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子,老母亲户口在你家,拆迁分房叔叔有份”“你拿15万捐掉”

2022-05-24 13:09:22 江苏 笑脸人脉
0人跟贴

“侄子,老母亲户口在你家,拆迁分房叔叔有份”“你拿15万捐掉”本期情感调解的主题是侄子和叔叔的恩怨老母亲一共有六个子女,户口在大儿子家里,七年前,大儿子因病去世,房子也恰好拆迁,老母亲在过渡房里住了六年差三个月,如今要安置了,可以选择货币安置,也可以选择房子安置。但不管是哪一种安置,孙子(大儿子的儿子)是权利人,老母亲其他五个子女要分房或者分钱,都必须跟这个侄子商量,但五叔告诉调解员,侄子在分房这件事上的态度很不诚恳。五叔对侄子说:“侄子,老母亲户口在你家,拆迁分房叔叔有份”,侄子却表示:“你先拿15万以我姐的名义捐掉,再来跟我谈分房的事情”,那么这个家里又有着怎样的矛盾呢?

情感调解老五告诉调解员:“我大哥去世7年了,我母亲在过渡费住了六年差3个月,侄子没去看过她一次,现在拆迁安置,我母亲的意思是想货币安置,但是因为跟侄子的一些矛盾,到现在也没处理好。”“母亲前些年摔了一跤,骨头摔坏了,我们五个子女轮流照顾,每人一个礼拜,侄子没来,后来因为大家都有工作,就请了个阿姨照顾母亲。”在老五的带领下,调解员先去看望了老母亲,询问老母亲的内心想法,老母亲已经88岁了,躺在床上说:“我想货币安置,六个孩子各分一些钱,剩下的留着看病吃药。”

调解员建议:“还是不要把钱都分完,现在把钱分光了,以后要看病或者买点水果吃,再问孩子们讨钱就不容易了。”老母亲点了点头,认为调解员说的有道理,调解员也没多留,送了礼物后,前去社区跟老人的几个子女讨论老人的赡养问题。侄子(老大儿子)也来到了调解现场,面对叔叔和姑姑们提出的分房意愿,他有自己的说法:“奶奶的户口在我这,如果房子分下来了,可以给奶奶住,阿姨的费用二叔以前说从过渡费里拿出,这个我也是同意的,即便奶奶选择货币安置,我也还有别的房子,可以给奶奶住。”

“爷爷快去世的那段时间,本来不该轮到我们家照顾,叔叔和姑姑们都怕爷爷死在他们家里,最后爷爷还是在我家去世的,在我家办的丧事,我也不介意奶奶在我家终老。”调解员说:“你奶奶户口虽然在你那,但是拆迁分房子,属于你奶奶的那一份是国家给她的保障,本来就是你奶奶的房子。”侄子:“他们要分房子可以,先让我五叔以我大姐的名义捐15万出去。”

“当年我大姐开厂,五叔在我大姐厂里工作,就因为我二姐跟五婶有些矛盾,我五叔直接去厂里把我二姐打了,我二姐逃到我大姐的办公室,结果五叔把我两个姐姐都打了,接着我大姐就是过十分钟就想上厕所,第二天没去医院,第三天去了医院,查出来肾脏破裂,后来肾脏感染,只能把整个肾都摘了,那时本来想着要报警,是我爸说都是一家人,不报警。”“事情发生后,我爸和我姐还有我去二叔家,把事情说了出来,我二叔坐在凳子上用屁股对着我们,没有一个亲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大姐肾摘掉后过了两个多月,我爸检查出了癌症,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晚上躲在被子里哭。”“我爸住院的时候告诉我们,不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人他生病的事情,不要你们一个人来探望,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我爸去世后,我姐失眠抑郁,在我爸过世没多久,跳江走了,短短两年不到的时候,我失去了两个亲人,拜五叔所赐!”

“我小的时候,你打我妈妈,我长大了没跟你计较,你一个当叔叔的,怎么下得去手打两个侄女?”五叔当场发毒誓:“那时候你大姐是老板娘,我只是跟你二姐有肢体冲突,没打你大姐,如果你大姐肾脏破裂是我造成的,不仅我不得好死,我的子孙也不得好死!”二叔也帮着五叔:“你姐和你爸的事跟你五叔没关系,你爸病了,我也哭了,你一个小辈不知道就算了,如果说你五叔当年真的把你大姐打得那么严重,你们怎么可能不报警,怎么可能不让你五叔赔医药费?你们有这么好心?”四姑姑:“你爸住院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他没说话,我当时就哭了,无论怎么说,都是同胞手足,我晕车,但我还是跟姐姐两个人买了东西坐车去看你爸爸。”提起往事,侄子情绪很激动,对于过去始终耿耿于怀,坚持将大姐和奶奶分房的事放在一起谈论,并表示这件事调解不好,他会尽力收集大姐出事时的证据起诉五叔,至于奶奶分房的事情,也愿意和几个叔叔姑姑在法院见。情感点评看这场调解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也很能理解侄子内心的怨恨,两年的时间内,接连失去了父亲和大姐这两个亲人,况且还不能替大姐讨个公道,整个家族没有一人替他们说句公道话,心里一定是寒心的。但我认为大姐的事情和奶奶房子的事情完全是两个概念,包括到了法院,也不会并在一起处理,侄子在调解现场说当初房子拆迁后,要交一笔钱用于日后购买安置房,奶奶的那一份押金是7万块钱,这笔钱也没人肯出,最后是他拿出来的。在侄子的心中,对这几个叔叔和姑姑都有怨,所以我认为这家人的事情除了上法院,也没有其他解决途径,陈年旧怨,根本不是调解就能解决的事情,因为其中掺杂了人命,没那么容易释怀。这个二叔我认为也不咋样,他不知道当时具体的情况,就说跟老五没关系,替老五开脱,这也是不负责任的一种现象,当年老大一家去找老二,肯定也是希望老二做个和事佬,不管于情于理,要给大姐(老大女儿)一个说法,谁知老二拿屁股对着人家。一家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矛盾纠纷,尽量不要动手,因为情绪激动的时候,下手是没有轻重的,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大姐(老大女儿)真的是被老五打得肾脏破裂,那就是故意伤害罪,导致肾脏被摘除,那就是重罪,据我所知如果判刑,是7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