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协议中,对于拆迁方式往往有自行拆除或者委托村委或其他组织拆除的方式,很多拆迁人群往往困惑于: 村委会 拆迁是不是属于强制拆除的行为?北京京康律师事务所主任、西北政法大学物权与土地制度研究所联席所长、西北政法大学法治学院特聘教授史西宁主任律师用一个案例告诉大家。

案情介绍

山西省是我国的煤炭资源大省,近年来随着绿色转型的要求,山西省逐步加大对下沉矿区的整治力度。2016年6月2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出台《山西省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工作方案(2016-2018年)》,对采煤沉陷区指定了年度搬迁安置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某市政府下达了《综合治理方案》,刘某住宅即属于被拆迁范围,后刘某签署了《申请书》、《自行搬迁申请》,刘某给村委会交付了1万元拆房费,委托村委会拆除房屋。后刘某的房屋被村委会拆除,刘某已领到部分补偿款。

2017年刘某认为,自己签署的同意拆迁的范围仅仅包含三间住房,对东房、水库及沼气池并不同意拆除。故以市政府、乡政府为被告,向县 法院 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拆迁 原告 位于××区住宅东房、水库及沼气池行政行为违法;2、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房屋经济损失15万元。撤诉后,又以同一事实、理由再次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争议焦点

一、原告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向本院起诉应否受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案被告涉及县级政府,应当属于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原告向基层法院起诉存在管辖错误问题,不属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重复起诉的情形,因此,应当予以受理。故中院受理本案。

二、 原告主张的行政赔偿是否应当支持。

行政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由行政主体、行政违法行为、损害后果和因果关系四个部分构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案争议点主要在于:

1、 村委会的拆迁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违法行为。

原告陈述系自己申请并向村委会支付拆房费后,由村委会实施;原告又称村委会的拆迁行为代表二被告,本身自相矛盾。故法院认定不存在行政违法行为,村委会的拆除行为是受原告委托的民事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拆除的建筑的后果,是否构成损害结果。

原告填报的《霍州市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登记表》中载明的危房四至正是原告宅基四至,证明原告知晓拆迁范围,即:原告同意拆除住宅东房、水库及沼气池。故政府拆除拆迁范围内的建筑及附属设施,不构成损害结果。

法院观点

原告签署《拆迁意见协议》、《申请书》、《自行搬迁申请》和《霍州市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登记表》,表明其对自愿委托他人实施,并不存在任何强制行为,且对拆迁范围知晓,不存在私自拆除其住宅的损害结果。因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律师观点

拆迁过程涉及的程序和文件纷繁复杂,拆迁人员由于信息和经验不足,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对于涉及重大利益的文件,往往容易忽视。

而殊不知,一旦签署相关文件,即失去了部分合法权益,使自己陷入被动地位,为维权带来极大的阻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律师建议,遇到征地拆迁,及早联系相关律师,及早介入相关程序,才能进退有度,为权益保护建立坚固的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