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狄斯(Brian Deese)上周表示,婴儿配方奶粉荒这个问题「不会在一天或一周内就自己解决」,唯他也无法肯定危机还会持续多久。这场「奶粉危机」一开始是因为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供应链危机和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其后在今年2月发生两名婴儿死亡事件, 美国 奶粉制造商 雅培 (Abbott)宣布「自愿召回」其密西根工厂生产、疑似遭细菌污染的配方奶粉。随后的调查证明该品牌并无问题,惟生产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加剧奶粉短缺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奶粉短缺令许多美国父母非常苦恼,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因此而挨饿。配方奶粉对许多家庭来说是必需品,是当地四分之三出生至6个月大婴儿摄取营养的主要来源。尤其是低收入家庭,由于母亲在分娩后不得不迅速返回工作岗位,故难以持续喂哺母乳。目前,德州、艾奥瓦、南达科他、密苏里和田纳西奶粉荒的情况尤为严重,大型超市要实施奶粉限购措施,另外还有人于网上以不合理的高价放售手上存货。

奶粉荒导致近日有越来越多人在互联网上搜寻自行调制奶粉的方法,专家纷纷警告此举非常危险,或有机会导致婴幼儿营养不良,影响体重增加甚至脑部发展,还可能因使用的牛奶若未经杀菌消毒,从而增加婴幼儿食物中毒的机会。有鉴于此,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于5月16日和雅培达成协议,让生产线在两周内恢复运作,雀巢于翌日也表示,将婴儿配方奶粉从欧洲空运到美国,以缓解当地的严重短缺,第一批次亦于19日运到美国境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统 拜登 (Joe Biden)于18日动用《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加快当地奶粉生产,以及批准从海外进口解决燃眉之急。他同时授权国防部征用商用飞机,还有使用美国军机,从外国进口符合联邦政府标准的奶粉供应。

美国在新冠疫情大爆发之初,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援引1950年韩战期间定立的《国防生产法》紧急动员企业制造及调动呼吸机等抗疫物资,但在疫情缓和的今天,华府居然又因婴儿奶粉再次搬出此法,而且,奶粉荒早于二月已始现,问题拖延至民怨沸腾方「按紧急键」,无疑显示拜登政府之失策和反应迟缓。

的确,不少专家认同造成是次奶粉荒的元凶是供应链和雅培的事故,尤其是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导致工厂人手不足、发货和运输滞后等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表面上,这无疑是资本市场的偶发意外情况,存在不可控制的外在因素。不过,这当中其实还涉及监管当局的根本问题。首先,奶粉荒凸显了美国婴儿食品市场缺乏竞争,美国行政部门对婴儿配方奶粉实施大量监管规定及进口限制,使加拿大、欧洲的配方奶粉很难进入美国市场。该国98%配方奶粉皆是本土生产,其中95%由雅培、 美赞臣 (Mead Johnson)和嘉宝(Gerber)等三大美国公司垄断,使得许多美国家庭在缺货时几乎没有替代选项。

FDA禁止大多数外国婴儿配方奶粉,除了因为健康问题,还因为当地对食品标签和包装标准等制度问题。即使获准进口,也得面临征收重税,故从外国进口的数量寥寥无几。彭博社高级编辑David Shipley认为,美国数十年来的误导性贸易保护主义,经已使得婴儿配方奶粉行业变得异常脆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个问题就是FDA办事不力。据美国《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和其他传媒取得的档显示,FDA早于去年9月经已得知雅培婴儿配方奶粉相关投诉,但雅培直到4个月后才回收产品。FDA今年3月表示,雅培未能采取措施防止密西根州工厂遭到污染,早在2019年视察时便发现相同的流程缺陷。这反映出美国当局其实可以更早应对雅培的问题,从而避免了今天造成奶粉荒的种种问题同时发生的艰难局面。

由此可见,奶粉荒某程度上是监管当局有份促成的。保护主义并不会让美国经济变得更强大或更具弹性,相反会削弱竞争力,并限制选择和产能,还会提高价格,导致供应链的脆弱不堪。正当美国闹奶粉荒的同时,近日最受外界关注的相信是频繁的枪击案,其中以5月15日水牛城针对黑人社区的枪击案共10人死亡、3人受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水牛城枪击案发生后,美国政府20年来首次公布了枪支制造和贸易的全面统计资料。这些资料表明,美国正处于空前的「购枪热潮」中,2020年制造的枪支数量超过千万,几乎达到2000年的三倍。这份由美国烟酒枪炮及爆炸物管理局(ATF)发表的报告显示,美国枪支市场正持续扩大,每年的枪支制造量从2000年的390万支增长到2020年的1,130万支。

为满足枪支市场的庞大需求,美国的枪支进口数量也在急剧上升。ATF称,与十年前美国每年进口约200万支的数字相比,2020年的枪支进口数量翻了一倍,达到破纪录的逾400万支。当下美国这种一面奶粉严重短缺,另一面枪支严重泛滥的情况,令外界大惑不解。而面对是次奶粉荒和拜登决定动用「国防生产法」应对一事,特朗普也讥讽,拜登极力在国会推动400亿美元援助乌克兰方案,国内却竟然会缺婴儿奶粉,真是「美国的耻辱」。不少共和党国会议员也趁机责难民主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美国民众,眼见自己国家的孩子没奶粉喝的情况,可能感觉较远在乌克兰的战争「严重得多」。不少父母在互联网上怨声载道,再挫拜登政府声望,感到当局对问题的后知后觉。

长期以来,在美国两党政治的框架下,控枪与反控枪问题受到拥枪团体的强大势力和两党博弈所左右,成为一个激烈拉锯的政治化议题,正在慢慢撕裂美国社会。美国将于11月举行中期选举,是次奶粉荒也成为拜登政府继高油价和通胀外的另一把柄,就算靠乌俄问题、挑动亚太地区「转移视线」,恐怕也难为这些内部民生问题遮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