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执行死刑前,我们与她的最后一次会面,当时聊了这些内容

2022-05-21 21:59:12 江苏 深林之歌
0人跟贴

文章人物为化名尽管和妹妹的那次见面,至今已经超过了10年,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忆犹新。那是2012年的4月24日,因犯故意杀人罪的妹妹,已经被判处死刑,那天上午,我接到市里法院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是我妹妹的案子,高院已经复审过了,驳回了上诉,打算安排近亲属会见,最多只允许两个人去,会见时间确定为后天的七点半。

我接到妹妹第一次的死刑判决书时,是在2011年10月中旬,当时判决书里说:被告人刘晓娟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她因夫妻关系不和,与人合谋杀人,因手段特别残忍,罪行极其严重,虽有归案后坦白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依法应给予最严厉的惩罚。那时,我就知道,妹妹被改判的希望不大。没想到,半年之后,妹妹的生命即将走上了人生的终点。对于和妹妹见面的人选上,母亲说无论如何她是要去的,父亲身体不好,这件事我就瞒着他老人家;至于妹妹的孩子,被她的婆婆牢牢地看着,他们那边是不会安排人去的;而弟弟委婉地表示了拒绝,我知道,他是嫌丢人。关于妹妹的案子,毕竟属于“桃色新闻”,一度传得纷纷扬扬,在我们周围的村庄,当时是男女老幼茶余饭后必谈的话题。当年,妹妹结婚后,她和妹夫二人始终是水火不容,经常打架,作为哥哥,我也曾去她家多次进行调解,但最终还是无法止住悲剧的发生。后来,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妹妹,在街上开店卖服装,也是在那个时候,一个中年离异的男人,闯入了她的视线,妹妹和那个男人比较谈得来,后来干脆两人就偷偷摸摸地生活在一起。按理说,如果妹妹和妹夫不愿意过下去了,完全也可以通过离婚的方式,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妹夫死活不同意离婚,为此,妹妹孤注一掷,最终她通过极端的做法,做出了糊涂事,和那个男人合谋杀死了妹夫。后来,妹妹和那个男人都被判处了死刑。

4月26日一早,我开着面包车带着母亲早早来到指定的地点,为了保障会见顺利进行,法院工作人员对我和母亲进行了身份确认,并交代了我们在见面时要注意的相关事项。当天的会见安排在市中院的一个审判厅内。在八点十五分左右,我们在一个警察的带领下,到了会见室,我和母亲刚步入门口时,就看到了妹妹已经坐在那里等候着我们了。妹妹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看起来很艳丽,这么长时间不见,她的皮肤白了很多,人也胖了很多。我和母亲隔着栅栏,坐在椅子上,那时,母亲看到妹妹,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准备了满腹的话语,在那一刻,都化为悲伤的泪水,妹妹看着母亲,泪水也在眼眶中打转,随后,她便将头扭到一旁,开始抽泣,我明显地感受到,妹妹不敢直视母亲的伤悲。随后,我们都陷入了沉默,谁都没先开口说话,妹妹被羁押在看守所,已经快两年了,原以为见面会有很多的话要说,但不知为何,但在真正见面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悲伤的氛围充斥着整个“会见室”。还是一位法院工作人员打断了沉默,他说,如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充其量也就十分钟的时间,你们之间有什么要说的话,就赶紧讲。听法官这么讲,妹妹擦干了眼泪,平复了一下情绪后,就开始叫母亲和我。我也禁不住悲从中来。

妹妹在没有结婚前,是一个很听话很懂事的人,虽然比我小三岁,但她在家里真是像个小大人一样,我年龄最大,妹妹是老二,弟弟年龄最小,那时父母每天都在田里忙碌,可以说,弟弟是在妹妹的背上长大的,但弟弟却在所谓的尊严面前,不愿意见自己的姐姐,这也许就是最现实的人性吧。我对妹妹说:“事到如今,埋怨也没啥用,你临终之前有什么话要交代我们的,就直接说。”妹妹看着我们说:“在我死后,我想埋在自己家的老林地里,最好埋在奶奶的旁边,她当年最疼我爱我,我想陪着她。另外我的两个孩子,如果你们有能力的话,也帮忙照看一下,父母身上,哥哥你就多担待一些,至于其他的,我也没有太多的牵挂,如果还有来生,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你。”听妹妹这样说,大家都泪流不止,母亲孩子为我妹妹当年害人害己的行为感到痛惜,忍不住说:“小娟啊,当初你就不该做这样的傻事……妹妹随即打断母亲的话:“娘,这些都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妹妹才34岁,在看守所关押的日子,不知道,高中毕业的她,是否掂量过自己的人生?原本可以化解的夫妻关系,却因她的轻率之举,从而将自己的生命没有价值地出手了。这时,母亲留意到工作人员在看手上的钟表,她担心会见就要马上结束,她从最初的抽泣,继而变成了失声痛哭,也许是她情绪过于激动,整个人都颤抖着。陪伴在母亲身边的一位法警,不住地安抚着母亲,说还有一些时间。紧接着,我对妹妹说:“你放心吧,家里的一切事,我都会妥善处理好,至于你孩子那边,我也会隔三岔五去看看他们,你就放心上路吧!”

随后,会面的时间就要结束了,我们都起身,隔着栅栏,妹妹和我们母子握手。整个会面大约持续了9分多钟。会面结束后,妹妹被带上警车拉往刑场。妹妹被执行死刑后的第三天,我去领妹妹的骨灰盒,最初,我和父亲商议,原本打算把她埋葬在家里的林地里,但村里的大老执却说,这样做不合适,因为她是嫁出去的人,如果埋在老林里,会对后人带来不好的影响,虽然我是一个不迷信的人,但还是遵循了父亲的意见。。后来,最终将妹妹的骨灰,葬在离村有两里多地的一个河二滩上。在去年的清明节之前,妹妹两个已经长大的儿子,把妹妹的坟迁走,最终将妹妹的骨灰盒与妹夫合葬。

妹夫是被妹妹杀死的,最终两个“仇人”又走到了一起,这是妹妹生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