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粮食短缺日益迫近,富国吃不上炸鱼薯条,穷国开始挨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IC

文 | 金焱

编辑 | 苏琦

由于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供应链中断和去年干旱导致产量下降,粮食价格已然很高。在各种因素叠加制造的脆弱时刻,俄乌冲突爆发,给全球粮食市场一记重击。乌克兰和俄罗斯都是世界小麦和玉米的主要生产国,它们共占全球小麦出口约29%、全球玉米供应的19%,以及全球葵花籽油出口的80%。在俄乌冲突发生之后,小麦、玉米、大麦、食用油和肥料的供应链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全球粮食价格已上涨近13%。俄罗斯和乌克兰共生产了美国一半的化肥,而化肥价格现已翻了四倍。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 (IFPRI) 高级研究员德里克·海蒂(Derek Headey)对《财经》记者表示,粮食危机早在乌克兰冲突爆发前就已经潜伏,国际粮农组织的谷物价格指数显示2021年与2008年的程度持平,而在俄乌冲突之后呈现出更惊人的飞长。在2019年至2022年3月之间,谷物价格上涨了48%,燃料价格上涨了86%,肥料价格上涨了35%。这三个因素导致2022年将面临的情况更加严峻。早在2007年粮食体系就岌岌可危。那时由于上涨的油价导致食物价格直线上升、对玉米生物燃料的需求暴增、高运费、金融市场的投机、低粮食储备、粮食产地的极端天气,大范围的强有力的贸易政策都使市场变得更加动荡,它带来一场粮食危机的完美风暴,直到2011年、2012年价格从高点逐渐回落。那场风暴似乎在2022年重新浮现。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日前发出警告,人类或将面临“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多达17亿人正暴露在粮食、能源和金融系统的破坏之下,导致贫困和饥饿问题的恶化。

当地时间5月18日,乌克兰农业政策与粮食部长索利斯基在以视频方式参加一场国际会议时表示,今年乌克兰的粮食产量有可能下降50%,越冬作物的播种也将受到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应该做好每吨小麦的价格由目前的430美元涨至700美元的准备。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在提到本月发布的一份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时表示,乌克兰冲突暴露了农业系统相互关联的本质和脆弱性,对粮食安全造成了严重后果,2021年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总数达到创纪录的1.93亿。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小麦的价格已上涨超60%。

美国资深大宗商品投资人安迪·赫克特(Andy Hecht)对《财经》记者说,在2022年生长季,小麦、玉米和大豆价格正接近数年来、甚至史上新高。未来数月至数年期间农产品价格都会不断增长。导致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粮食和油料的价格飞速飙升的因素包括:南美作物产量低于保底水平,让本已处于瓶颈期的全球供应链负重更多,进一步影响粮食市场;通货膨胀持续抬高进口价格。3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增长了8.5%,生产者物价指数(PPI)比过去一年增长了11.2%。能源、劳动力和融资成本增长明显,多方压力下价格持续攀升;在肥料价格爆破式增长的同时,由于俄罗斯“暂时性”对包括美欧在内的“不友好国家”下达的出口禁令,肥料的供应量也成问题;俄乌作为欧洲各国主要的粮食产区,曾经的沃土变成了矿区和战场——黑海港口成为战区后,粮食出口也会受到影响。俄乌两国的出口占每年全球小麦供应量的三分之一,同时也是玉米、大麦和其他农产品的出口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退失据

面对危机,援救的力量和各国保护主义的力量互相掣肘。当地时间18日,美国财政部在一份关于粮食安全计划的报告中表示,世界银行将提供300亿美元资金以应对由俄乌冲突导致的粮食安全危机。据美媒报道,这笔300亿美元的资金中有120亿美元用于新项目,另包含180亿美元用于投资已获得通过但尚未执行的食品相关项目。

自2月底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黑海地区的小麦出口量大幅下降,小麦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不断飙升。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小麦生产国之一,受冲突影响,目前有数百万吨粮食滞留在乌克兰港口。乌克兰谷物经纪商Maxigrain称,作为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之一,乌克兰在2020年-2021年期间出口了4150万吨玉米和小麦,其中95%以上通过黑海运输。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官员本月早些时候透露,由于基础设施问题和黑海港口被封锁,近2500万吨粮食滞留在乌克兰,无法离开该国。这样的状态还会继续持续。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18日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批准延长国家战时状态总统令草案的消息。根据新的总统令,乌克兰的国家战时状态将于5月25日5时30分到期后一次性延长90天。

有媒体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正在协调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国达成一项协议,旨在恢复乌克兰粮食的出口。古特雷斯提议俄罗斯允许乌克兰运送一些粮食,作为交换条件,他将说服西方国家放宽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化肥的制裁。据悉,黑海周边国家土耳其表示愿意参加协议,可能负责海上扫雷和航运管理等事项。除了联合国在牵头开放黑海粮食出口的谈判,欧洲国家也在帮助乌克兰出口粮食,欧盟方面希望通过包括多瑙河在内的欧洲大陆公路、铁路和水路,将部分乌克兰粮食运往市场。

赫克特指出,在美国,食品价格已升至历史高点;在其他国家,粮食供应有可能成为严重的问题导致短缺或灾荒。肥料的短缺和涨价的人工费用、种子、农用器具、筹集资金和其他投入价格不止影响了农产品价格还限制了生产。近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考察伊利诺伊州的家庭农场时宣布,联邦政府将启动一项旨在支持美国农民、降低食品价格和保证全球粮食安全的新行动,具体措施包括,将全美范围内有资格获得“双季作物保险”的县数量增加681个至1935个,这将为更多在同一块土地上一年种植两季作物的农民降低生产风险;通过提高农作物种植效率的“精准农业”和其他技术援助降低农民的生产成本、扩大关键产品的用途、简化与农民相关的申请手续;将联邦政府投资国内化肥的生产资金由此前的2.5亿元增加至5亿元以降低成本,并让农民更容易获得这些资金。

