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陈浩南出来混那么久,全凭三样东西,够狠,够义气,兄弟多”、“铜锣湾只可以有一个浩南”……

这些经典台词,有没有让大家想起一段时光?

曾几何时,香港黑帮电影风靡亚洲。在上世纪90年代,你可能不知道香港首富是谁,但是你肯定知道洪兴的扛把子陈浩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影的存在是对当时香港黑社会林立的一种反应。当时统治香港的英国人,只在乎如何从牛身上,再多挤出一点奶,至于其他的问题,他们不想考虑,尤其是确定1997年香港回归后,港英治下更是不管身后洪水滔天。

一时间香港华人区充斥着类似胜和,新义安这样的黑帮势力。

在黑社会最为嚣张的时候,连警都要礼让三分。

然而忽如一夜春风来,97之后,这些江湖,仿佛一夜之间都消失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其实从历史上看,香港的这些黑社团组织可不简单。追根溯源的话,他们可是和韦小宝并肩作战过的天地会的弟兄——就是后来的洪门。

话说洪门组织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在上世纪有一个叫做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小伙子,就曾经受雇于美国洪门大佬司徒美堂。正所谓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讲法律(你没看错,这小伙子就是史上著名的三巨头老大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洪门有了罗斯福这个律师,有了很大的发展,司徒美堂老爷子也多次帮助我国国内各种战斗。

为回报老先生,他还受邀于1949年10月1日登上城楼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

当然和司徒美堂老先生相比,香港的洪门那就low很多了。

鸦片战争后,清朝被逼无奈割让香港。东方明珠至此开始走上了一条和其他城市截然不同的道路。

初期,英国人招兵买马,吸引了大量两广地区的人到香港发展。但是当时的香港仅是依托于一个小渔村,刚刚起步,就业岗位就这么点,人口增速又远远超过了就业的岗位增速。

应该说那时候香港真的卷的很。为了能够卷赢其他人,找到一个能够谋生的差事,华人们不得不采用暴力,打群架这类事情层出不穷。

那港英不管吗?

为什么要管!

华人间的争夺,只会凸显英国人地位的尊崇,华人间的矛盾由英国人来负责裁决,那将意味着英国人的统治将更加的巩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华人的生存竞争愈来愈激烈,英国人一直持放任态度。于是华人开始效仿洪门。以各种纽带联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组织。

帮派成立的初心是为了生活,但是很快,有的帮派的目标就变成了更好的生活。

于是帮派之间的共存关系不复存在,火拼抢地盘成为了常态。

随着香港的日益发展,越来越多的过江龙来到了香港,中国其他地区的帮派也开始涉足香港,使得香港的帮派之争变得更加复杂。

帮派林立使得香港的黑社会变得极为内卷,为了扩大生存空间,争斗变得极为血腥,对于普通人,香港黑帮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为扩大地盘,发展新成员,黑帮会派许多小弟去向普通人勒索保护费,这些小弟就是古惑仔。这些安分守己的普通人,接受港英的盘剥的同时还得被黑帮搜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抗日战争期间,香港被日寇占领。日本人来了,是香港帮会崩坏的开端。

香港帮会中一些有血性,有骨气的人纷纷北上,参加抗日,而留下来的那些绝大多数都是品质最为恶劣的宵小之徒。

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身为洪门弟子,所承担的抵抗外族入侵的责任,他们把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烧杀抢掠,甚至还帮助日军开办慰安所。

这样一来,香港黑帮彻底变质,沦为了民族的败类。

随着时间的推移,香港黑帮早已不满足于收收保护费,这样初代水平的敲诈勒索,他们开始产业化发展。

这些黑帮团队当然是从最赚钱的开始。在这个世界上最最赚钱的活动都写在刑法里,要做成这样的生意,就必须来个钱权人三位一体。

这可难不倒黑帮。他们虽然是黑社会,但是他们的头面人物和白社会上的一些大佬是很有交集的。更何况钱谁不喜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乎就出现了有钱人出钱,有权人出权,黑帮出人力资源,大家一起搞事业,大家一起发财。军火,毒,成了一条条致富快速通道。

那么问题来了,

香港黑帮如此嚣张,那么香港的纪律部队不管吗?

不管是真的不管。

5亿探长雷诺大家肯定不会陌生吧?这电影就是比较真实的反映了当时香港华人警察和黑帮势力之间互相勾结的往事。

这俩团队已经成为了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让警察去抓黑社会,这怎么可能?

香港黑社会的势力甚至已经侵蚀到了港英的内部。

这引起了港英的注意。看来不得不采用雷霆手段来切断香港黑帮身后的大树。

于是一个让TVB剧迷们无比熟悉的机构成立了:廉政公署ICAC于1974年正式重装上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ICAC不像其他的纪律部队,他们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击系统内的违法现象。

由于廉政公署的横空出世,切断了香港警察和香港黑帮之间的利益关联,没有了香港黑警的通风报信,黑帮终于被香港警方的铁拳揍了个鼻青脸肿。

在廉政公署的监督之下,香港警察风气出现了根本的好转,不再是香港黑帮的保护者反而成为了他们的终结者。

随着香港警察不断的打击,香港黑帮的生存空间受到了极大的打压。

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香港警察更是加大了打击力度。香港大佬们开始意识到,必须对黑身份进行洗白。

于是乎,香港的大佬们从话事人变成了董事长,搞组织变成了搞企业比如电影业就是个很好的洗白行业。

许多黑社会的高层,由于家庭背景,虽然在社团中身处高位,但是本身却没有太多的劣迹,没有直接参与违法,这伙人审时度势发现黑的不好混,退出帮派不断洗白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大都跑路了,嗅觉敏锐的中间分子意识到:再也不转型,只怕牢底坐穿。

他们开始寻找新下家,转做正行,这使得整个黑社会金字塔结构出现了大崩塌。

剩下的那些小弟们,由于没有了主心骨,也只能有样学样转做正行。

那些没有崩溃的黑帮势力,也通过各种手段,搞起了合法经营,比如 “龙五”搞的电影公司。

各个社团之间的摩擦,再也不用拳头说话,而是坐下来谈判。在回归后的香港人民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种被黑社会支配的恐惧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