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瑜与钱浩梁:台上演红灯记父女,台下势同水火,从无眼神交流

2022-05-23 22:03:20 河南 柳婉月
0人跟贴

精彩的文艺作品几乎总让观众把戏中的情节当成真实存在的事情,也把演员在戏中的关系误以为那也是他们现实生活中的关系,这样的判断当然不可取。

观众们出现这样的判断多数是因为演员演绎得太好,以至于观众“信以为真”。在上世纪70年代,样板戏流行的那段时间中,观众就把出演《红灯记》中父女的两个演员当成父女,但实际情况是两个演员在私下里水火不容。

在当时,饰演《红灯记》中父亲李玉和的是钱浩梁,饰演女儿李铁梅的是刘长瑜两人在演需要对视的戏时,甚至没有眼神交流,你盯着我的脑门,我盯着你的鼻子,两个人在戏中都要暗暗较劲。

两人在台上是模范父女,但是在台下的时候却为何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呢?这还得从《红灯记》的选角说起。

01 身世复杂的刘长瑜

《红灯记》每一次的表演观众席也都是爆满,出现一票难求的局面。要说报纸的宣传固然很重要,但要是内容不好,演员不行,那说什么观众也不会继续买单的。

只有在各方面都十分出众,才会在宣传的作用下大红大火。这其中也包括了这一部戏的剧情以及演员的出色表演。

《红灯记》是京剧,是个非常浪漫的革命传奇,也是人人都爱的一个英雄故事。

它是讲在抗日战争时期,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组成的祖孙三代,与党的地下工作者李玉一起为游击队传送电码,与侵略者进行不懈斗争的故事。

当时的观众记得每一句台词,熟悉每一段唱词,大家对《红灯记》的喜爱可见一斑。

刘长瑜在以前不姓“刘”,姓的是“周”,她喜欢上戏剧完全是出自家庭的影响。

她的父亲周大文是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部下,和张学良等人交好,所以在奉系军阀掌控北京政府时,周大文还短暂地担任了旧北平市的市长。

但是好景不长,1928年6月4日,皇姑屯炸车事件发生,张作霖当场被炸身亡,随行的人也是死的死,伤的伤,这其中就有受伤了的周大文。

周大文的手臂被炸伤,但好在命是保住了。周大文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感到为政的极端危险,于是就辞掉了各种官职,在北平休养生息。

这周大文还是奉行着三妻六妾的惯例,娶了三个太太,这三个太太一共给周大文生育了十四个儿女。

三房太太刘氏生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刘长瑜出生于1942年。

02 耳濡目染学京剧

在绝大部分的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总是得到更多的宠爱,周家也不例外。

刘长瑜得到的宠爱比别的孩子要多,周大文也时常带着最小的孩子一同出门,刘长瑜就在周大文身边耳濡目染。

住在北平的这一段时间,让周大文迷上了京剧,他频繁地出入剧场,和当时的名角王瑶卿、程砚秋交往密切,成为各个剧场中的名票。

他擅长旦角,闲时就给他的儿女们唱上几句“流水”。在这样的环境下,刘长瑜对戏剧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1951年,刚满九岁的刘长瑜就考进了中国戏曲学校,在学校里她刻苦学习,一共学习了八年的旦角。

当时的戏曲学校群英汇聚,三十多位戏曲名师对考入学校的学生毫无保留地教学,培养出了新中国第一代的京剧人才,刘长瑜就在这样的时代浪潮中得到了戏曲行业的最好培养。

1952年,新中国颁布了《婚姻法》,首次明确在法律条文中规定,禁止一夫多妻。周大文没有选择三房太太刘氏,刘氏只好与周大文离婚,带着三个孩子自行谋生。

由于刘长瑜仅在年幼的时候与父亲相处过,并且家中那么多孩子,父亲总是难以全部顾及。尤其是在刘长瑜考进了戏曲学校之后,回家的次数也少,平时只有母亲刘氏会到学校看望她。

这样一来,周大文在刘长瑜的印象中变得十分模糊,在父母离婚之后,刘长瑜就彻底没了与父亲的联系。但这时候她仍然姓“周”,叫“周长瑜”。

1960年的时候,周长瑜申请加入戏曲学校实验剧团的时候,团长知道她的父亲曾经在张作霖的手下当差,为了让她的演艺生涯不至于因为父亲的身份原因而受影响,团长便建议她跟随母亲的姓。

不然一番牵扯之下,刘长瑜可能连这个剧团都无法进入,于是“周长瑜”就变成了“刘长瑜”。

团长的这一个举动实在是考虑周到,但周大文作为刘长瑜的父亲这样一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这一事实也让刘长瑜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痛苦不堪。

