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之后,仍然有国民党的余部在国内流窜。

余汉谋集团的残部便逃往了海南岛,1950年4月,人民解放军发起了海南战役。

解放海南有多险?毛主席:晚打两个月,海南可能就变成第二个台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民党的负隅顽抗

1949年6月19日,新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平闭幕。

第二天,蒋介石下令:封锁解放区各港口。

当时,解放军虽然占领大陆,但沿海岛屿大多还在蒋介石手中。

从渤海的长山列岛到东海的舟山、台湾,一直到南海的海南岛,形成一道封锁整个中国海岸的锁链。

蒋介石要凭借海空优势绞杀大陆,北起辽河口南至闽江口的沿海所有港口,一切海外商运均予停止,而且严禁一切外籍船舶驶入。

解放区渔船、货轮一旦出海,就会遭遇国民党海军炮击。

埃及货轮从上海出港,被炮火阻止停船检查;连英国商船“安其斯号”都遭到飞机轰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这种违反国际海运规则的禁令,美国政府予以默认,美国在中国内战中一向偏袒国民党。

苏联控制的旅顺港,则不在禁令之内。显然,蒋介石封海的对象还是国内对手,不让解放军出海作战。

一时间上海人心惶惶。英文报纸刊登恐慌消息:“国民党在吴淞口布水雷!”

长江船只不敢出海,外来船只不敢进入黄浦江。

上海缺米、缺煤、缺水、缺电,市民纷纷外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几天运转不灵,垃圾都可以把新政权臭掉。

封海还不过瘾,蒋介石又命令空军轰炸上海、南京。蒋介石命令蒋经国抢建舟山的定海机场,从这里起飞可以轰炸半个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眼看蒋介石在沿海忙碌,北平的毛主席告诉沿海:“立脚点须放在长期被封锁的情形下考虑并解决问题。”

“帝国主义者及国民党封锁我们一个长时期,不仅有对我不利一方面,还有对我有利一方面,我们可以利用被封锁情况,动员广大群众,克服困难,巩固阵地。”

但解放军陆军渡海作战急需冲破封海,可是,没有制空权的华东海军,还无力出海支援攻岛。

朱德总司令建议:派人去苏联学习空军,同时购买飞机,连同现有的空军组成一个攻击部队,掩护渡海,准备明年夏季夺取台湾。

正在莫斯科访问的刘少奇与斯大林谈判,双方商议:开办大学为中方培训管理人才、修建乌兰巴托到张家口铁路、在大连建设海军学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毛主席请周恩来召集有关方面商酌,中央军委决定:组成空军领率机关,派刘亚楼去苏联商谈。

刘少奇会同刘亚楼,同苏联方面商议,计划训练千名飞行员、购买100至200架战斗机、40架轰炸机和大量高射炮……

海空军的建立非朝夕之功,陆军那边等不及了。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在北京举行;24日,华东15兵团渡海攻击金门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门之战是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最大的损失,杀敌九千,自损九千,金门岛没打下来,

从此堵在闽江口外。

失败往往比胜利更有教益。解放军总结金门的教训,有高级指挥轻敌,部队作战准备仓促,前线指挥不统一等诸多原因,其中重要的一条是情报不准。

渡海作战,情报不止是敌情,还应有水情。

解放军渡海的船只不够,只能待第一梯队登陆后,原船返回再运第二梯队上岛支援。

可是作战部门不了解潮汐规律,船只登岛靠岸后回不来。

解放军胜利之师士气强旺,渡海登陆的第一梯队打得很猛,如果第二梯队及时跟进,完全可以夺岛成功。

可惜,好不容易找到几条船,只能上去区区四个连,后续部队只能望海兴叹,眼看着登岛部队全军覆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门惨胜,蒋介石稍安止慌。

那金门岛是这台湾岛的前沿防御阵地,金门一日不开台湾一日难下。

台湾无法触及,海南又被封锁,如果再拖下去,一定会让蒋介石一开始的阴谋如愿以偿。

就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毛主席作出了重大的决定。

当时毛泽东主席根据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和金门战斗的经验教训,对解放海南岛战役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指导解放海南岛战役。

这是解放海南岛战役取得胜利的重要保证。

毛主席对战争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毛主席曾经说过:“要是晚打两个月,(海南)很可能变成第二个台湾。”

毛主席的这句话,也说明了抓住时机、果断发起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的重要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渡海登陆作战

渡海登陆战,是解放海南战役中重要且关键的一环。

1949年12月10日,考虑到兵力不足,第4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在原定计划基础上提出增派第12兵团第40军参加海南岛战役;12月14日,第4野战军电令第15兵团指挥第40军和第43军攻取海南岛。

