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上午,俄罗斯国防部红星电视台的网站上出现了一则消息:中央军区司令员亚历山大-拉平上将向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中表现出勇气和英雄主义的军人颁发国家嘉奖。颁奖仪式在“切尔尼戈夫方向”的某个地点举行。为了表示对受奖将士的祝贺,拉平上将亲自来到了乌克兰境内。红星电视台的的记者说,中央军区部队指挥官将勇气勋章、英勇奖章、"对祖国有功"奖章、朱可夫奖章授予在解放切尔尼戈夫地区居民点期间表现出勇气和英雄主义的俄罗斯军人"。当然现在我们都知道, 俄军 在这个方向上并没有取得任何军事成果。而且就在授勋的当天,俄罗斯就被迫宣布从基辅和切尔尼戈夫方向撤退。在莫斯科,这一军事失败被称为 "善意的一步",但可恶的“泽连斯基匪帮”却不领情,他们称之为成功的第一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优良的装具,坚定的眼神,就是长得有点像

在切尔尼戈夫地区的一个村庄里,两个长得很像的人穿着在俄军中不多见的现代化战斗装具、多功能头盔和防弹衣,在破碎的围栏和白色的乌克兰小屋的背景下握手,周围则拉着一道长长的警戒线。“我从心底祝贺你,因为你的坚定、勇敢和英勇,我祝贺你。”年长的那个人声音洪亮地说道。“我只是为俄罗斯服务。”受奖者静静地回答他,他的制服看起来有些陈旧,右臂上则是识别用的红贴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拉平上将(右),这张拍于2019年

年长的这位军人就是中央军区司令员亚历山大-拉平上将,那么这位被媒体高调宣称的、备受青睐的年轻军官又是谁呢?答案却有些令人不齿,因为他是上将大人的爱子——丹尼斯-亚历山大罗维奇-拉平中校。这位36岁的中校是是 近卫 坦克第1团的指挥官,该团隶属于二战以来著名的塔曼摩托化步兵师。最早在伏尔加格勒,小拉平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2009年,他收到了伏尔加格勒军区首长的感谢信,因为他“模范地履行了军事职责,提高了军队的权威和威信”。要知道此时的小拉平还是一名中尉,指挥该地独立坦克营的一个坦克连。无论是出于何种理解,这封感谢信还是过于做作了,不过不排除俄罗斯的军政长官们喜欢这种调调。六年后的2015年,29岁的小拉平已经在老拉平指挥过的第20旅指挥一整个坦克营,而老拉平当时已经是东部军区的参谋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张拉平中校的照片摄于其加入近坦1团时期

“为了完美地完成演习,坦克车组们需要在不迟于20秒的时间内开第一炮,并使用不超过2发炮弹在三分钟内打中所有目标。”丹尼斯-拉平在全俄国家电视广播公司地方分部的报告中对演习进行了评论。2016年,小拉平的名字也在“红星电视台”中被提及,在那里他谈到了一种“新的战术技术”--“坦克旋转木马”。是的他发明了一种二战就被使用过的战术,我不太清楚将这视为技术进步是否托梦问过二战的老前辈。而拉平同志的升迁过快,导致他的熟人甚至不知道他们联系他的此刻,他已经是什么职务了:有人把他列为上尉,有人列为少校,只有少数人知道他已经是中校。

2月24日,作为入侵先锋的近卫坦克第1团进入了乌克兰战场,团长本人自然也不会例外。近卫坦克第1团是近卫坦克第1旅的历史继承者,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曾经由著名的坦克兵元帅米哈伊尔-卡图科夫指挥。正是这支部队在1941年赢得了对海因茨-古德里安的装甲集群的第一次重大胜利,随后在莫斯科保卫战中也表现出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阅兵时的拉西姆-塔吉耶夫大尉,不知道该说他不幸还是幸运...

该团的坦克经常参加莫斯科的胜利阅兵:“塔曼师以卡图科夫元帅命名的近卫红旗切尔特科夫坦克第1团的T-72B3M主战坦克纵队正在通过红场,拉西姆-塔吉耶夫大尉正在指挥阅兵人员。在战争年代,该团被授予六项军功勋章。”这是2021年5月9日阅兵时的解说词。然而去年在红场接受检阅的塔吉耶夫上尉,已经于2022年3月加入了乌克兰的战俘营。在乌克兰安全部队3月13日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拉西姆-塔吉耶夫上尉说,他在近坦1团担任连长,丹尼斯-拉平中校是他的指挥官。他已于2月24日率领约30辆坦克组成的纵队越过俄罗斯-乌克兰边境,直到他们接近与乌克兰的边界,指挥部都不停告诉他们,这只是一场演习。当坦克越过边界时,与指挥部的通讯中断了,坦克手们这才意识到他们被骗了,战争已经开始了。