刘长瑜在剧团中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一切都顺风顺水。数次参演重要剧目,在重要的国家领导人面前表演,获得好评无数。

03 机缘巧合出演《红灯记》

这时候,正好碰上了《红灯记》的大热,上级就想把《红灯记》改成当时人人都喜欢看的京剧。

当时的《红灯记》选角并没有选到刘长瑜,因为论名气,还有其他人比她更火;论唱腔,还有人比她更厉害。所以“李铁梅”的角色原定是由当时很火的演员张曼铃和曲素英出演。

但是后面一次次地试演之后,换成了刚调入中国京剧院的刘长瑜,这时候的刘长瑜仅22岁。

男主角“李玉和”原定是由李少春和李少春的弟子钱浩梁来出演,两人在当时都是被观众喜爱的两个京剧艺术家。

钱浩梁出生于一个梨园世家,从小就修习戏剧,长大后成就也不小,戏里戏外都受人尊重。

在排练《红灯记》的过程中,李少春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出演,于是就让弟子钱浩梁顶上。

在一次排练过程中,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那时候钱浩梁正好在排练《红灯记》,领导看了钱浩梁的表演之后,对这个高大的青年人的表演十分满意,当下就指定“李玉和”一角就由钱浩梁来出演。

就这样,“钱浩梁”这个名字就和“李玉和”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红灯记》的爆火,观众们也对刘长瑜和钱浩梁印象深刻,甚至一提到李铁梅就要说到刘长瑜,说道钱浩梁也必须提到李玉和。

这时候的钱浩梁可谓是顺风顺水,他为人温顺,没有政治野心,表演天赋又十分出色,当时许多有权有势的人都很看重他。

钱浩梁也表现得十分出色,先后几次被提拔,成为文化部副部长。

《红灯记》大红大紫的时候,观众对两位主演的喜爱程度达到了极点,提到李铁梅必然提到饰演者刘长瑜,提到李玉和就必然提到钱浩梁。这也导致一些观众以为台面上饰演的模范父女在生活中也是一样的。

时间到了七十年代,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不变的是《红灯记》的热门,变的是刘长瑜的身份。

04 台上父女,台下水火不容

刘长瑜改了姓之后,原本已经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身世问题,但是因为在《红灯记》中出色的表演,刘长瑜也变得十分出名。

正所谓人红是非多,刘长瑜的过去被一些好事者一步步地挖了出来,人们知道了刘长瑜的父亲曾任北平市市长,这一身份让她陷入无尽的麻烦中。

当时任职文化部副部长的钱浩梁因为工作的原因,也和刘长瑜针锋相对。两个人的关系闹得很僵,因为钱浩梁的职位比刘长瑜高,刘长瑜就被钱浩梁以工作的原因批评。

台上是光芒万丈,台下却总是受人批评。那个时候的刘长瑜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尤其是钱浩梁对她的针对让她痛苦不已。

她原本以为自己的同台演出的同事会对自己多一些包容和理解,但万万想不到的是,越是身边的人越是看不惯她。

或许是倒霉神站在了刘长瑜的身边,那段日子她过得很艰难。

可发生了的事情就已经存在那里,她即使巧舌如簧也无法对既定事实作出任何辩解,只能默默承受住了全部的批评。

除此之外,钱浩梁还想将刘长瑜给换掉,但是因为刘长瑜的出色演出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太深,又没有别的演员能演得超过刘长瑜。

于是,不管钱浩梁有多排斥刘长瑜,也办法将刘长瑜赶走,他只能是从其他方面让这刘长瑜不好过。

一次,剧团里来了新人,钱浩梁又将刘长瑜叫过去,在新人的面前又把她批评了一顿。一个在外有着良好名声的演员,在剧团的新人面前却丢尽了面子。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钱浩梁。要是没有钱浩梁对刘长瑜进行一次次的批评,那刘长瑜的生活原本是一切向好发展,有着无限的好前途。

但是事情总是难以完全遂某个人的愿,钱浩梁就是针对刘长瑜,刘长瑜也无法改变、无法避免。刘长瑜数次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但坚强的她还是用戏曲作为心中的支柱,一步步地坚持,直到希望的曙光出现。

刘长瑜从心底里讨厌钱浩梁,因为在她的眼里,钱浩梁是故意给自己添堵的人。

两个人慢慢变成了仇人的状态,在台下几乎没有交流。

但两人终究是台上一同演出的演员,总有对手戏需要一同演出,所以这才有了开头所说的,在演戏需要对视时,你看我的鼻子、我看你的脑门的情形出现。

后来,钱浩梁因为一些原因,失去了上台演出的机会。

一直到1982年,钱浩梁才脱离了之前的风波,一代京剧大师最终还是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单位,也就是中国京剧院。