12月18日,身在莫斯科的毛泽东向第四野战军发出电令∶“以43军及40 军准备攻琼崖。”由此, 40军正式加入到解放海南岛的作战序列之中。

当时,40军的多数指战员来自内陆地区﹐很多人之前没有见过大海、缺乏海战装备和海战经验,加之整个解放战争进入尾声以及同年10月下旬“金门失利”影响,一时间一股消极低沉的情绪在部队中弥漫。

一些指战员“戎装未解而心已歇”,增长了和平观念;一些指战员对上级部署不满﹑发牢骚讲怪话;一些指战员对大海盲目畏惧、面对大海极为恐慌;个别指战员竟然以自伤方式企图逃避战斗。

面对这样的情况,40军的军长 韩先楚 主抓战备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先楚亲力亲为,指挥所直接搬到海边一线。

针对部队对海洋的陌生,韩先楚组织相关人员千方百计地搜集相关资料并虚心向当地渔民求教,在部队掀起了一股学习海洋知识的热潮;针对渡海作战装备匮乏﹐韩先楚亲自组织搜集、改装船只、动员船工,领导发动技术革新,大力推广战士们训练中的一些创造性做法。

组织相关人员建立机帆船修造厂并亲自检查机帆船性能、参加机帆船试航;针对部队中存在的怕风浪、晕船等问题。

韩先楚积极组织部队进行海上训练并经常下海登船检查训练情况,甚至直接参与训练,与广大指战员一同迎着海风进行训练、一起分析研究﹑查摆问题、总结经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针对部队中存在的一些思想顾虑,甚至消沉情绪,韩先楚及时提出开展“将革命进行到底”、忆苦诉苦、立功光荣等相关教育,强调要执行好党中央关于解放海南岛的重要指示。

在韩先楚领导下,40军掀起了战备训练高潮。

经过艰苦细致的战备工作,40军从“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克服了缺点、弥补了不足,准备了充足的武器装备、克服了错误的思想意识、鼓舞了斗志和士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之后,就要去战场上见真章了,渡海作战正式拉开了帷幕。

1950年3月5日傍晚至3月6日,40军118师352团一个加强营作为渡海先锋营,在118师参谋长苟在松率领下分乘21艘帆船偷渡琼州海峡,并成功登陆海南岛,与岛上琼崖纵队会师。

这个加强营成为解放大军中最早登上海南岛的部队,后来还荣获了“登陆先锋营”的称号。

这次的会师也成为了解放大军与长期战斗在海南岛的琼崖纵队的首次会师。

5日下午,加强营在雷州半岛西部灯楼角启渡场海边举行誓师大会、整装待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当时出席誓师大会的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回忆:

“在会上,韩先楚代表上级党委亲手把一面绣着‘渡海先锋营’的锦旗授给渡海部队……下午5时,出征的勇士们在118师参谋长苟在松和352团团长罗绍福的率领下,登上了14艘帆船。我随同韩先楚以及118师师长邓岳到海边送行。”

加强营偷渡琼州海峡成功20天后,40军118师一个加强团也于3月26日从灯楼角起航,南渡琼州海峡进行偷渡作战,最终也在琼崖纵队接应下成功登陆海南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先楚之所以积极训练部队,迅速展开渡海作战,就是因为他一直秉持着赶早不赶晚的原则。

早在1950年2月,第15兵团就在广州召开了海南岛战役作战会议。

这次的会议初步确定了海南岛战役的方针、方案等。

韩先楚在讨论发言中也明确表示应该迅速解放海南岛,提出:“应趁敌人立足未稳,尽早发起海南战役,越拖后越不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过讨论,广州会议最终确定了“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决定以小部队进行分批偷渡、随后再以主力部队发起强渡和大举进攻。

事实证明,韩先楚的判断是十分正确的,在解放海南战役结束之后,毛主席也对这样的战略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第一批偷渡作战之后,第二批也在3月31日胜利完成。

两批偷渡取得成功后,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仍存在争议。

一些人认为应继续组织小股部队进行偷渡作战;韩先楚综合考虑了部队的武器装备、精神状态以及岛上国民党军防御重点的变化等因素,坚持认为“必须抓住谷雨前的时机大举渡海作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坚持认为应该在谷雨节气前实施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而不应该再向后拖。

