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克兰首席谈判代表波多利亚克

直新闻乌克兰首席谈判代表当地时间周六宣称:俄罗斯军队必须撤出乌克兰,围绕和平进程的谈判才能恢复。你如何展望 俄乌 谈判进程?

特约评论员 吴蔚 乌克兰首席谈判代表的这个表态依然坚守此前多轮谈判时的乌方立场,那就是 俄军 必须全面撤出乌克兰。与此形成尖锐对立的是俄方谈判立场,条件有四:第一,乌克兰必须去 军事 化;第二,承认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第三,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独立;第四,修改宪法,删去加入北约的条文并放弃加入“任何联盟”。两相比较,你会发现双方实际上根本谈不到一起。毕竟“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在谈判桌上得到”,这句话对俄乌双方而言都是适用的。一方面,俄军没能实现速胜目标让基辅当局改换门庭,自然很难要求泽连斯基政府修改宪法“自废武功”;另一方面,乌军无法有效阻挡俄军在东线的蚕食,战线无法反推你又怎么可能乞求敌人扭头退出?这也就意味着,战场仍然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尽管双方都已付出了惨痛代价,但这场谁先眨眼谁就输的搏杀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俄乌冲突开打至今确实来到了一个节点,自今年2月24日泽连斯基宣布乌克兰进行为期90天的全面军事动员,这剂猛药即将迎来尾声。基辅方面是否会进行新一轮全面军事动员,进一步压榨出更多兵员前往东线战场,将是这几天最大的悬念。乌克兰国防部长此前透露,不排除将再征召100万人入伍参战。对于4000多万人口的乌克兰而言,这几乎意味着“可能有一整代人要被牺牲掉了”。乌克兰军情部门负责人投书《华尔街日报》称:“这是一场所有乌克兰人的战争,没有谁能强迫乌克兰停止战斗。除了1991年的国境线外,我不知道其他任何边界划分的存在。”但这位少将也不得不承认:乌克兰高度依赖西方军事援助,尤其是中远程导弹系统、大口径火炮、战斗机等等。

这就将话题引向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决定乌克兰战争潜力是否可持续的恐怕不只是兵员数量,还有技术 兵器 数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直新闻:那么技术兵器的消长又是如何影响乌克兰的战争潜力呢?

特约评论员 吴蔚:什么是技术兵器呢?我们一般将坦克、火炮、飞机、防空导弹、雷达系统这些造价不菲、具有一定科技含量、需要士兵长期学习训练的武器装备称为技术兵器。要想发挥它的效能,需要持续投入时间进行“人机协同训练”,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人机合一、人车合一”境界。一旦丧失了技术兵器,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比如说,失去主战装备的坦克兵、导弹兵、雷达兵、飞行员,都只是人手一杆枪的步兵而已。

事实上,技术兵器是否发挥作用、是否可持续投入战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现代战争的走势。俄军的所谓“特别军事行动”从一开始就聚焦“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实际上就是在围绕摧毁乌军技术兵器做文章。在我看来,俄军大致上做了几件事情:第一,大量摧毁乌军战场上的技术兵器;第二,大量摧毁乌克兰军事工业体系;第三,针对性摧毁位于乌克兰西部军事仓储区里的北约军援物资。在这三板斧之下,乌克兰的战争潜力实际上正在被有效扼杀。

窘境之下,乌克兰出人,美西方出器,共同构成一个形态怪异的“战争机器”。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因为总有一方会回过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直新闻:另一方面,从外部环境上看,俄罗斯正面临被美西方国家孤立的窘境。这几天在泰国曼谷举行的APEC贸易部长会议上,美俄代表就在对方发言的时候“互相离席”。你怎么看这场在国际外交场合的无形交锋?

特约评论员 吴蔚:国际外交场合有一套约定俗成的外交礼仪,遵守或不遵守这套礼仪都能传递出相应的外交信号。从这个意义上看,美俄代表“互相离席”的举动实际上都是在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其实也很好理解,某种程度上看,美国与俄罗斯正在进行一场“代理人战争”,只不过作为介入更深的一方,俄罗斯的一条腿已经深陷乌克兰。

美国非常善于在国际舞台上搞拉帮结派、群殴霸凌那一套,对于已经深陷经济制裁的俄罗斯而言,这种所谓“孤立”只不过是百上加斤罢了。真正的问题在于这场俄乌冲突一日不平息,国际之间的紧张关系、国际市场的焦虑情绪恐怕是很难得到舒缓的。简而言之,仗只要打下去,俄罗斯的外部环境只会朝向更恶劣的方向跌落。

但事情并非没有转机,东盟系列峰会、G20峰会、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三场重要的国际多边会议将于今年11月扎堆在亚洲举办。三个东道主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泰国顶住了来自美国的压力,均对俄罗斯的参与展现出积极开放的态度。在东南亚这个不完全以美国意志为转移的区域里,可能会是俄罗斯实现突围的绝佳机会。

我依然坚信,和平与发展仍是当今世界的主题,问题就在于世界各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凝聚起这个共识,让乌克兰战局的各相关方坐下来,共同探讨出一个可行的“战争退出机制”。从目前的俄乌冲突进程来看,我认为双方的战争动能已经逐渐式微,东线战场上的战斗主要以营连级规模的攻防以及炮兵相互压制为主,短期内再难出现大开大合式的纵深拉扯,这本身就在给冲突降级带来了一个契机。如何抓住这个契机,从降低冲突烈度入手,到最终实现停火,考验双方的智慧与魄力。

当然,不排除有的西方国家希望俄乌冲突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叙利亚战争化”。那么我们就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极力避免这种图谋的实现。

作者丨吴蔚,直新闻高级主笔,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