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在疫情爆发以来,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许多人因此失业,也有许多公司因此倒闭。尤其是在政府为了避免病毒的扩散而要求人们减少外出的情况下,从事一些小店经营的人因为客流量的减少,导致他们的店铺入不敷出后不得已关闭。其中,浙江的一位从事服装销售的余女士所开的小店,就是在疫情的冲击下倒闭的,并因此欠下了六万元的负债,而这笔负债却让她受到了沉重的伤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店倒闭负债累累余女士本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然而,她所在的公司工作繁忙,工资又比较低,只能称得上是勉强维持温饱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余女士开始想办法做一些副业。后来经过朋友的介绍,她开始有了做服装生意的想法。经过一番实地考察,余女士认为这门生意可行,便毅然地辞去了自己的工作,然后用手中的储蓄开了一家小店。刚开始的时候,小店的生意并不好,这主要是因为余女士没有太多的经营经验。后来,时间长了以后,她也懂得了一些销售的套路,店里的生意就慢慢地好了起来。这时候,她灵机一动,又在网上开了一家网店,这就导致她的出货量越来越大,原先的供应商逐渐跟不上了她的要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巧的是,余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姓刘的供货商。刘某在和她的交流之中,了解到了她所开的小店生意得十分红火,便主动提出了愿意成为她的服装供货商的意思,并且在价格上面有着不小的优惠。这样一下子就解决了余女士的燃眉之急。从余女士和刘某合作之后,店里的供货越来越宽裕,网上下单的数量也不少,一时之间倒是挣了不少的钱。然而好景不长,突如其来的疫情一下子冲垮了余女士经营的小店。因为许多地区的快递停发,再加上实体店里也没有多少客人,这就导致余女士进货的服装堆积在店里卖不出去,而高额的租金更是如流水一样。更糟糕的是,在疫情来临之前,余女士刚好在刘某那里进了六万元的服装。当时她手里并没有多少流动资金,就在刘某那里打了一张欠条。而疫情来临后,余女士更是还不起这笔债了。讨债提出无理要求起初,看在两个人长期合作的关系上,刘某 要债 的时候态度还是比较好的,并且在余女士的哀求上宽限了还债的日期。可是随着疫情的越发严重,刘某自己的生意也越来越困难了,这种情况下,他再次找余女士催起了债。其实,同样受到影响的余女士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很难还得起这笔债,本来她打算拖一拖,可是刘某催债的态度越来越坚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多次登门无果的刘某,在这种焦灼的困境下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看着年轻漂亮的余女士,他提出一个非常无理的要求,即如果于女士愿意和他发生关系,那么他可以对这六万块钱再宽限宽限,但是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就不要怪他翻脸无情,去她店里闹事了。不堪其扰只能报警面对步步紧逼的刘某,余女士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他。但是她这种顺从的态度,更是助长了刘某嚣张的气焰,他经常上门来骚扰余女士,以一种视她为囊中之物的态度对待她,这让本来抱着息事宁人态度的余女士感到十分痛苦。早在答应刘某条件的时候,余女士的心里其实是希望能够把债务一笔勾销的。可刘某却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人,他心底里的账算得明明白白的,甚至以这六万元为要挟,常常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她的店里,并且前面的那些只是偿还了利息。忍无可忍的余女士最后选择了报警。在警察对刘某进行审讯的时候,刘某称余女士是自愿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并且还认为她是有意在勾引自己,其原因就是不想还欠自己的六万元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余女士则坚决认为自己是被刘某强迫的,同时,她也强调自己没有想要赖债的意思。事实上,经过警方的调查取证之后,已经确认了刘某的犯罪事实,他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总之,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作为 欠债人 应该主动的去偿还债务,不应该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要知道,任何生意都是有风险的,早在借债的时候都要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但是,要债的人也应该遵循法律的规定,而非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的底线,否则迎接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