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想到 我的父亲 ,他给我的印象是,他总是坐在炕沿边一边埋头思索,一边吸着旱烟,口中似乎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像一幅活生生的雕像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烟雾缭绕中的烟头忽明忽暗,我知道,那是希望的烟火。在我求学的生命历程中,这烟火好像没有熄灭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家中,我是六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有时很受偏爱。就是现在当家人欢聚时,哥哥姐姐也常说起,我不听话。记得有一次,妈妈让我搓玉米,我就是不干,气得妈妈直想打我。在初三毕业的时候,由于没能考上中专,我就想着读高中,而当时我的家庭经济拮据,根本无法供我。所以,父亲就是不让我读高中。那时的我还小,根本就不能理解父母的苦衷。哪个父母在有条件的时候不去满足孩子的愿望呢?大哥在八六年从安广师范学校毕业,然后成家在外。

大姐在八六年又考上通榆师范学校;而那时是八九年,我和 双胞胎 的哥哥在读初三,对一个农民来说,一起供四个孩子 读书 是多么不易。那时,我真的很执着,为了读高中,我躺在里屋的炕上三天和父母亲较劲。母亲看着我的样子,很是心疼,就开始劝父亲:“让他去吧!”

在第三天的中午,母亲喊醒了我:“老儿子,起来吃饭了,你爸让你去高中了!”当我坐在饭桌上时,父亲一脸严肃地说:“咱家也不富裕,你想好了,上高中去可以去,但是没有机会回读,咱家拿不起钱。”我没有想什么,“行”.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送给父亲的时候,爸爸接过通知书细心的看了看,然后默默地坐到炕沿边,卷起一颗烟,一边思索,一边 吸烟 ,口中似乎念念有词

父亲是老一中毕业的,那时候因为没有饭吃,在还有三个月就要毕业的时候,父亲回了家。他的字写得非常好,即使现在,我的一些同事也写不过他的。后来,我在回家时和父亲说起我认识的一个人是他的同学,父亲说,那个人在读书时还不如他呢,声音中总是有一些伤感。我想父亲在读书时一定很优秀。

在缴纳了三百多元的学杂费后,我成为了一名高中生,开始了我并不平坦的高中读书之路。每月贰拾柒元伙食费,早餐一个黄馒头,一勺土豆汤,中午一份高粱米饭,一勺土豆汤,晚上一份苞米碴子粥,一勺土豆汤。伙食单调无油,难怪那时我还能保持苗条的体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月末要缴纳伙食费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回到了离县城二十五公里的家中。刚看到我回来,父母亲很是高兴,问这问那,不转眼珠的看着我。过了一会,父亲又问我,什么时候走啊,我说明天。听完我说的话,父亲又默默地坐到炕沿边,卷起一颗烟,一边思索,一边吸烟,口中似乎念念有词

当我躺在炕上要睡着时,才想起来父亲还没有回来。“妈妈。爸爸呢?”,“有点事,一会就回来了,睡吧。”不知道爸爸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的觉。

现在,我才深刻的体会到父亲当时的困境。为了给我和双胞胎的 三哥 筹措学费,父亲几乎走遍了小村落的每家每户,在去每家之前,总要考虑怎样和人家说借钱的事,还要计划这笔钱什么时候还给人家。后来,听父母亲说,有时候都不敢去人家串门,你一去人家以为你去借钱,进门就开始哭穷,钱不够花啊!弄得好不尴尬。是啊,在九零年,我读高二时三哥考上了通榆师范学校后,家中更是捉襟见肘。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这是我最爱听的歌。在那个艰难求学的年代,我的父母亲为我撑起了一片让我翱翔的天空,为我铺就了一条通天的大路。而父亲那最美的画像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默默地坐到炕沿边,卷起一颗烟,一边思索,一边吸烟,口中似乎念念有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觉得今天的故事怎么样,喜欢或者不喜欢都请留下你们的跟帖,也可以看看有没有触动到你们的地方呢?要是有意见或者投稿也可以在下方留言的。小编会认真看的。祝你们天天开心~~!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