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中超6月3日开赛更重要的是联赛还能否维持18支球队的规模,目前最为棘手的情况是重庆两江竞技,比起球员讨薪,停训都已算是小事,而且上述情况已经发生不止一回。当然,这次球员的态度更为坚决,大有不还钱就要退赛的趋势,不过围绕欠薪的话题早已超过一年,不难看出,此问题若是好解决也不至于拖如此长的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欠薪的具体金额才是现在解决欠薪问题的关键所在。面对外界的疑问,两江竞技领队魏新给出了答案,俱乐部 投资方 汇报的材料中有一份手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魏新介绍,涉及欠款金额主要分两个阶段,一是2021年4月之前,涉及5.5亿元,数额巨大,之后到2022年3月则是2亿元,算下来的话共7.5亿元,显然,目前的投资方已经无力支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还上这笔钱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核心还是寻找新投资方或赞助商,去年曾有过5000万元赞助费的说法,但是即便这笔钱到账,对于总欠款来说也是杯水车薪,相距甚远。当然,在最新的公开信中,教练球员也是做出了让步,不再追要2021年4月30日前的欠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应该说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教练和球员的出发点除了讨薪,更重要的还是延续俱乐部的生存。不过,对两江竞技来说,即便是4月30日前的问题可以解决,但之后的欠费依然是笔巨额,而且球员的表态中是否包括外援目前还不得而知,例如卡尔德克,已经要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欠薪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知情记者透露,投资方当代集团接近破产,肯定不再继续了,如果之前提到的5000万元能够支付,还可以参赛,如果没有当地部门介入,那么俱乐部立即停止运营,不难看出,目前已不再是球员退让的问题了,是投资方不想玩了,当代集团也成为了新赛季首个消失的投资方,一旦破产,那么7.5亿的欠款将随之蒸发,很难再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