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 黄佳琦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在联邦议会选举中败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在联邦议会选举中败选

当地时间5月21日晚,澳大利亚现总理 莫里森 承认 败选 ,并祝贺 工党 领导人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在选举中获胜。他还宣布将辞去澳大利亚 自由党 领导人职务。

“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莫里森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莫里森,图片来源BBC

莫里森1968年5月出生于悉尼 ,毕业于新南威尔士大学经济地理学专业,他于2018年接替辞职的特恩布尔成为澳大利亚总理,并于2019年获得连任。

5月20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发表社论称,莫里森政府的表现并不能让选民满意,他不值得连任。

《悉尼先驱晨报》称,莫里森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没有实施足够的改革,且错失了抓住清洁能源转型带来的经济机遇。此外,2021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会议期间,莫里森因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行动迟缓也引发民众不满。

澳大利亚媒体认为,在反腐败、政府诚信等问题上,莫里森政府也令人失望。2021年,澳大利亚单方面撕毁与法国的常规潜艇交易,转而与美国和英国签署“奥库斯(AUKUS)”协议,以至于法国 总统 马克龙怒斥莫里森是个“骗子”。

莫里森此前将中国视为威胁。

2018年8月23日,正当自由党内斗争白热化,暂代内政部长的莫里森,宣布禁止华为、中兴通讯进入澳大利亚5G网络。

此外,在此次大选竞选活动中,莫里森也攻击工党对中国态度软弱。

据ABC新闻报道,分布在澳大利亚全国的几个华人聚居的选区均出现向工党的摇摆。

西澳大学政治系教授陈杰博士分析,“莫里森和国防部长彼得·达顿等一些人在对中澳关系问题上说了没必要说的狠话。华人有点开始怀念工党执政时候那种比较向上的、积极的,多元文化的气氛。”

据报道,不少华人没有投票给莫里森,“因为他们觉得自由党跟中国关系太差了,让他们很烦恼。”

陈杰表示,并不是反对党战胜了执政党,而是执政党失败了,“这只能证明你(莫里森)有过机会,但是没干好。”

相关新闻:

莫里森承认败选!新总理是他,中澳关系走向何方?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21日,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将辞去澳大利亚自由党领导人职务。

当地时间5月21日晚,澳大利亚迎来新一届联邦议会选举。2022澳大利亚联邦大选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反对党工党在本次大选中大幅领先于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承认败选,工党将组建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现任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将出任新一任澳大利亚总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莫里森 资料图

据新华社,澳大利亚每3年举行一次联邦议会选举。此次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151个议席以及参议院76个议席中的40席。获得众议院至少76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将执政,其领导人出任总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莫里森败选阿尔巴尼斯将出任澳洲新总理

据人民网,当地时间21日晚10点50分,澳大利亚自由党党魁莫里森宣布在第47届联邦选举中败选,并祝贺澳大利亚工党赢得大选。工党党魁安东尼·阿尔巴尼斯成为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此前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已连续执政九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新华社 白雪飞 摄

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在工党总部发表其胜利演讲。他称成为澳总理是“非凡的荣誉”。他表示澳大利亚人已经受够了分歧,人们想要的是团结在一起,他将带领人们实现这个目标。“明天起,我们将开始为澳大利亚更好的未来努力。”

据了解,阿尔巴尼斯1963年3月出生于悉尼,与“市长公子”莫里森不同,他在贫困环境中长大,和母亲住在悉尼市郊坎珀当的廉价公屋中。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家的经济一直很拮据,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考虑政府开支时候会很谨慎。”

在议会任职26年,曾担任多个要职。阿尔巴尼斯毕业于悉尼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即步入政坛,26岁时就成为新南威尔士州的助理秘书长,1996年当选联邦众议院议员。

在2007年至2013年间,阿尔巴尼斯开始担任内阁部长,包括基础设施和运输部部长,并在陆克文总理任期内短暂担任副总理。

2019年,时任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在选举中败给现任澳总理莫里森,肖顿黯然退出政坛,阿尔巴尼斯则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成为工党领袖,他也被冠以“工党孤狼”的称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新华社 白雪飞摄

莫里森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他将为此次选举失利负责并将辞去自由党党魁一职。他表示有幸在过去三年半里领导澳大利亚,并感谢了澳大利亚人民的力量和坚韧。他提到在过去两年多的新冠疫情中,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以及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他也将尽快与阿尔巴尼斯交接工作,确保工党领导的政府能向前推进。

莫里森1968年5月出生于悉尼 ,毕业于新南威尔士大学经济地理学专业,他于2018年接替辞职的特恩布尔成为澳大利亚总理,并于2019年获得连任。

莫里森此前将中国视为威胁。

2018年8月23日,正当自由党内斗争白热化,暂代内政部长的莫里森,宣布禁止华为、中兴通讯进入澳大利亚5G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主打绿色低碳牌

在新冠疫情持续、俄乌战争引发连锁反应的背景下,澳大利亚此次选举中选民最关注的问题是生活成本。在本次澳大选中,经济、气候、疫情、外交政策等成为候选人激烈交锋的议题,这些议题也让莫里森饱受选民质疑和批评。

在经济问题上,由于燃料、住宅、教育、食品价格上涨,今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5.1%,幅度创2001年以来新高。去年,澳大利亚工资平均涨幅为2.3%,工资涨幅赶不上物价上涨。阿尔巴尼斯曾表示,“澳大利亚工人正在为过去10年来的糟糕政策和经济失败付出代价。”

