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这几天,全球都在发布关于 猴痘 的新闻,这种可怕的 病毒 已经在欧美多个国家隐秘传播了。

猴痘传播范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猴痘传播范围

令人听之色变的猴痘是个什么东西?

猴痘病毒可同时感染猴子和人,死亡率1~10%,但这个病可怕的远不止死亡率,它是典型的“毁容病”,治愈的患者皮肤出痘处会留下永久性瘢痕。

一个痊愈的非洲男子身上是每个痘留下的坑洞,痘若在脸上哪怕病愈也会留下坑坑洼洼,顶着这样一张脸,“社死率”几乎百分之百。

这两天,瑞士、以色列、奥地利,都报告有猴痘病例,一堆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便是 天花 和猴痘是近亲,猴痘也被称为“小型天花”,而天花疫苗对猴痘拥有85%的免疫效力。

天花比猴痘更可怕,但这一烈性传染病在很多年前,被人类发明的天花疫苗消灭了。

很多人可能一直都听闻,是一个英国的医生发明了天花疫苗救了世界,也以为是他拯救了中国人。

事实并非如此,为新中国消灭天花的背后最大功臣是一个我们从来不知道的名字,

他,叫齐长庆。

齐长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齐长庆

齐家本是满族上三旗之首,镶黄旗的显赫贵族,但到了清末时局混乱,齐家也迅速衰败,齐长庆少年之时,已经窘迫到只能在家务农。

跌落低谷,他志向远大:“不为良相,但为良医”。

1914年,齐长庆考取陆军兽医学校,毕业即进入我国第一个防疫机构:北京天坛中央防疫处,短短四年,就任该处痘苗室主任。

1926年,一名患者来到医院,医生顿感惊慌,患者得的是天花!天花是烈性传染病,令人不寒而栗。

消息传到了中央防疫处,负责痘苗的齐长庆翻阅书籍后发现,中国是最早能够对付天花的国家。

天花也被称为人痘,在公元1世纪,一场战争之后,俘虏把天花从国外带到了中国,大宋年间,一位神医将天花患者的痘痂取下磨成细末,吹进另一患者鼻孔后预防成功,这就是后来流传的人痘接种术。

一次感染,终身免疫,这一技术是现代医学免疫学的起源。

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对中国人痘接种术有过这样的评价:“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

中国的人痘接种术保护了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命,但遗憾的是,被接种的人还是有一定的死亡率。

比如顺治皇帝为躲避天花传染,躲在深宫不敢上朝,但还是很不幸地感染天花不治身亡。康熙皇帝也感染了天花,虽然挺过一劫但成了麻子脸。

十八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总人数在1.5亿以上,天花的阴云威胁着人类。此时,英国乡村医生詹纳观察到挤牛奶的工人不易得天花,他由此发现了天花病毒的近亲: 牛痘 。牛痘病毒感染人之后,产生的免疫反应使人可以抵御天花病毒侵犯。

但是怎么完成接种呢,詹纳受到中国人痘接种术的启发,将一名起牛痘的挤奶工身上水泡划开,再将脓液抹到一个小男孩胳臂划痕上,最终接种成功。

从此,比人痘更安全的牛痘接种法,正式诞生并开始在全世界推广。

只不过,这一方法拯救了国外,却无法拯救中国人。

因为生产天花疫苗的毒种,全部来自国外。中国依靠国外的世界标准毒种,生产的疫苗极为不稳定,依然笼罩在天花的阴影中。

年轻的齐长庆为此耿耿于怀,这种被动的局面必须要打破。他痛下决心,一定要用中国毒株,生产出中国人自己的天花疫苗!

儿童接种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童接种疫苗

在助手的帮助下,齐长庆提取了天花患者身上的病毒,天花病毒比细菌微小,当时又没有先进的电子显微镜,这个病毒看不见也摸不着,不能用“试管”培养,只能通过动物一代传一代减毒培养,既要减弱毒力,又要保留免疫力,在这个试验的过程中,剂量过大,动物会死亡,剂量太小,动物不会发生感染,而且传几代能达到有效效果,是一个未知数,试验难度极大。

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失败,他终于成功,在历史文字中这样记载:齐长庆在实验中,先将患者的疱浆接种于猴子,猴子出痘后,又转种另一只猴,完成两代接种后,接种到家兔身上,连传五代,再转种于牛犊传三代,足足经过十代减毒,年仅30岁的齐长庆终于成功研制出中国人第一个自己的天花疫苗毒种,命名为“天坛株”。

