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组织,并不同于以往的那些或松散或严密的帮派。它不是某一个特定的独立黑帮,而是大大小小几十个团伙的综合称呼。那么,这是哪个帮派呢?它是由哪些主要团伙构成的呢?这些团伙又做过什么事情呢?点个赞,听风云录跟您继续唠。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这是当时流传的一句谚语。的确,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广州,经济发展如日中天,到那里捞金的人,只要肯吃苦踏实干,就绝对会收获让自己满意的财富,因此,天南海北大量的人都往广州汇聚而来。只是,想赚钱的可不分好人坏人,不少心思不正的人也出现在了那里。他们没有选择找正经职业,而是组成一个个小团伙,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这其中较为出名的,当属周广龙团伙,简竹醒团伙, 李忠 团伙以及从澳门那边渗透进来的黑帮力量等等,他们各霸一方天地,搅得人们烦不胜烦。这些大大小小的组织,后来被人们统一称为“广州黑帮”。

今天,我们就带大家来了解一下,这些广州黑帮们所做过的恶事。首先就从成立最早的周广龙团伙说起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周广龙

周广龙生活在一个贫困家庭中,由于弟弟妹妹众多,父母实在无法供养那么多孩子,于是周广龙便跟着同乡,一起踏上了去往广州淘金的列车,从此开启了自己罪恶的一生。到达广州后,他在同乡的介绍下做起了背包客,也就是帮人拿行李的活计。那时到广州拼前途的打工族数不胜数,几乎每个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而周广龙又是农村出身,有的是力气,靠着给人背行李,他很快就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

对于这样的生活,周广龙其实是很满足的。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开始对自己的前途有了新的思考。这天,周广龙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坐在车站广场上数钱时,一帮当地小混混突然出现了,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强行逼迫周广龙交保护费。就这样,周广龙失去了自己的劳动所得。而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黑社会。

和那些小混混一样,周广龙也是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受了这般欺负,哪能轻易忍下呢?于是他纠集了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一帮背包客,狠狠地报复了回去。同时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忙一天也只能混个温饱,可这些小混混们什么都不用干,只是靠着威胁就能换来很多钱财。这种来钱如此之快的道路,让周广龙心动了。

就这样,周广龙放弃了光明正大的致富路,开始踏上一条万劫不复的阴暗路。在他的授意下,团伙中的人多次敲诈 勒索 乘客,也就是刚拿起背包时候说一个便宜价格,等到了目的地,又强行索要更高的价格,如果乘客不同意,他们就会采取恐吓威胁手段,直到乘客付钱才肯罢休。不止如此,他们还开始强行给人拿行李,如果有人不同意,就会招来一顿殴打。

当时,在火车站背包的不止周广龙团伙,也有其他小圈子。为了霸占势力范围,周广龙多次带人和其他背包客火拼,最终霸占了整个火车站范围。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满足于给人背包了,他又开始干起了收保护费的勾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火车站里有不少商铺,周广龙会一家一户挨着上门要钱,一旦有不给的,他们就会打砸商铺,搅乱生意,逼得店主们不得不屈服。有一次,周广龙向一个杂货铺老板索要两万元的保护费,老板实在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不得已之下只能拒绝了他。这一下可惹恼了周广龙,他先是命令手下小弟到杂货铺里打砸货品,骚扰顾客,后来又直接将店主掳到郊外的一个废弃厂房里,对老板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在周广龙的这般敲诈下,店主不得不屈服,最终东拼西凑了两万元,才算是保住了性命。

在横行霸道了一段时间后,周广龙积攒了不少不义之财,他用这些钱开了一家公司,试图霸占其他城市的货运市场。原始资本积累就不干净的周广龙,在开了公司后又能变多少呢?果不其然,他仗着手下小弟众多,家伙什儿先进,多次带人威胁生意伙伴,要求他们交出部分股份。而对于不肯屈服的那些人,周广龙同样对其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报复。

一次,周广龙又看上了一家花卉市场的运送生意,他大咧咧地带人到那个公司去,要求对方交出一定比例的股份。作为竞争对手,这家公司怎么会同意周广龙的要求呢?老板严词拒绝了。老板的拒绝令周广龙恼羞成怒,于是,他搞来了一些硫酸,埋伏在这个老板的必经之路上,趁四下无人之际,直接泼向这个老板,随后逃之夭夭。可怜的老板因此受了重伤,最终不得不同意交出股份。

随着势力的不断扩大,周广龙又多次与各方势力火拼,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不过,若因此就说周广龙是当地最大的毒瘤,那简竹醒团伙可就要不服气了。

作为创下多宗“最”的简竹醒团伙,他们所作的恶事,可要比周广龙严重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简竹醒

简竹醒和周广龙一样,也是出生于广东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由于父母忙于生计,忽略了对孩子们的教育,这使得简竹醒从小就养成了不肯脚踏实地,一味找捷径的毛病。长大后,简竹醒外出打工,因为为人仗义,很快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一大帮人。这些人不满足于工厂做工的几毛钱收益,便开始骚扰周边的水果商贩。

那时,工厂附近聚集着不少卖水果的人,简竹醒就和小弟们挨家挨户地收保护费,并且他们收保护费不是按一户多少钱来收,而是按照一箱水果多少钱来收的。但凡开店的,哪个店里没个几十上百箱货物呢?要真的按照简竹醒要求的这样交费,那一天挣得还不够交的呢?因此,大多数商贩都拒绝了简竹醒的无理要求。

