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9日,华商报发布消息,城南客运站在三爻 地铁站 B口设置“补客点”,一出地铁就能乘坐去鄠邑方向的客车。这一举措真正实现了车站与地铁站的无缝连接,意味着乘客再也不用去城南客运站,只需要在 地铁口 就能坐上5块钱的西鄠快客了,这对很多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从2018年3月三爻地铁口设置接驳车,到去年8月西鄠快客票价从13.5元降至5元,再到这次设置“补客点”,几年时间,城南客运站多次进行站点、票价调整,郊区人的出行难题在不断优化。

三爻地铁站站设置补客点之前,要坐去 户县 的班车,很多人的第一选择是“西鄠快客”,因为它快,二十来分钟就能到。而要坐这趟车,就得去城南客运站。出了地铁还得步行一公里,或者2块钱坐个接驳车,再或者花5块钱坐个摩的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西部网

班车不是随时都有,也不是随时都能坐上。节假日要排很久的队,动辄等个小半天,加上站里出入站的安检流程,也让不少人打消了去站里坐车的念头,直接了当地选择三爻地铁口的 出租车 或黑车。

特别是在西鄠快客还没降价前,出租车、黑车20元,西鄠快客13.5元,价格相差不多。去年8月1日西鄠快客降价到5块钱后,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不赶时间的人就会去城南客运站坐车,毕竟相差十多块。

三爻地铁站口的户县黑车历史由来已久。早在2016年,三爻地铁口就成了黑车的根据地。在这之前,户县的出租车和黑车通常都聚集在西万路拉人。地铁开通,改变了户县人的回家方式,在城南走高速回家的人就开始多了,于是这些司机们便转战三爻地铁站,并形成一定规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华商网

“补客点”设置之前,三爻地铁站的四个出站口,是户县出租车与黑车的天下。出租车还能好点,安全可靠不说,也不会乱要价,就是有时候车少,人们一般也会优先选择出租车。相比之下,黑车数量就要多一些。这些司机往往看人下菜,开口要价常比出租车多5块或者10块。原本20块的价,碰上没坐过的生人四五十也敢要。

在三爻地铁站坐车,总能见到一群晒得黑黢黢的中年大哥,还没等你走出地铁口,大哥就亲切地走到你跟前,吆喝一句“来来来,户县差一位!”“户县走不,美女/小伙?”像极了会展中心地铁口的摩的大哥揽客的情形。

遇到这种情况,不管坐与不坐,你都坚决不能跟他们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哪怕只是对视一眼,他们都会以为你是要坐他们的车,此时再拒绝不仅不好意思,还难以脱身。对此,附近的居民也深有体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刚刚毕业回来的那两年,在三爻坐了几回车,就此长了教训。才刚要上扶梯出去,老远听到熟悉的户县口音:“户县走不?差一位,来来来。”我还寻思着着大哥也太热情了,也没多想,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朝他说话的方位瞥去,不看还没事,一看不得了,大哥热情地拉着我就走,那时东三爻村还没拆完,走了几分钟拐到垃圾堆旁,车就停在那。只顾着听司机的引导,我甚至还没问清楚多钱,就已经上了车。大哥估计是听到了我的户县口音,也没宰我,就报的官价20元。

这次算走运,下一次司机坑没坑我就不好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华商网

今年清明节的时候,我一个人回家,还没出地铁口,老远就听到了这些司机的拉客声:“美女,户县走不,走高速呢,快滴很。”比起之前,我在三爻坐车坐的多了,对这种吆喝自然不会搭理。

当我出站后,却发现并没出租车,左右环顾了一圈,仍不见出租车的影子。这时不远处的黑车司机,锲而不舍地紧追上来,问我走不走。

我试探性地问他多钱,他说四十一位。一听这价,我扭头就走,司机在我身后猛追,说三十三十,我还没回头的意思,又说25。我仍没有回头,只听他在跟同行们吐槽:真是的,25都嫌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华商网

这些黑车的坐车体验也不好,为了利益最大化,黑车以7座的五菱或者宝骏为主,但硬生生要挤上8个人才肯走,多出来的一个人就坐在中间一排座椅的中间位置,在这儿加一个板凳,就算是一个座位,我就有幸做过这个“雅座”,说实话,体验感极差。