4月初,韩先楚在40军党委会议上谈了自己关于抓住有利时机全面强渡进攻的看法,得到与会者的支持。

4月10日,第15兵团在徐闻县赤坎村召开了由 邓华 主持的作战会议,韩先楚在会,上坚持并再次提出自己的看法:“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具备实施大举渡海登陆了,再不需要搞小规模偷渡,……在谷雨前,海峡大潮前的伏流时期,实行大举渡海登陆是最有利的。”

韩先楚的看法得到了包括邓华在内的很多与会者的赞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50年4月16日成为大举渡海登陆、发起总攻作战的日子,40军和43军共8个团25668名指战员参加。

4月16日傍晚,韩先楚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登上战船发令、指挥40军6个团向南起航,成为此次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中级别最高的将领。

17日晨,在韩先楚指挥下、岛上琼崖纵队密切配合下,40军的6个团在海南岛西侧临高地区成功登陆,43军的2个团也几乎同时在琼州海峡正面、海南岛林诗港一带成功登陆。

琼州海峡的天险被彻底突破,国民党“伯陵防线”被彻底摧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4月21日,40军经过急行军赶到了美亭地区与43军共同歼灭、击溃了海南岛上国民党军的主力部队,取得了美亭决战的胜利并且一举为战役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美亭决战结束之后,薛岳于4月22日下午乘飞机离开海南岛飞往台湾,海南岛上的国民党军迅速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态势中。

面对这种有利态势,40军部队向海口挺进并迅速向南展开大追歼。

40军118师率先攻入了海口市,与43军127师一同解放了海口。

随后,118师、119师分东西两路向南发起追歼战,119师于4月30日占领了三亚湾。5月1日,随着八所港的解放,海南岛终于得到了全部解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南岛解放战役结束之后,韩先楚和邓华都返回了内地,马不停蹄地开始面对一触即发的朝鲜战争。

1950年7月,邓华收到了北京的急电,希望能面谈相关事宜。

到达北京后,邓华先是在军委的招待所小憩,忽然有人进来报告毛主席召见,他立即随同前来传令的毛主席秘书叶子龙驱车前往中南海。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邓华在菊香书屋坐定后,毛泽东冒出了这么句话。

在井冈山时期,他就认识邓华了。

延安“七大”时,他们曾一起回味过井冈山上第三十一团的战斗生活,解放战争打响后,他们长时期不曾见面。

听得出来的,毛主席这话是带着几分嘉许的。

随后毛主席话锋一转,说:“海南岛一仗,打得不错嘛!有些事情,真好像事先算计好一样,要是晚打两个月,很可能变成第二个台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想起和韩先楚在海南奋战的那几个月,邓华依然感到热血澎湃,毛主席这次对他们作战的肯定,也让邓华心中倍感慰藉。

海南岛的解放有着重大的意义。

海南的解放,就是粉碎了国民党当局变海南岛为“第二个台湾”的美梦,为巩固祖国的南疆,保卫祖国安全,保证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创造了重要条件。

海南岛是我国第二大岛,又是我国南疆的重要门户,它既可控南海交通要冲,又能扼两广出入咽喉,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新中国成立后,由大陆溃退到琼崖的国民党军队达十余万人,并成立了以薛岳为总司令的海南防卫总司令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企图以所谓的海陆空三位一体“立体防御”凭险固守,长期割据,阻遇我人民解放军渡海解放海南岛,与台湾、舟山、金门等岛屿构成一条封锁大陆的锁链,把海南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和基地。

海南的胜利解放拔掉了国民党在南海上的主要基地,打破了它“反攻大陆”的海上部署,斩断了它封锁大陆的锁链之至为关键的一环,使海南岛一跃成为祖国南方国防前哨、保卫祖国安全、保证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顺利进行的钢铁堡垒,捍卫祖国南海海疆和南海诸岛主权的可靠后方基地。

海南的解放关系着祖国大陆尤其是南方的和平与安全,历史的进程已经给予我们很好的印证。

海南的解放,更有利于我们人民解放军在集中力量进行抗美援朝战争。

在海南解放不到两个月,美帝国主义就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国人民为了保卫朝鲜的独立和国家安全,进行了一场反侵略的正确战争。

如果不是海南早日解放,那么在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我们很可能陷入被动,我国南方将面临更大的军事压力。

所以,就像毛主席所说的那样,海南还好提前解放,这样缓解了我们很多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铭记革命先辈

海南的解放、中国的解放,靠的都是不怕苦不怕难的革命先辈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靠的是军民同心克服困难、靠的是中国共产党正确的领导。

在新时代,新社会,我们更应该铭记革命先辈的精神,坚定地听党的话,跟党走,去建设更加美好的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参考资料

《邓华将军传》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第191页

《解放海南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