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3月18日, 于海明 生于陕西省宁强县,他人生的前半段再普通不过。普通的长大,普通的工作,普通的娶妻生子。如果一直这么过下去,他的人生大概是平淡无波澜的,然而随着一起突如其来的案件。这个普通人变得广为人知,一下成了新闻焦点,经历了此前从未体味过的波澜曲折。

事情还要从2018年说起,这一年的于海明已经在江苏省昆山市居住工作,就职于昆山市某酒店工程部。每日重复着辛劳工作养家糊口的日子,因为工作性质,偶尔会下班比较晚。8月27日这天便是如此,于海明在酒店忙到21点多才下班,下班后如常骑着自行车回家。行驶至震川路与顺帆路路口时,出现了意外,一辆宝马企图强行并入他所在的非机动车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监控显示,21时36分54秒, 宝马车 第一次刹车。于海明见状不妙闪躲了一下,将自行车停下来,回头看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期间,宝马车又往前开了一米左右,随后再度刹住车。差点跟于海明的自行车撞上,据宝马车副驾驶唐某以及后座的刘某某、刘某回忆, 刘某龙 在车上就隔窗跟于海明发生了争执。

这点没得到于海明证实,监控上也看不出,紧接着刘某某担心撞伤了人下车查看。于海明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感觉有点气冲冲的,便说了一句怎么了?他觉得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可就是这话刺激到了刘某某,不过刘某某被刘某拉住。虽然有点生气,却还是返回车内,此时双方并未发生肢体冲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谁知司机刘某龙突然冲下车骂于海明,事后才知道,刘某龙的性格一向是如此。生于1982年的他外号“龙哥”,有过不少前科,2001年7月因盗窃罪被判四年六个月。2006年9月因打架被行政拘留五日,2007年3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九个月,2009年5月因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三年。

2013年7月因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判两年两个月,从19岁开始,至案发有10年五个月待在监狱中。可以看出,他的脾气一向很暴躁,而这次又喝了酒。如此冲动也就不奇怪了,另一边于海明不甘被骂自然是回骂,双方争吵了一段时间。21时38分,刘某龙甩开劝阻的刘某某,直接上前推搡了于海明一下。事件升级,由争吵发展为斗殴,刘某龙的女友唐某也下车劝阻。可都没拦住两人,仅仅几十秒,刘某龙忽然转身走向宝马车。还没等于海明反应,从车内拿了刀就冲上来看,第一刀就击打在了脖颈位置。其实刘某龙大概也没想过伤人,只是威慑一下,用的是刀背。但于海明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又有前期的冲突,这下是彻底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连砍五下后,夺刀砍向刘某龙,一个人在这种状态下是疯狂的。刘某龙被砍伤后跑向宝马车,于海明担心他还有什么刀具,不依不饶的追上去。等刘某龙朝路边小树林跑才停下脚步,怕刘某龙同伙撞他,于海明将宝马车熄火。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伤害,这才安心报警,当时他也没想到会有如此严重后果。被他砍伤的刘某龙,经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因伤势过重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案发后,于海明被昆山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刑事传唤,这起案件随着现场监控通过网络等渠道曝光后迅速引起了轰动。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于海明的行为是否犯罪上,他的行为应如何认定?究竟是 正当防卫 还是防卫过当?这两者仅仅是将四个字转变了位置,意思却大为不同,关乎着于海明是否会因为此案入狱。

《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 强奸 、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其中是否超过正当防卫构成防卫过当,要从两个方面考虑,即:一、防卫行为大大超过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须的范畴,比如说为制止偷窃杀死偷窃者。二、防卫强度大大超出了性质一般的不法侵害的强度,这要从防卫人所采用的防卫手段强度与不法侵害的性质等因素来判断,另外防卫结果是否构成“重大侵害”也是区分防卫行为是否过当的主要因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起案件中,是刘某龙先出口辱骂、拳打脚踢、持刀伤人的,就连于海明的作案工具也是从他那儿得到的。司法鉴定显示,刘某龙当时处于醉酒状态,于海明身上有几处挫伤。从这个角度来看,于海明挥刀反击的行为,完全是出于正当防卫。至于后来的追砍,是在不确定自身安全情况下作出的反应,刘某龙当时虽被砍伤却未失去还击能力。

于海明怎么知道他的车里没有其他武器?又怎么知道刘某龙不会再反击?在那种紧张的环境下,他不知道也考虑不到,心里只有刘某龙持凶器伤人。最终警方从司法鉴定、监控视频、证人证言、现场勘查认为,于海明的捅刺、劈砍、追砍是一系列行为,所以应当属于正当防卫。2018年9月1日,昆山警方发出通报,于海明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撤销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