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心思激情,在 光影 里清唱

文/ 庞霄云

【之一】

所有的错位,全部沉睡在那把刀尖之上,让所有的躯体都在斑痕当中叙说美好和疼痛。

大小的影象,高低错落,长短有致,都在色彩不同的目光中栩栩着真善美丑恶。

来去匆匆,在许多孤独的形态上真实了阳光所折射的那一段段梦寐以求。

在光的影像里清唱,用忧怨的掌心雷划破阴谋的驱使,等待淋漓。

一千张的鬼脸,相约而至,接近成熟的太阳,在花草的根部玩弄着那些阴谋和手段。

狭小的那间石头房屋,平行分布在我的体内,垒砌着一个个灵魂的城郭。

我只好敞开眼睛,在风云里倾听流言,一千个分贝让我的耳朵陷入聋哑的光圈。

我只好忍受着饥寒,在那一个孤独的广场上写诗,让所有的心率伴随着美妙的舞曲翩跹。

从此,没有沉睡的人群,总是忘不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荒原,准备耕作的农具。

从此,光点里的那些心思叙说,全都变成每一个时节所呈现的琉璃景象。

从此,清唱的乐章全都被那一群流浪汉所演义,然后张贴都市额头。

【之二】

沿着那条曲折的道路,那些奔跑的蜗牛,在嘲笑着我的速度,用钱收买了那位终点裁判。

来自我脑髓里的观点和崭新意识,都沉沉地在沟夜挽留阳光的真情,感叹梦境。

悲哀啊,那一群狗在听从族人的指令,围攻寂寞的大象,无谓着许多狂吠。

那一只中山狼,就在我和你的牙齿里撕咬着我想吞食的牛肉,没有一点推辞的理由。

光的力量,让每一棵大树都在向下生长,让根须深入大地,然后枝繁叶茂。

光的温柔,让多少人毫无防备,就这样成为许多美丽的俘虏,吐露真和假的妄想。

光的斑痕,真实了伟大与平凡所遗传给予我们的那些财富,永远着无私春秋。

光的印像,叠印着这个世界的千奇百怪,其中就有我和你的那一份奢念。

让心灵的清唱,成为我和你所发自内心的一声声理念,在千百年来的竹简上生动。

所有的人,都在阳光的色彩里学会倒立行走,在墨镜里窥探着他和她的那些美好事件。

每一个象形文字的组合,就是一把锋利刀剑,在嬉笑韵味里,很容易穿透人心。

【之三】

没有一点奇怪,天空随时都在调换场景,就如地球的自转一样变化多端。

万年的火焰,就在地心里不断蓄存着,冰山的那一份理念,希望火山永远沉睡。

北极圈的那些冰块在迅速流动,横冲直撞,在短暂的阳光里默默燃烧。

海水和洋流的争论,永远都没有一个休止的话题,都在每一分一秒里选择新的命题。

挑开那瓶高档的酒盖,所有的欲望难以控制,黑夜就在我的心地上暴动起义。

深林里有一只蚂蚁留下了一个无法搬动的巨蛋,焦急地倾听蛋里的呼唤。

我在崇拜就在失落的文明里,举杯庆典,乞丐不得不把那一块金子扔给了富人。

面对着那一张肮脏黑白交影的裹尸布,我和你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感谢牧师的祈祷。

让人不停地咀嚼的口香糖,思想堵住穷人的尊口,最终的变成了一个气泡。

我就在被你所丈量的一支枪的高度上,发现了那一个最朴素的真理。

感谢整个膛线的印痕,呼啸和创痕着每一颗子弹的生命的印记,喋血旗帜。

光线的交织,骨头碾碎荒原,整个黑夜被篝火映照,你在指点着我的去留方向。

【之四】

连接网线,点击窗口,我在另一头完成虚拟穿越,你在这头下载着李白被放逐的影象。

对酒当歌,回味唐朝的美酒,市场没有多少个诚实的矮人,千年前我已经说谎。

打开心灵的门窗,你把你所经过的那片荒漠形状,写进了那一幅版画当中。

阳光的沐浴抚慰,森林和那些花草全都躺在我的脚下,任凭我奴役。

所谓的幸福和美好概念,都在光的经纬度上标点着许多得失。

站在裹着小脚女人面前,心思比针纤细,比一颗太阳粗大,她真的不是还珠格格。

黑雷在我的体内翻滚,还有一点的羞涩,整个乌鸦酮体被清洁水所洁白。

人心真的隔肚皮,有许多问题真的就象那张白纸一样,无法捅破。

风起云涌,闪电击中了我的脑电波,钢铁丛林的血压失衡,没有一点根治的药物疗效。

我在运送一夜风靡全球的眼睛,每只瞳孔电光闪烁,斧头只划掉那一片苔藓。

真实的景象里,自行车追逐火箭,我在野蛮的种族里兜售现代文明。

【之五】

在光的影象里清唱,我在时代的港湾里,贩卖光碟,还有刚刚研制而成的那些摇头丸。

无可奈何的太阳,精心地呵护着那些回归肿胀的脓包,等待一次不合理的挤压。

大法官的心思已经被钞票迷糊了,牙膏涂满了肛门,蛔虫带来了口腔溃疡。

有许多指鹿为马的鼻涕虫,在山珍海味里拖拽着沉睡,在梦幻里下套。

就是那些名牌的金苹果,让我在理解中放弃了鸭梨,都是缤纷色彩在天地之中作怪。

你真的是神的子民?我是佛的子孙?皮鞭恩赐于农奴,残酷公式永远不变。

所有的归结都是光的影象,一叶孤舟被搁放在孤岛上,神秘人和鬼在交谈那份协议。

每个文字在枯萎中粲然开放,谁在一光年以前哭泣?所有村庄都被海浪淹没。

有多少后博士在研究那一位催轱拉朽的王者的粪便,脑细胞里有具鸟骨和一枚恐龙蛋。

物体和人类的鲜活更替,让文字糊涂,打错字可以修改,走错的路可以回头吗?

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人生的错误,这就是我和你为赢回新世界的筹码。

【之六】

那一首《 天涯歌女 》,染满花儿的一道道伤痕,最终的诅咒来自那些丰收之后的结论。

为什么总是在冬天的炉台上,放着安逸的酒杯,火热成那一幅油画里美女微笑。

灵与肉的交易,加码都很沉重与高昂,用水作歌,香菜骨头为佐酒,苦涩着生活的味道。

光影迷人,我和你在一只铜爵里窥视大海,无量的人就在地狱的门口招手。

弹弄凡间的那些琴弦,熊熊的阳刚之火,踏着光和云彩,在楼宇之间的呼哨约会。

跑车在分秒提速,在高速路追逐,喷嚏震裂车窗所留影的美艳,那一个笑容与回眸如箭。

考古的显微镜,让上帝、佛祖、耶稣、阎王在我的焦距下,露出新的破绽。

博弈吧,我和你就在光影里,必将是一位永恒的赢家,比如上一场我用的是躯笑脸体。

在光的影象里清唱,下一场我将用上归顺我的那些流浪灵魂,组成一个军队。

刀光剑影,血雨腥风,都在飘荡的云彩里撕杀,让理念搁浅创痛的心地。

在光的影象里清唱,让黑夜打包着我的全部,你就这样一个人离开了幽深的城堡……

本文系水缘 文学 (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庞霄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原名:庞霄云,男,壮族,退休人员。广西文艺家协会,广西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百色市文联会员,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会员,有千多首作品在区内外报刊上发表,有80多件作品获得各项征文大赛等级奖和优秀奖。出版过专集文集。在网络上发表了几千篇文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