他虽然回到原先的工作单位工作,但是却不能再上舞台进行表演。

再之后,钱浩梁辗转全国各地进行戏剧的教学活动,终于在1988年12月时重新登上舞台,在之后的演出中仍然表现出彩,获得观众们的喜欢。

而刘长瑜这边在脱离了之前的困境之后,就迎来了事业上的春天,由于她那精湛演艺技术,她成为了国家一级演员,也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刘长瑜不仅担任了中国戏剧家协会的副主席,还成为了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这一切成果的背后,不是刘长瑜一人的努力能做到的,她背后的两个男人给了她许多的帮助。

05 困境中仍有人相助

这两个人就是刘长瑜的两任丈夫。

第一任丈夫是她在戏曲学校时认识的同学。两人年幼时就相识,可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

在学校时,两人热恋,毕业后还被一起分配到了中国京剧院做了演员。两人的前途看起来一片美好。

当时的刘长瑜一到中国京剧院演戏就火了,平时的日程排得很满。京剧院担心刘长瑜短期之内会结婚生子,这就影响到一些剧目的排练,于是有些剧目就直接排除掉了刘长瑜。

刘长瑜得知这一件事之后,先是和男友商量着二十五岁之前不结婚,不然一结婚就有可能有孩子,他们两个人的演艺事业都将受到影响。男友同意了。

于是刘长瑜就给京剧院写了一张保证书,保证她不会在二十五岁之前结婚。这样一来,剧院的剧目才有刘长瑜的排练位置。

刘长瑜遵守了在剧院中的保证,在1967年的时候才和丈夫登记结婚,此时的她正是二十五岁。

两人都在剧团中工作,剧团中的工作繁琐辛苦,早出晚归地去排练、演戏。结婚之后虽然工作还是这样,但两人都多了个依靠,再苦再累,回到家也还是个温暖的港湾。

结婚后的刘长瑜才发现丈夫有个晚上咳嗽的毛病,刘长瑜催促丈夫去医院看看,但他不以为然。

两人又都因为忙于戏剧演出,所以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毛病,然而事情也都一般是从小事发展成大事的。

一天,刘长瑜去剧团上班,那天正好是丈夫的休息日,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他在家中看报,要起身去接杯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肺部闷得慌,像是有块大石头一样压在胸前。

他连喘气都成了问题,只好等这一阵痛苦的感觉过去,赶紧一个人去了医院检查。

医生看他咳得厉害,并且这个面前的男人又黄又瘦,就让他做了X光检查。检查结果一出来,丈夫和刘长瑜都似五雷轰顶,因为医生告诉他们丈夫是肺癌晚期。

在现在这个年代,癌症都还是难解之症。丈夫得的不仅是癌症,还到了晚期,意味着丈夫已经不久于人世。

刘长瑜以泪洗面,为丈夫四处求药,找各种土方子,希望这些民间医术能够产生奇迹。医生给丈夫进行了手术,但是病情没有任何缓解。

1967年4月12日,刘长瑜的第一任丈夫在弥留之际,她安慰丈夫说不用担心自己,说完却失声痛哭。

丈夫因癌症去世,这时候距离他们的结婚时间才三个月。

面对丈夫的病逝,刘长瑜悲痛不已,常常以泪洗面,难以走出阴影。

几个月之后,刘长瑜周围就多出了一群追求刘长瑜的人。其中有留学回来的才子,也有官二代、富二代……面对一群人对自己的不懈追求,刘长瑜都直接拒绝了。

她还沉浸在丈夫去世的悲痛中,但是追求者连续不断地造访,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

为此,她整整想了一个星期,终于想明白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就是自己了解的人。

纵然那些才子们各有优势,但是刘长瑜还是想选择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共度余生,求个安稳和依靠就好了。

在追求她的一众人中,有一个就是她的同事,一个武打演员、武打编导——白继云。两人已经认识了很长的时间,刘长瑜知道白继云是个人品好的人,白继云待身边的同事也很好。

刘长瑜认为这样的一个人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于是便和白继云在一起了。一番相处之下,两人在1968年结了婚。

生活中总是有许多困难,白继云为刘长瑜提供了一个避风港,让刘长瑜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能喘息过来。

2020年9月3日,87岁的钱浩梁去世。刘长瑜与钱浩梁和解了,几十年来的恩怨也磨不过时间,当初社会的各种复杂因素普通人也难以免受影响,两人最终能和解,也是最好的结局。

人生一辈子,在时间的推动下,一些东西能放下的话,对双方都是一种解脱。与对方和解,也是与自己和解。

参考文献

凤凰网卫视:样板戏《红灯记》的前世今生

河南日报:时隔51年省京剧中心复排《红灯记》 两代“铁梅”首相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7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