但简竹醒可不怕他们不交钱,他手下小弟多的是,谁不交钱,就让小弟们上门闹事,搅乱生意,甚至动手打人。就这样,在简竹醒的威慑下,水果商贩们不得不屈服。而这样收保护费的方式,也让简竹醒尝到了来快钱的滋味。

人的贪心都是无限的。渐渐地,简竹醒不再满足于收保护费这一点收入了,他看上了批发市场的生意。为此,他开始详细打探这里的信息。

我们都知道,黑社会往往是无孔不入的,他们各行各业都会涉足,比如卖菜的有菜霸,卖肉的有肉霸,那么自然的,卖水果的也会有水果霸。在一番查证下,简竹醒得知,这个批发市场在另一伙势力手上,想要拿下这里的生意,那么就必须干掉这伙人。

有了详细信息后,简竹醒就开始行动了。他撒出去大量小弟,查清楚了这帮势力的头头是谁,又花费不短的时间,摸清楚了这个头头的动向。终于,万事俱备,只等动手了。简竹醒带着一伙人堵住了落单的头头,对其实施了残酷的教训,导致这个头头落下终身残疾。借此事件,简竹醒一举拿下了批发市场,有了自己的稳定收入来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这还不能满足他的贪心。当财富积累到一定地步时,简竹醒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更挣钱的赌场上。他偷偷开设地下娱乐场所,从中赚取抽成。然后又延伸出了高利贷业务,专门瞄准那些赌徒发放。一旦赌徒们还不上,那简竹醒的小弟们就该出场了。在这样的疯狂压榨下,仅仅三个月,简竹醒就获利两百多万。

生意大了自然会引来觊觎的人,为保证自己的地盘不被抢走,简竹醒又大肆招收小弟,并大批量购买武器,武装自己的手下人员。靠着这些东西,简竹醒多次在火并行动中获胜,并屡次组织反扑行动,来对付自己的竞争对手。在他这般野蛮扩张下,他的团伙成了人员最多,武器装备最多,犯罪数量最多,性质最恶劣的黑社会组织,也就是我们说过的,创下了多宗“最”的黑社会。

如果说周广龙是货运霸,简竹醒是水果霸,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讲的这个人,那就是名副其实的钢霸。这个人就是李忠。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名字平平无奇的男人,居然是垄断广东省多个城市钢材生意的地头蛇。李忠原本是湖南人,后来到广东闯前途。在这里他接触到了钢材生意,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但有市场就有竞争,李忠的钢材生意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收入。为了扩大生意,他开始动起了歪心思。

他纠集了一帮小弟,让小弟们堵在高速路出入口上,拦截运送钢材的货车,对司机们进行威胁恐吓,甚至是绑架勒索,以换取自己所需要的利益。除此之外,他还通过各种手段,迫使多个工地与他达成协议,只能从他那里进货,并虚增钢材重量,赚取中间差额。

靠着种种手段,他很快就垄断了当地的钢材市场。为了扩大生意,他又招收了大量小弟,将势力向周边九个城市扩展。在扩展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拒绝,遇到不配合等等。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李忠就授意手下去对方那里挑衅找事,搅黄对方的生意,碰到骨头硬点的,就用上威胁恐吓的手段。一般人在李忠这种操作下,都只能乖乖地选择配合。对于那些实在不愿意配合的,李忠就会选择绑架对方负责人,威胁对方的人身安全,强迫对方和自己合作。就这样,他共垄断了大大小小21个工地的钢材供应生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样的野蛮扩张下,李忠不出意外地成了当地钢材市场一霸。

如果说这些人多少还披着商人的外衣来做掩饰的话,那么从澳门伸头过来的那些黑社会,就真的连遮羞布都懒得披了。

不管在电影中还是在小说里,14K都是一个神秘的黑社会团伙,他们人员众多,武器精良,从事着大量跟赌场有关的事业,这些事业其中一部分,就是放高利贷和追债。起初,14K里有一对姓陈的兄弟参与着这方面行动,后来,为了方便追债,他们来到广州,和当地一个姓李的黑社会老大达成一致,一起做起了这种生意。靠着绑架,抢劫,勒索等等黑社会常见手段,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攫取了几百万元资金。

在横行霸道的这些时间内,他们曾公然在大排档里火并,使不少无辜市民受到殃及。同时,在追债过程中,他们也用尽残忍手段。曾有一位男子欠下贷款无力偿还,这些人便追到这名男子的家里,将他打成重伤,留下了终身残疾。和男子在一起的女友也没有逃过这些人的毒手,她失去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而这些,只是他们这伙人残忍手段的冰山一角。

除了这些团伙之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其他团伙,他们有些名义上开着磨具厂,私下里却制造真家伙;有些选择诈骗,牟取的不义之财高达上千亿;还有些团伙甚至仗着人员众多,公然对抗工作人员。这些大大小小,各自占据一块势力的团伙组织,被统称为广州黑帮。据说,这些广州黑帮甚至和东北的乔四掰过手腕,当时的乔四也准备到广州捞点金,结果刚到火车站就被立了个下马威,就这样,双方结下了梁子,斗的那叫一个不可开交。至于最终谁赢了,有知道的朋友们,请在评论区说出答案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四

当然,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无论到什么时候都适用。那些嚣张跋扈,称霸一方的团伙们,最终都迎来了自己的末日。霸占火车站的周广龙,纵横水果市场的简竹醒,霸占钢铁市场的李忠,都迎来了应有的惩罚。至于渗透进来的黑帮势力,也不出意料的覆灭了。还有其他各个团伙,也都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广州黑帮,已经成为了历史。

好了,本期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赞加关注哦,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