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西斯主义 作为一种信念从未被击败过。

作为一种对非理性和暴力的狂热崇拜,法西斯主义不能作为一个论点被击垮:只要 纳粹 德国看似强大,就会引诱欧洲人和其他人。只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法西斯主义才被击败了。现在它死灰复燃——这次,发动法西斯主义毁灭性战争的国家是俄罗斯。如果俄罗斯赢了,全世界的法西斯分子都会得到宽慰。

把对法西斯主义的担忧局限在希特勒的某种形象和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上是错误的。法西斯主义起源于意大利,曾在罗马尼亚流行——那里的法西斯主义者是梦想用暴力清洗异己的东正教徒,法西斯主义在整个欧洲(以及美国)都有追随者。它的形式各异,但核心都是用意志战胜理性。

正因如此,法西斯主义不可能有令人满意的定义。人们对什么构成法西斯主义有分歧,而且常常是相当激烈的分歧。但当今的俄罗斯符合学者们通常采用的大多数标准。它有围绕着单一领袖(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个人崇拜,有围绕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有组织的死者崇拜,还有关于过去帝国伟大黄金时代的神话,恢复伟大的过去需要一场治愈性的暴力战争,那就是对乌克兰的血腥战争。

这不是乌克兰第一次成为法西斯战争的目标。征服乌克兰是希特勒1941年战争的主要目的。希特勒认为,当时统治乌克兰的苏联是个犹太国家,他打算用自己的统治来取代苏联的统治,把乌克兰肥沃的农田据为己有。苏联会没有饭吃,而德国会成为帝国。希特勒认为这会很容易,因为在他看来,苏联是人为创造出来的,乌克兰人是被殖民者

与20世纪30年代一样,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正在退却,法西斯分子开始对邻国发动战争。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获胜,后果将不仅仅是用武力摧毁了一个民主国家,尽管这已经足够糟糕。后果将是让所有地方的民主国家意志消沉。早在俄乌战争之前,俄罗斯的朋友们——马琳·勒庞、欧尔班·维克托、塔克·卡尔森——已是民主的敌人。法西斯主义在战场上的胜利将证明强权即正义,讲理是输家之道,民主制度必败。

如果乌克兰没有抵抗,这个春天对世界各地的民主人士来说本会很黑暗。如果乌克兰不能胜利,我们可以指望几十年黑暗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