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9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主持了金砖国家外长视频会。在会议中,王毅表示:“安全”与“发展”是金砖国家的两件头等大事。

而与会各方外长高度评价了中国作为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发挥的积极作用,如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世纪疫情相互交织,国际形势迎来了一系列新的挑战、呈现出一系列新的特点,金砖国家间团结合作尤为重要,应让金砖国家作为政治互信、务实行动、联合自强的表率。

中方提议启动金砖国家扩员进程,探讨扩员标准和程序,逐步形成共识,与会各方外长也表态支持推动金砖国家扩员,愿就此问题展开进一步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2010年南非加入之后,金砖国家已经连续十余年没有扩容,而如今适逢北约东扩,集安组织也在酝酿扩容以吸纳新的成员,俄罗斯此前表露了将独联体国家拉入到集安组织框架内的意图。而2022年恰好中国担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也做出了相应行动。

这一次金砖国家扩容的进展可能是非常迅速的,因为在此之前各方都已经准备数年,比如阿根廷就极有可能成为第六块“金砖”。早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机制建立之初,阿根廷就一直与该机制保持着紧密联系,而今年2月,阿根廷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访华,并出席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期间重申了希望加入金砖国家的意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5月20日的“金砖+”对话中,阿根廷外长再次含蓄表态,希望加入金砖国家。

而除去阿根廷以外,俄罗斯外交部外交学院专家弗拉基米尔·涅日丹诺夫还对媒体透露:未来金砖国家可能吸纳亚洲、美洲、非洲的新成员,比如埃及与印度尼西亚等国家,都可以看做是潜在的合作伙伴,伊朗、土耳其也是候选对象,他们正在积极发展高附加值产业,或者在应对“跨境安全威胁”方面潜力巨大,从长远的目光考虑,甚至墨西哥也是候选对象。

他还强调:金砖国家可能成为新的“多极世界”、“多边秩序”的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现在的金砖国家还只是一个松散的多边框架,远不能和北约这种成熟、紧密的国际组织相提并论。北约如今再度扩张,在全球范围内大搞军事威胁,一方面当然可以说是以美国为首西方霸权主义的体现,但另一方面讲,说明美国主导的北约集团内部已经高度紧密,并且美国对这个框架的控制力足够强。

而芬兰、瑞典这两个北欧国家已经于5月18日正式递交了加入北约的申请,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冷战时期,芬兰与瑞典一直保持中立态度,而在冷战结束后这两个国家也没有加入北约,这是受到俄罗斯军事力量威慑的结果。而对于美国而言,没有将这两个国家纳入北约,可以说是对俄罗斯的一种“放水”。

但如今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上的表现,几乎是败光了苏联解体后仅有的威严,俄罗斯对周边国家的威慑力已经大幅度衰退。换而言之,芬兰、瑞典加入北约,意味着他们已经完全不把俄罗斯军事力量当回事,也可以视为北约真正开始挤压、威胁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所以普京针对芬兰、瑞典加入北约的问题,以“只要不部署北约驻军都可以接受”的态度来回应。并不是说俄罗斯真的无所谓,而是他们现在无力应对。

当前世界的局势,已经朝着“新冷战”的方向迈进了很大一步,而这个时候金砖国家扩容的意义是尤为重要的。

当然,金砖国家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里不可能成为应对西方军事威慑的工具,这个框架本身高度松散,成员国国力差距极大,更多的是代表了各国在战略上的一种愿景:中国可以通过自身的经济实力去带动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并最终在广袤的第三世界扶持起多个具备较强经济实力与地区政治话语权的国家,将国际政治朝着“多极”的方向推进。

比如说金砖国家中的巴西、南非,他们其实都可以算作是“区域性强国”,巴西是人口最多,领土面积最大的拉美国家,而南非是一个欧洲移民后代与非洲本地人共同建立的国家,也是非洲经济发展状况最好的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巴西、南非这些“中等强国”自身并没有与西方进行市场竞争的能力,实际上在美国制定的规则下,他们的国家发展前景上限已经非常明确了,而“金砖国家”框架与中国的存在也许将能给他们第二个选择。

现在中国与金砖国家间的经贸关系就类似于二战结束后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关系,即一个拥有绝对优势工业力量与经济实力的国家通过输出商品,维持高额贸易顺差,并给予其他国家投资,为双方在供应链层面建立绑定关系,从而实现以一国带动多国共同发展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很明确地说,就在北约扩张大搞军事威胁的同时,中国主导的上合组织与金砖国家框架不会过多着眼于军事、安全的议题,因为现在这些议题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在金砖国家框架内的经贸合作,对于各国而言意义都非常深远,一方面,中国可以获得一定的海外市场,另一方面,其他金砖国家可以获得足以替代西方的先进供应链。此外,这个框架发展的最终结果,当然会对成员国化解地区安全问题与应对外部军事威胁带来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