汽油和房价上涨引发了选民最多不满。3月,部分地区的汽油价格从此前的不到1.8澳元/升(约人民币8.4元)上涨到2.4澳元/升。过去一年,墨尔本的房价上涨超过18%,墨尔本和悉尼的房价中位数超过110万澳元。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的统计显示,过去20年,澳大利亚的房价平均上涨近三倍,但工资上涨不到82%。面对高房价,工党提议政府与民众共同承担房价,每年协助一万名购房者。在这一万人购房时,如果是购买新房,则房价的40%由政府承担,二手房则政府承担30%。之后,购房者可从政府手中买回剩余产权。他还在竞选期间提议,将最低工资上调5.1%。

应对林火和新冠疫情不力,成为莫里森任期内的“黑点”。2019年,澳大利亚林火肆虐长达数月,造成24人死亡、数以千计民众流离失所,而那时莫里森却在海外度假,让澳民众出离愤怒。

气候变化也是选民关心的议题。工党承诺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计划在2030年将排放减少43%,大幅领先于联盟党的26%,但并不打算停止新建煤矿项目。澳大利亚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重要的矿产品生产和出口国。工党的新政策预计将进一步强化大宗商品超级周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党党魁安东尼·阿尔巴尼斯成为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图片来源于澳大利亚工党官网)

在外交政策上,由于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双边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国家安全”意外成为了澳大利亚此次选举的热门议题。所罗门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澳大利亚在2017年与该国签署安全协议。根据协议,有需要时,澳方可向所罗门群岛派遣军警人员,负责该国安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在记者会上指出,中所安全合作的本质是两个主权独立国家之间正常的交往合作,公开透明、开放包容的,不针对任何第三方,与所罗门群岛现有的双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并行不悖,相互补充。

阿尔巴尼斯用所罗门群岛协议一事攻击莫里森政府失职,称其为“严重外交政策失败”。工党其他成员也将此事称为澳大利亚二战以来遭遇的最大外交失败。莫里森则是不折不扣的“反华急先锋”,他还攻击阿尔巴尼斯与中国“走得太近”,对中国态度“软弱”。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巴尼斯会说中文,曾谴责在疫情期间冒犯华人的不尊重言论,承认华人社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并提出要修复与中国的商业关系。他曾公开说,“任何有损澳大利亚利益的事都不是好事,所以我们要用心经营中澳关系。”

也有分析认为,澳美同盟是澳大利亚自二战之后外交关系的基石,是澳洲两大党的共识,不会轻易改变。

据环球网援引法新社报道,目前美国总统拜登正在访问韩国和日本,此后将在日本召开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阿尔巴尼斯此前表态称,一旦工党赢得大选,他将立刻前往日本参加Quad峰会。

此外,阿尔巴尼斯的施政纲领还包括:维护女性的平等权益和人身安全、降低育儿成本、扶持小企业发展、支持本土制造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难以转向

澳新政府对华政策或继续脱离正轨

在莫里森执政的3年多时间内,中澳关系陷入了低谷。过去15年,双边关系最糟糕的时期就是现在。相较之下,澳大利亚政治评论家和前外交官布鲁斯·黑格认为,2010年至2013年的工党吉拉德政府较好地处理两国关系。

这是否意味着,人们可以期待如果工党在本届选举中获胜,中澳关系有望重回正轨?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中,多名中外学者对这种预期均不持乐观态度。

据环球时报,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对记者表示,无论谁获胜,中澳关系的现状和短期未来都看不到明显的改善迹象。在对华态度上,两党在很多层面高度一致,“比如,在中国同所罗门群岛的安全合作问题上,两党都在炒作中国威胁论等”

黑格说,近年来,随着美国对华态度变得强硬,澳中关系脱离正轨。美国对华敌意加深,视中国为主要竞争对手,并试图招募其他国家来一起遏制中国,而澳大利亚则是“最成功的招募对象之一”。

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于镭对记者分析称,澳大利亚国内政治右转是中澳关系蜕变的内生因素,而美国的施压则是最重要的外生因素。澳大利亚国内主要政党均同美国保持长期、密切联系,任何政党或领导人如果不能得到美国认可,很难在党内得到提升,更无法当选总理,即使当选其地位也无法稳固。“因此,无论谁当选澳大利亚下一任总理都会服从美国的意志,这不以个人喜好而转移。”

于镭同时表示,虽然近年来澳大利亚商界、民界、旅游界等都有声音,希望同中国缓和关系,以恢复经济合作,但可以预计的是,澳新政府仅会设法推动中国进口澳更多产品,但仍会严格限制中国在澳投资,中澳“半脱钩”仍会继续。

陈弘预计,新政府上台后势必将对南太问题进一步炒作,工党已明确提出对南太加大援助、提升澳大利亚在地区存在感的计划。不排除澳大利亚新政府可能在南太蓄意制造摩擦,或把南太地区变为大国竞争的“竞技场”。这名专家表示,此外,新政府还有可能转变澳大利亚以往防御为主的国防政策,通过“奥库斯”协议等增加其国防政策中的攻击性,而达尔文港问题也有可能再被拿出来炒作。

编辑|程鹏 盖源源 杜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