拜登强调美国农民对于抑制通胀和全球物价上涨的关键性作用,并称“要确保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弥补俄乌战争对全球的供应缺口”。乌克兰和俄罗斯作为欧洲的粮食产地,美国是世界领先的玉米和大豆生产和出口国。美国还出口大麦,赫克特认为,如果因战争而造成的供应缺口不能被填补,情况会变得具有挑战性。

个明显的挑战是,各国保护主义的声音日益高涨,全球约有20个国家实施了粮食及食品的出口禁令,受出口限制的粮食约占全球总贸易量的17%。这些国家包括阿根廷、阿尔及利亚、伊朗、哈萨克斯坦、土耳其、塞尔维亚、突尼斯和科威特等国在内,已经限制了主要粮食和农作物的出口。受限产品从包括玉米、面粉、黑麦、大麦在内的主食,大豆、动物油、植物油、盐、糖,以及包括马铃薯、茄子、西红柿、洋葱在内的蔬菜。此外,各种肉类也涵盖其中。全球通胀会导致部分国家食品CPI(消费者价格指数)上行过快,被动进行粮食出口管制;而出口管制会进一步助推全球通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全球粮食系统受到严重威胁,越来越多的国家相继出台了相关出口禁令。摄影:《财经》记者金焱

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印度5月13日实施小麦出口临时禁令,以平抑国内高温天气引发的食品价格通胀。这一禁令激起强烈反应,次日七国集团(G7)即谴责了这一决定。印度随后提出,向印度政府提出要求并且获得授权许可的国家,将能够继续获得印度出口的小麦。印度替代性出口需求增加也是通胀上行的主因。当前印度出口限制措施或加剧农产品供应链短期中断风险,例如疫情期间,受制于各国相继实施较为严格的管控措施,港口船只停滞、航班延误和社会隔离等措施均对农产品贸易形成不利影响。此外出于本国粮食安全考量,一国农产品贸易限制通常会对邻国产生连锁反应,从而进一步加剧供需矛盾并推升通胀。

印尼原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但为平抑国内食用油价格,印尼从4月28日起实施严格的棕榈油出口禁令,此举也进一步加剧了全球食品通胀。 印尼贸易部表示,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葵花籽油主要生产国,俄乌冲突扰乱了两国产品供应,迫使一些买家转向棕榈油作为替代品,导致原棕油全球需求骤增、价格飙升。

根据德国斯塔蒂斯塔调查公司发布的数据,印尼占世界原棕油供应量的一半以上,2021年出口量约为2800万吨。印尼出口禁令公布后,市场普遍预期全球食用油供应将更加紧张,推升食用油及可替代食品的价格,加速全球粮食价格上涨。马来西亚是仅次于印尼的世界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表示愿意填补印尼出口禁令所导致的全球市场空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民以食为天

世界银行预警称,食品价格每上涨一个百分点,全球就有1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全世界约35%的人口以小麦为主粮,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是第一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全球26个国家超过50%的小麦供应依赖这两国。

但当粮食危机步步逼近时,它对富国和穷国的影响有天壤之别。据英国媒体报道,随着俄乌冲突持续,英国炸鱼薯条店遭遇断供危机,已经遭遇一轮倒闭潮。英国传统美食炸鱼薯条的四个主要原料依赖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葵花籽油从乌克兰进口,鳕鱼、马铃薯和面粉从俄罗斯进口。英国全国炸鱼薯条联合会呼吁英国政府着手制订长远战略,设法帮炸鱼薯条店渡过难关,否则全国最终会有多达三分之一、也就是大约3000家炸鱼薯条店倒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战争的继续,粮食短缺,尤其是谷物和植物油短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将导致更多国家转向贸易限制。摄影:《财经》记者金焱

海蒂则指出,2007至2008年的粮食危机相对时间较短,通过增长的产量全球食物系统也轻松应对。然而我们无法确认乌克兰冲突对食物、燃油和肥料价格的影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如今的世界,无论发达地区还是发展中地区的经济相较2008都更弱。许多经济体都面临着大量国家收入的债务关系和增长的赤字、变弱的汇率、不确定的近期经济增长、外国投资者和发展伙伴都缺乏现金,所以这一轮粮食危机能否平衡过度也是一个问号。非洲是毋庸置疑的最脆弱的地区之一。北非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了大量的小麦,所以它面对着刻不容缓的食物危机。撒哈拉以南非洲主要是农业地区,但增长的低收入城市人口更有可能消费进口粮食。

由于运输和外汇问题,非洲多地的农民在通货膨胀后的价位也很难获得肥料。过高的成本会蚕食农民的利润并有可能减少他们增产的意欲,从而使他们无法获得高食物价格的有效利益。已经被冲突和气候影响的国家处于额外脆弱的状态。战争中的也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进口粮食。北埃塞俄比亚作为全球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常年面对战乱和人道主义问题。马达加斯加的食物系统则在一月和二月连续的热带风暴和龙卷风影响下产生缺口。 在阿富汗,儿童死亡率因为经济和基础医疗服务而飙升。缅甸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21年二月的军事政变后缩水了18%、食物价格则增长了19%。东南亚国家,则尤其需要联合起来避免贸易限制下,危机在大米市场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