增长的如今,大多软件注定是要“死亡”的。因此很多程序员在发展至人生一定阶段时,不免会有些迷茫:坚持了这么久,我开发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如果软件在其存活期间,或多或少帮助用户解决了生活、学习和工作上的问题,亦或者令用户感到轻松舒心,那它便就有过价值,开发也就拥有了意义。

最后,你是否发现过类似的“宝藏”软件?是否对自己目前所开发的项目感到满意?

https://howardchen.substack.com/p/this-amateur-programmer-fought-cancer?s=r

https://weibo.com/2830815694/LplrP2ABc

https://www.v2ex.com/t/462641?p=1

— 活动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