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一家保供企业火出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少网友最近两天都被这样一篇文章刷屏:《上海原来还有这么牛的人物》。文中引用了上海高境镇发布的官方公告,公告明确点到了一家供应商,为新一轮生活物资发放的保供单位。

这家名为上海朝晟的食品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朝晟),将供应的物品为10斤蔬菜包,5月23日起参与保供,预计将于5月26日全部发放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朝晟注册成立于2022年5月17日,仅有5天时间,就能够拿到保供企业资格,令众多网友一片哗然。

更为详细的信息表明,法人常女士从4月20日起还注册了另外6家公司,主要涉及实业和贸易领域。短短的30天时间里,于封闭管理两个月的上海,能够完成这样的大手笔,不能不令人佩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提升企业效率,目前国家鼓励进行企业线上注册。简单分享一下笔者的亲身经历:2021年曾注册过一家位于上海的企业,前期提交资料再到工商出执照,全套流程12-20天上下(据说疫情期间更是缩短到了1个工作日),工商税务都可由所在园区经手办理;小公司开通银行基本户,需要法人到银行进行核验,银行工作人员会陪同到企业办公地二次核验。大公司?咱没有,不晓得流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封控状态银行不上班,短短5天,常女士是如何给企业开通基本户的?不开通基本户怎么收菜钱?抑或和高境镇先签约,疫情后再收取和支付款项?笔者很想学习她的成功经验,毕竟她为高境镇提供的蔬菜包不是义务捐赠。

第一财经记者对法人常女士进行了采访。简单梳理一下,常女士官方回应的几个要点。

第一,参与保供是好意,想为保供工作做贡献;

第二,团队是专业的公司,过去从事农副产品,疫情期间参与保供需提供食品证,所以又单独申请食品公司;

第三,3月起就已申请多家新公司,封控管理导致注册审批进程减慢,所以在4月下旬到5月中旬才陆续获批,所有手续合规齐全;

第四,公司5月17日注册成立,5月20日前后,原本就为高境镇提供保供物资的朋友(上海萃沪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因无力负担全部物资提供,主动向高境镇推荐了上海朝晟;

第五,上海朝晟负责的蔬菜包,均来自山东省兰陵县农惠种植专业合作社(菜品应由实际发货地江苏常州送货至上海);

第六,和山东的供应商有合作经历,给小区孤寡老人及志愿者捐过两批该蔬菜,反响不错,自己有能力把握菜品质量;

第七,无意开拓其他保供业务;

凤凰网《风暴眼》也对常女士进行采访,“已经有8个月身孕的常女士更是忍不住哭出了声音,表示自己很冤枉,(遭遇网暴)一宿没睡着。”

第一:自己就是个小老百姓,没有任何背景,不会冒着巨大风险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

第二:高境镇是经其他供应商(上海萃沪)推荐,主动来找自己进行询价,自己并未主动申请参与保供,至于为什么能够中标,原因可能是自己提供的蔬菜质量好,而且价格定的低;

第三:自己提供的蔬菜包一份大约12斤,包括山药红薯等,给合作农户的合同价是58元,给政府的保供价是60元,是当前所能给出的最低价格;

根据常女士的回应基本可以判断,上海朝晟这批蔬菜,成本单价约58元,销售价60元,初步毛利2元。

新民晚报2019年发布的《这些“神器”好给力!宝山高境6万户居民抢当垃圾分类“模范生”》一文显示,高境镇有6万户居民

上海朝晟为6万户居民提供10-12斤蔬菜包,毛重超70万斤。小学生都能算得出的价格:售价60元x6万户=360万,进价58元x6万户=348万。上海朝晟初步毛利12万元

58元应是常女士谈下来的全包价,即不需要再额外承担仓储和运费等。70万斤蔬菜从山东运抵上海高境镇后,正常应由高境镇安排各社区工作人员及志愿者对接,也不需要上海朝晟额外安排人手,在封控的状态下进行分发。

拥有合规手续和保供资质的常女士及上海朝晟,扮演的角色类似“上海团长”,主要负责帮助高境镇“团购选品”,安排山东农户打包发货送货,在注册成立后的一周时间,即可入账近360万元,赚取12万毛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蔬菜到肉禽蛋再到海鲜咖啡蛋糕等等,如今的上海几乎达到万物皆可团,不乏日入千元甚至万元的团长,上海朝晟一单生意利润达到12万,单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并不过分。

但这种近乎于“捡钱”的赚钱机会,显然并不属于所有人,偏偏垂青于常女士和上海朝晟,是她们足够优秀和努力吗?

新华社4月8日《100万斤蔬菜陆续抵沪 山东多地农产品基地直供上海》一文,记述了淘宝旗下淘菜菜平台,从山东聊城蔬菜基地向上海普陀区部分街道运送100万斤蔬菜的细节:上海市普陀区紧急联系了淘宝在山东的蔬菜直采基地,采购了100万斤新鲜蔬菜,将陆续向长寿、真如等街镇的多个小区发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既然直接联系淘宝这样的大平台就可以发菜,为什么还需要上海萃沪和上海朝晟当二道贩子?

上观新闻5月23日通过采访高境镇副镇长陈怿捷,得到了如下答复:

第一:高境镇考察过知名企业或互联网大平台的供应情况,发现配送效率比较低,大约要一周时间才能完成整个镇的配送,会让部分晚拿到物资的居民有意见;

第二:4月底和5月,上海萃沪共为高境镇采购过3次保供物品,每次6万份左右。从物资质量和物流准点率看,萃沪公司能严格按照合同执行,居民总体认可,所以高境镇希望新一轮保供物资仍旧由上海萃沪公司采购;

第三:高境镇根据居民反馈,向上海萃沪公司提出更新蔬菜品种的要求。由于短期内备货压力较大,上海萃沪向镇里推荐了朝晟公司进行本次蔬菜包的采购。此后,萃沪公司向高境镇出具承诺书,愿意为上海朝晟采购的蔬菜质量提供担保;

第四:高境镇保供工作组向朝晟公司提出两点要求:一,根据“先验货,再结算”方式交易,待蔬菜礼包发放给居民并得到认可后,再结算货款,得到朝晟公司认可;二,于5月22日通过视频连线等方式,考察朝晟公司采购的蔬菜礼包及供应基地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以上信息全部属实,那么这不是故事,是事迹

一位怀孕8个月的女企业家,

有爱心有责任心又有战略眼光,

在疫情来临之际精准布局,

利用自己在农副产品领域的从业经验和行业人脉资源,

为上海高境镇6万居民解决了燃眉之急,

顺便,

只赚了12万。

部分内容引用自:

一财网:独家|保供物资来自成立仅6天的企业?法人回应手续齐全

凤凰网财经:成立仅6天便成为上海保供企业?实控人回应“有背景”质疑

新华社:100万斤蔬菜陆续抵沪 山东多地农产品基地直供上海

4万箱蔬菜连夜穿行900公里,“淘小二”3省接力直送蔬菜到上海社区

上观新闻:为高境镇保供的,为何是这家新公司?股东为何短期内成立多家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