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甘肃省生态环境厅近日通报省级环保督察典型案例。督察发现, 庆阳市 水务部门2021年延续采油单位取水许可证时,罔顾取水量增加2630.23万吨的事实,未依法按照重新办理取水许可相关要求审批,而是违规作出延续取水申请书的批复。涉事单位为 中国石油 天然气 股份有限公司 长庆 油田 分公司(下称“长庆油田”)旗下的采油厂。而中央环保督察组早在2020年就指出,庆阳市对中石油长庆油田监管执法不愿动真碰硬。

通报称,庆阳市水资源管理底数不清。取用水统计是水资源开发、利用、节约、保护和管理的重要支撑。2020年、2021年主要涉油县(区)上报辖区内工业用地下水取水量分别为2380.09万吨、2769.65万吨,但是仅采油单位2020年、2021年实际地下水取水量就分别达到2958.97万吨、2973.74万吨。庆阳市水务部门对取用水统计数据出现的重大变化及相互矛盾情况,含糊其辞,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取用水统计数据混乱。

庆阳市水资源管理亟待加强

甘肃省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庆阳市水资源管理情况进行现场督察时发现,庆阳市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执行不到位,取用水量底数不清,统计数据审核把关不严,违规审批取水许可,水资源管理亟待加强。

庆阳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足300立方米,仅为甘肃省平均水平的1/4,全国平均水平的1/8,属于极度缺水地区。加之境内拥有丰富的油气、煤炭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耗水量巨大,庆阳市未将水资源作为最大的刚性约束,水资源已成为制约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瓶颈。

督察发现,庆阳市水务部门取用水统计的上报、审核等日常管理工作浮于表面,未按照相关要求建立取用水量数据质量抽查与核查制度,未对各县(区)及直报单位填报的取用水数据真实性、准确性严格把关。数据显示,在全市2021年工业总用水量与2020年相比未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庆城县2021年工业用地下水较2020年增加234.8万吨,是2020年的2.3倍,正宁县2021年工业用地下水较2020年减少676万吨,仅为2020年的7%,取用水量统计数据严重失实。

督察还发现,2020年、2021年主要涉油县(区)上报辖区内工业用地下水取水量分别为2380.09万吨、2769.65万吨,但是仅采油单位2020年、2021年实际地下水取水量就分别达到2958.97万吨、2973.74万吨。庆阳市水务部门对取用水统计数据出现的重大变化及相互矛盾情况含糊其词,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取用水统计数据混乱。

按照法律相关规定,当取水量、取水点位等要素发生变化时,取水许可应当重新申请办理。庆阳市水务部门2021年延续采油单位取水许可证时,罔顾取水量增加2630.23万吨的事实,未依法按照重新办理取水许可相关要求审批,而是违规作出延续取水申请书的批复。

另据调查,庆阳市水务部门违反取水许可审批程序要求,2020年6月就已向采油单位核发了取水许可证,但直至2021年5月才批复取水许可,核发时间较批复时间提前了一年。按照相关规定,地下水年取水量200万立方米以上的,由省级水利部门审批,庆阳市水务部门依法行政意识淡漠,取水许可制度执行不严格,越权审批取水许可。

长庆油田曾被曝18年抽取沙漠地下水引发生态危机

掌高兔村位于陕西省靖边县海则滩乡,面积52平方公里,人口1500多人。原本地处毛乌苏沙漠南沿,上世纪30年代,3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荒无人烟,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沙漠都种植上了沙柳和杨树,成了水源涵养地,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了水草丰美、在整个靖边县自然条件都最好的村子。村里有大小湖泊18个(当地人称为“海则”),面积4300多亩,河流两条近40公里,从来都不缺水。毛乌素沙漠年降雨量平均只有三四百毫米,年蒸发量却达到1800到2000毫米,本来是天然的烘干炉,但掌高兔村因为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还是宜居之地。

但是,直到2015年,掌高兔村地下水因人为抽取下降了10多米,全村的海则都干涸了。随着陕北油气田的不断开发建设,1990年,天然气“陕五井”打成特大气井的消息被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表明靖边的天然气储量极为丰富,大规模开采进入倒计时。1993年,中国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庆油田”)在掌高兔村打下了五眼350-450米深的深水井。1997年,长庆油田抽取掌高兔村的地下水用于下属的靖边采气一厂、天然气净化厂、甲醇厂、发电厂等单位的工业用水和生产、生活用水,掌高兔村的噩梦从此开始了。

1997年,长庆油田开始抽取掌高兔村的地下水。对于抽水量,双方各执一词。长庆油田称,每天用水量平均2750万吨。掌高兔村民称,从1997年到2005年,每天抽水约4000吨;2005年陕京天然气二管线、靖西二管线开通后,每天抽水达到约4000吨到6000吨。抽水越多,时间越长,地下水水位下降得越多。到底下降了多少?也是各执一词。村民们说,水位下降了12米。长庆油田则认为没有那么多,而且认为水位下降的原因较多,降水量大幅下降、榆林市其他用水户取水也是地下水位下降的原因。

1998年,掌高兔村的海则水面明显缩小,全部失去灌溉功能,村民开始上访反映。到2010年,已经基本干涸。海则过去每亩年产鱼30斤,减半捕捞可年产鱼6万斤,18年下来,村民损失仅此一项达到七八百万元。海则每亩产水草1000斤,除去深水处不长草,年产值起码上万元,18年损失近20万。

2000年,村民家里的水井开始打不上水,引起了村民的恐慌。除了不断打更深的井,别无他法。随着地下水水位的不断下降,村民的井也打得越来越深。从第一代海则、马槽井,到1998年开始打多管井、流沙井,到2003年开始打100-150米的深井。2007年,开始打200-300米深的深井,现在最深有450米的深井。

长庆油田多个采油厂因环境违法被处罚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旗下采油厂因环境违法被庆阳生态环境局处罚。

该网站发布的内容显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七采油厂因环境违法被罚44.7万。

2019年5月22日,市环境监察支队执法人员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七采油厂洪德作业区环五转采出水回注情况进行现场检查,并取样监测,结果显示,石油类、悬浮物分别超过《碎屑岩油藏注水水质推荐指标及分析方法》(SY/T5329-2012)回注标准0.95倍、68倍,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的环境违法行为。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十采油厂因环境违法被罚44.7万。

2019年5月22日,市环境监察支队执法人员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十采油厂华庆作业区庆二联合站采出水回注情况进行现场检查,并取样监测,结果显示,石油类、悬浮物分别超过《碎屑岩油藏注水水质推荐指标及分析方法》(SY/T5329-2012)回注标准1.53倍、70倍,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的环境违法行为。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十二采油厂因环境违法被罚44.6万。

2019年5月22日,市环境监察支队执法人员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十二采油厂板桥作业区庄二联合站采出水回注情况进行现场检查,并取样监测,结果显示,悬浮物超过《碎屑岩油藏注水水质推荐指标及分析方法》(SY/T5329-2012)回注标准13.5倍,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的环境违法行为。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二采油厂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被罚16.5万元。

2020年3月31日,庆阳市生态环境局庆城分局执法人员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二采油厂进行现场检查,并委托甘肃海慧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在该单位生产保障大队西205综合站喂水泵出口进行取样检测,结果显示悬浮固体含量超过《陇东油田采出水处理水质指标及分析方法》(Q/SY CQ 08011-2019)采出水回注水质标准。该单位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十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对该单位处以行政处罚。

督察组表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和程序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来源:财新网、甘肃生态环境澎湃号、中国经济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