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旋其中,雄鹰舞其上”江西省辖地级市鹰潭是长江中游城市群重要成员,地处武夷山脉向鄱阳湖平原过渡的交界地带,可这儿秀美的风景一度被一支老年黑恶势力 犯罪 团伙所破坏。该团伙被称之为“ 刘家 老年协会”,刘家老年协会19名涉案人员平均年龄在79岁,最大的已达92岁。他们超越了人们对“作恶者”的想象,颠覆了一般老年群体形象......

2018年底,在领导的高度重视下,警方将“老年协会”及其结伴的刘某国犯罪团伙一举摧毁。其中老年协会12名成员被依法关押,另外7名成员因为身体原因取保候审,对他们的审讯从一开始便充满了麻烦。这群涉案人员年龄大、体弱多病,民警每天都像是在刀尖上办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奸巨猾的他们察觉到民警的心理压力,倚老卖老,不仅装死、装病还装聋作哑。以听不清、记不清各种伎俩抵制审讯,但民警从未放弃,先从外围入手。将被害人、在场人的材料全部取证,就连个别有中间人的也进行取证,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铁证如山,加上他们本身也害怕死在监狱中,便利用这个心理攻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身体状况变差的刘银某带头,涉案人员相继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刘家老年协会最早成立是在2002年。当时刘垦场开发建设花生市场,本来这是一件对百姓有利的事,谁知刘家人收到消息。声称这是他们刘家的 祖业 ,组织了几百村民强行阻拦,并推举产生“刘家老年协会”。老年协会一共28人,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选择老年人也是有原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则他们有时间,二则他们年纪大,别人看见了多少会害怕出事。从那以后到案发,老年协会先后有11名成员离世,并补充了4名成员。这群人的目的十分明确,所谓的“祖业”压根就不在乎,实际上是想要通过“守祖业”来敛取不义之财。他们赶走了开发商,强行霸占花生市场建设用地240多亩,转手出租给他人。

第一次尝到甜头后,刘家老年协会越发嚣张,开始朝周边的养猪场、村民建房强行收取所谓的“污染费”、“地皮费”。几十名老人把现场一围,万一出了事那还有得闹,没有人敢不掏钱。在宗族势力的保护下,刘家老年协会越做越强,刘家人的事情他们管。涉及刘垦地面的其他纠纷,也要插一手,充当“地下出警队”、“地下调解队”等角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某彩的一个远房亲戚开车撞伤了人,因赔偿未达成一致,对方不肯出院。亲戚找上刘某彩,刘某彩带协会成员去医院一闹,逼得医院让对方出院。紧接着又放出话污蔑对方,说是因为得了性病才赖在医院,搞得对方在当地没脸生活。没有办法,求到刘某彩身上,这才平息。久而久之,刘垦地区是“谈刘色变”,他们在二十多年中敲诈勒索便多达40余起。

可能有人问就没人管吗?事实上刘家老年协会的嚣张不仅在民众之间,2006年,刘家站工商分局旧办公楼出售。刘家老年协会多次去围堵、静坐,称旧办公楼在刘家祖业上,勒索人民币4万元。洪湖信用社被他们闹得两年没挂牌营业,最离谱的是2013年,一名老年协会成员代缴电费摔断腿也要怪缴费处没设置台阶索赔2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这些年不断的闹事给鹰潭市刘垦地区带来极大的影响,红火的花生市场退出,外地人不敢来刘垦做生意。毕竟来了还要承受敲诈勒索,生意人怎么会愿意,刘垦的经济始终发展不起来。更影响了下一代人,当初刘垦中小学改制要招商建一所综合性学校,又是他们闹事。外商一见这阵仗立即撤资撤股,结果是学校改制失败,优秀师资力量流失。

刘垦地区的人想要孩子跟得上教育,只能带去县城,学费、租房费都要增加一大笔。闹来闹去,得不偿失,他们所获取的利益跟下一代发展的损失压根不能比。可惜的是刘家老年协会的人不懂这个道理,眼看着自己年纪大了,还企图将“老祖业”传给下一代接班。刘某彩的儿子是领头人,早早开始从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大有刘家老年协会的派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老年协会的落网,刘某国犯罪团伙也被一锅端,他们的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聚众斗殴、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拘禁等罪。《刑法》第274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292条:多次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90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第238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数罪并罚,刘某国黑恶势力犯罪集团13名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10个月至8个月不等,其中4人为刘家老年协会成员儿子。刘家老年协会 主犯 刘某发被判有期徒刑16年,其余18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1年6个月至1年不等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