十代方得成功的“天坛株”,经过对比试验,比其他外来毒种免疫力强。种过“天坛株”的小儿,均未患天花;成年人种了“天坛株”,也未发生欧美种痘后,出现的脑炎病等现象。

中国用“天坛株”生产的天花疫苗很快推广,就连在华的美国人和美国驻军,甚至很多外国医院和来华人员,都纷纷用中国的天坛株”天花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生产牛痘苗

但是当年“天坛株”的出现,并没有从根本上控制天花流行,因为旧中国时打疫苗很贵,老百姓也不接纳,即便后来义务种痘,也没能全面普及。

到了1950年的1月至8月,中国境内天花患者仍然有44211例,这一年因天花而死亡的有7765人。

消灭天花,是新中国一项艰巨的任务。

很快,齐长庆被任命为,卫生部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肩负起这场消灭天花的战斗。制备痘苗是一个体力活,他身为所长,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在生产“天坛株”痘苗时,亲自观察痘疱生长情况,日夜守候在牛舍育疱间,仔细地记录观察痘疱发育变化。

齐长庆也非常重视生产安全与质量,生物制品工作危险性很大,既要防止自己感染,又要防止毒菌泄露,还要防止生物制品污染,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他说所有的生物制品,都必须“质量第一”,且安全有效就是检测质量的金标准,不能有半点糊弄虚假。

齐长庆留下过这么一句话:“生物制品工作无小节”,“生物制品无次品”。

到了1961年,中国最后一个天花病人痊愈出院,自此境内再无天花病例,新中国只用了11年时间,就消灭了这个困扰人类数千年的传染病,比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的,亚洲消灭天花的时间,整整提前了14年。

而这场狙击战能如此顺利成功,全靠“天坛株”天花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于世界16年消灭天花

现在,“天坛株”,已经成为多种重组疫苗的载体,除了天花疫苗、乙肝疫苗外、世界上第一个全面进入二期临床实验的艾滋病疫苗,也是以“天坛株”为载体重组的。

“天坛株”救了世界很多很多人,直到今天还庇佑着中国人,然而又有谁知道,这背后最大的功臣,这背后凝聚的所有心血,是来自一个叫齐长庆的老头呢?

齐长庆(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齐长庆(右)

而他毕生为中华民族所做,又何止于此一件事,他为中国研制出了 狂犬病 疫苗!

早在1931年,北平卫生事务所捕杀了一只狂犬,研究员从其脑中分离出一株狂犬病病毒。这株病毒经齐长庆和助手李严茂,通过家兔脑内传代演变,到第31代时制成固定毒株,也就是“北京株”,直到1980年,中国狂犬病疫苗用的都是这个毒株,我国狂犬病病例因此大大减少。

这一生,齐长庆将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用自己的生命守护这些人民:他首次制成破伤风类毒素,预防各种家畜的破伤风;领导用于炭疽预防治疗,和诊断制剂的试制工作;试制成功人用干燥牛痘苗。

1957年,他主持起草了我国第一个小动物饲养管理条例,这是我国第一部,实验动物饲养管理规程,为我国实验动物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92年,齐长庆逝世,他曾将自己在北京的房产,全部捐给了国家。他在时,从不自夸功绩,就连留下的手稿中,对曾经研发“天坛株”“北京株”的功劳,都只字未提。

他走时,寂寂无闻,多少年过去,老一辈国人或已忘却了这个名字,如今的年轻人更是从未听过。

他走了18年后,在新冠急需疫苗之时,人们终于想起了曾经的疫苗功臣,2021年《国家记忆》节目中,齐长庆被称为:中国疫苗事业的先驱,中国生物制品事业的奠基人开创者。

而今,被称为小型天花的猴痘席卷欧美,人心惶惶之际,世卫组织宣布,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有效性高达85%。

危难之际思良将,再一次的,让我们想起了为中国消灭天花的居功至伟之人:齐长庆。

新闻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闻截图

牛人,崛起于家国危难之间,必能挽狂澜,救民于水火,而后恩泽后世百年。

一生致力于生物制品事业,一生为保障国人健康做出卓绝贡献,齐长庆,吾国卫生历史上不可磨灭之伟迹也,2022年,先生逝世30周年整,缅怀这位伟大的医学先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