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一个世纪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公司为压力过大的员工提供了多种多样的支持,包括药物滥用治疗、咨询课程以及向 治疗师 转诊。这些措施——始于上世纪40年代,旨在解决工厂车间的酗酒现象——催生了一个规模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产业,业内的公司开展各种项目,并为担心因求助而有损名声的工人提供缓冲,让他们保持匿名。然而由于新冠疫情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心理状况,再加上疫情期间,向线上 医疗保健 服务的转变加快,大量新来者应运而生,试图取代这个行业的老牌企业。

几十家公司已经投身这个领域,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雇员找到他们需要的关怀照护。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向此类初创公司的投资去年增加一倍以上,至55亿美元(约合368亿元),而且其中有10家公司的估值越过10亿美元。这些新来者提供各种服务,从正念训练、睡眠应用程序,到匹配员工与护理人员的复杂程序。

疫情之前,由持证治疗师提供的及时、可负担的照护就很难获得,现在则更是难上加难,因为需求迅猛增加,而临床医师却不断退出保险网络,原因是悭吝的报销政策或行政管理方面的难题。

一些公司采取新老混合的方式。肉类加工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 Inc.)利用EAP来做短期咨询。更长期或更专业的案例则通过其医疗保险计划处理,或者从去年开始由Lyra Health Inc.负责处理。Lyra由一位前Facebook高管创建于2005年,在 美国有6400位医疗健康方面的专业人员,还刚刚收购了英国EAP提供商,后者在全球还有4万名专业人士可供利用。

全文共计2928字

撰文:Matthew Boyle 翻译 :汪泽 编辑:冯艳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