由于我上车后,车里已经陆续坐了6个人,我就只能坐在中间靠车门那个位置。没过多久,又上来一个发了福的中年女性。司机大哥指挥着我往左边挪挪,于是我就被挤到了中间。我一半屁股跟大姐挤在一个座椅上,另一半屁股则是悬空装态,全靠左脚支撑着身子的重心。

后来,我实在太难受了,便反复让大姐挪一挪,大姐也纳闷,随口一问才知道我这儿没座椅。这时,司机终于听到了我跟大姐的对话,才赶忙笑着停了车,给我从后备箱拿来了小板凳,我才终于实现了座椅自由。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坐过7座的黑车。

在黑车司机的运营法则里,谁先招呼到的客,就是自己的乘客,就意味这个乘客不能坐别人的车。

我亲眼目睹过很多次这种事。

一次,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还没出站,就接了黑车司机的眼神,并搭起了话,一看就是没坐过车的人。司机让他上去后,先在路边等一会,车马上就来。他出去后发现路边有出租车,就上了出租车。此时,随后而到的黑车司机追上来大声质问,恶狠狠地数落了该学生一番,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这还不算啥,我经常能看到司机们因为乘客坐谁的车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场景,甚至大打出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华商网

不仅如此,黑车司机们的态度也不怎么好,生冷硬蹭的方言能把人怼死。

有一回,一个中年大姨带她三岁的孙子上了车,随口问了一句,多钱。司机说,俩人40。姨说,这碎碎个娃还20呢,我把娃一搂就行咧。司机一听一脸的不高兴,一边继续拉人一边嘟囔着:人家讲究人都给娃买个座,不就二十块钱么,这都舍不得!

当然,这些司机身上也不都是缺点,他们的配合“有组织有纪律”。司机们在日常的拉客中形成了默契配合:揽客司机叫到乘客之后,会将乘客交给另一位同伴进行安顿,先紧着快满的车子上客,待这辆车客满时,便出发了。司机们的默契性、配合度相当高。

这些司机们的团结,不仅表现在揽客这件事上,整个行车途中也是如此。

微信群是这些司机们信息共享的主阵地,微信群聊窗口会时不时弹出外放的语音消息,清楚地告诉司机哪一段拥挤,哪一段有交警或是出了交通事故,这些实时路况信息他们了如指掌。每个司机不仅要拉客,还要随时关注路况信息并及时汇报,不报的话,群里的后车司机一定会揪住你向你发问。每次坐在车上听到司机们粗犷又幽默的户县方言,不得不说,还挺提神,保证你睡意全无。

这些司机们的反侦察能力也很强,稍见情况不妙,立马一脚油门开到某条偏僻的小巷道或者是旁边的停车场、加油站。一次,我被司机热情地吆喝上了车,我刚上车,司机再去揽客,临走走之前还反复叮嘱我说,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是等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图源:华商网

无论是穿着制服的运政人员还是穿着便衣的交警,这些司机总能一眼辨别。有一回,我坐黑车回西安,没发现附近有交警,也没察觉有任何异样,司机却眼睛不停地环顾四周,慌张地开着车带着我来回转圈,转了近半个小时,陆续上了俩人才走。司机边开车边还向我吐槽:“唉,这事弄不成咧,坚决弄不成咧,天天让交警撵着跑,逮住就是个5000元,一个月都白干,把人一天弄的提心吊胆的。”最后还差一个人,司机也顾不了那么多,径直开走了,这是我坐过的唯一一次没拉满人的黑车。

坐这些车最刺激的要属乘车体验了。无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黑车司机,车技绝对不一般,但他们似乎缺乏耐心,一路都在跟时间赛跑,窜来窜去,见缝插针,是应急车道的常客。速度与激情,每天都在这些车里上演。

此次三爻地铁站“补客点”的设置,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城南客运站没有地铁站的遗憾,公交运力不足的问题也得以改善,三爻地铁口的“户县,差一位”的揽客术语也将成为过去。

作者 | 荷西 | 陕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