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7个月,年仅34岁的四川省黑水县副县长秦玲玲就被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18日,据四川省阿坝州纪委监委消息,黑水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秦玲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被查,秦玲玲的履历也受到关注,坊间纷纷猜测站在美女副县长背后的贵人到底是谁?

“法度law”梳理发现,秦玲玲履历中确实有不少让人疑惑之处。

官方履历显示,秦玲玲出生于1988年1月,在职大学学历。2007年10月参加工作后,在金川县俄热乡中心校任教,2009年7月开始在金川县委县政府接待办公室工作,历任副主任、主任。

“法度law”注意到,2007年秦玲玲年仅19岁即参加工作,学历应为高中或者职中,在学校任教仅仅两年时间即从老师转为公务员。

有文章提到一个细节:秦玲玲面容姣好,“连标准照都化浓妆戴耳坠,这在县级女干部中确实不多”。是否因此被调去县委接待办工作,不得而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进了县委接待办以后,秦玲玲几乎是“到点就提拔”。

2014年8月,她调任金川县广播电视台台长。彼时秦玲玲年仅26岁;2016年3月,其任共青团金川县委书记,2021年6月任金川县观音桥镇党委副书记、宣传委员。

2021年10月,秦玲玲为黑水县副县长提名人选,次月任黑水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至此番被查。

黑水县政府网站介绍政府领导分工显示,秦玲玲协助县长工作,负责教育、卫生健康、医疗保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红十字会、精神文明、妇女儿童工作。

对于秦玲玲的落马,坊间有传言说,最初,为解决就业才以中专学历到藏区的偏远乡镇任教。在学校工作期间,因为高颜值而被该县甚至阿坝的实权人物看上,所以专门调她这样的美女去金川县委接待办搞接待。

上述消息还说,进了县委接待办以后,秦玲玲的职场生涯开始开挂,5年时间就从科员提拔到正科,然后历经正科级层面的多岗位锻炼,充分积累了“基层经验”,从而一跃而起成为很多基层公务员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副县级干部。

不过上述说法未得到证实,但值得一提的是,梳理秦玲玲的官场之路,有两个“转折点”非常关键。

2007年,19岁的秦玲玲到了金川县俄热乡中心校工作,第一个“转折点”出现在两年后的2009年3月,彼时,这位刚参加工作才两年且年仅21岁的姑娘,突然被调到中共金川县委县政府接待办公室。名义是“调训”。

2009年的这次“调训”为秦玲玲踏入小城政界铺平了道路。

此后,在历任金川县广播电视台台长、团县委书记以及观音桥镇党委副书记后,秦玲玲仕途的第二个“转折点”就到了:

2021年11月,没有学历优势,还只是乡镇副书记的秦玲玲被直接“跨区县”从金川县调至黑水县,担任黑水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

没有学历优势,资历又差,在这种情况下竟能跨区县调动,且又连升几级,秦玲玲背后的“贵人”能量不一般。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秦玲玲“跨区县”调任黑水县前,当地一位重要领导发生了职务变动,就在这位领导工作变动俩月后,秦玲玲便被跨区调任了黑水县副县长。

实际上,秦玲玲的现象在黑水县并非孤例。

2021年9月,黑水县档案馆副馆长叶露被查,履历显示,叶露,女,1982年1月生,四川成都人,在职大学学历,2003年7月参加工作。

参加工作时,叶露21岁。

叶露的第一份工作是四川路桥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机械化施工分公司,之后,叶露又去了成都市峨泰基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工作,这是一家注册在成都的“中小微”民营企业,其大股东是一家注册在阿坝州的贸易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叶露在成都市峨泰基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工作至2009年2月。

2009年2月,叶露突然从这家成都民企转入阿坝州黑水县司法局麻窝乡司法所工作。

叶露的这次“转折”原因不详。不过之后,其仕途也如同开了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仅四年后即2013年11月,叶露就成了黑水县司法局麻窝乡司法所所长,据2013年11月4日公布的“黑委组公示〔2013〕3号”文件显示,叶露拟提任黑水县麻窝乡司法所所长(试用期一年)。

又不到三年即2017年4月,叶露再被任命为黑水县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短短8年时间,叶露就从一名民营的中小微企业员工摇身一变成为黑水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

一直到2021年6月,叶露才被短暂“过渡”至黑水县档案馆后被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官方对叶露的“双开”很简单:

经查,叶露理想信念丧失,纪法意识淡薄,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承揽方面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巨大。

叶露为何能在短期内在黑水县政界风生水起,官方并未披露。一位阿坝州当地知情人士向“法度Law”透露了叶露的犯案细节,任黑水县交通局副局长后,叶露分管该县交通部门工程项目的前期工作。

2018年7月,黑水县实施交通运输部交通扶贫建设工程项目,叶露帮助黑水籍商人三郎某某劝退川交路桥公司参与该项目投标。2018年8月,三郎某某为表示感谢,在成都市华西医院附近一茶楼包间内送给叶露30万元。

相关材料也显示,2021年8月31日,叶露被茂县监委留置,被抓后的叶露表示自愿认罪认罚。

值得一提的是,从去年年底至今年,黑水县已有多名领导被查。

3月31日,黑水县洛多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杨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月15日,黑水县扎窝镇原党委书记吴俊铭、原镇长王飞履行财务监管职责不到位问题被通报;去年12月13日,黑水县自然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俄木罗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