塔吉耶夫被俘后,乌克兰特勤局截获了该连的士兵通信,他们谈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话题:

-留在俄罗斯境内的军人提问:”他们会为此给你颁发勋章吗?“

-在乌克兰作战的军人回答:“他们必须为我们在这里做的一切付出金钱(的代价)。你想大声骂人吗?拉平上校被授予了勇气勋章,而在他手下作战的坦克手有很多人被打死,许多人被俘虏。总而言之,我们被困在这里。拉平上校说什么‘别在乎敌军的炮火,让我们继续前进’他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军抛弃的T-80U

那么近卫坦克第1团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俄军在战争的第一个月试图从乌克兰东北方向,通过苏梅和切尔尼戈夫地区展开对基辅的攻势。俄军的先锋纵队,近卫坦克90师的近坦6团一度到达了布罗瓦里,但在苏梅和切尔尼戈夫地区被乌军拖入了阵地战,没能控制住这里的交通枢纽。乌克兰公布了缴获自俄罗斯近卫第1坦克 集团军 的文件,显示了这个集团军的近卫坦克第1团到3月15日已经损失了45辆T-72B3M坦克。要知道,近卫坦克第1团只不过93辆坦克,考虑到该团应该是组建了两个坦克营战术群,拉出去62辆坦克,那么这就意味这两个营战术群损失了3/4的坦克。此外,同样属于塔曼师的荣获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近卫红旗塞瓦斯托波尔摩托化步兵第 1 团损失了25辆BTR80,荣获列宁勋章的近卫红旗沙夫林摩步第 15 团损失了14辆BMP2和3门2S19,1辆T72B1。荣获苏沃洛夫勋章,库图佐夫勋章和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的近卫红旗辛菲罗波尔炮兵第147 团损失了4门2S19自行榴弹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缴获的俄军档案原件

同一份文件显示,和塔曼师同属于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的近卫红旗坎捷米罗夫卡坦克第 4 师下属单位中,近卫红旗舍佩托夫卡坦克第 13 团勇居第一,损失了44辆T-80U/UE坦克.该师的另一个坦克团,以 P.P.博卢博亚罗夫坦克兵元帅命名的荣获 II 级苏沃洛夫勋章和库图佐夫勋章的近卫红旗舍佩托夫卡坦克第 12 团略好一些, 损失了18辆T-80U。荣获苏沃洛夫勋章和库图佐夫勋章的近卫红旗杨波尔摩步 423 团损失了6辆T-80BV和18辆BMP2,有趣的是通讯413营也损失了一辆T80坦克,这是师长直属的坦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冰冷的数字几乎将俄军数个BTG除名

该集团军的其他单位中独立近卫红旗塞瓦斯托波尔摩步第 27 旅损失了9辆T-90A坦克,7辆BTR82,3门2S3M和1辆BMP3,第96独立侦察旅损失了10辆车。近坦47师只列出了近坦26团(原先的坦6旅)的损失,该部损失了8辆T72B3M和2辆BMP。简而言之,近坦1集在这场战争的前3周就损失了131辆坦克,这相当于4个坦克营战术群外加一个摩步营战术群的坦克数量,或者3个坦克营战术群加4个摩步营战术群的损失。该集团军在开战时应当有8个坦克营战术群和8个摩步营战术群,我想各位看官应该不难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俄军抛弃后被击毁的T-72B3M

但是所有的一切并不能阻碍某些人的...进步。4月6日,乌克兰安全局SBU公布了一份截获来自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士兵的对话,其中听到他们讨论电视摄制组抵达部队所在地,以及“尊敬的”父亲拉平如何奖励儿子拉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见官如父,见兵如子,也是失败授勋的理由嘛!

“然后电视台的人就来到这里,我们并不在那里,我们被赶走了。将军们来到这里,他们颁发了勇气勋章,伙计们对着将军们嘲讽道:没有支援,没有工事,我们现在放下武器,你上吧,将军,爬进战壕里和我们呆在一起,在这里呆上一天。连拿着你颁发的勇气勋章的儿子一起进来,和我们一起下战壕。电视摄制组掐掉了这个恼人的片段。”

当然实际播出的镜头里没有这些,只有文章开头那场可笑的闹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央军区部队司令员拉平对敌对行动的进程不作评论,而就像对任何高级别的俄罗斯军人一样,人们对老拉平知之甚少。然而,没有人能够拒绝镜头的诱惑,而过多的谈话会暴露你的观点:“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这是一场灾难,是我们文明的十字架,但当你思考生命和死亡,思考创造和毁灭,你会发现这一切都相互联系。这就是战争。它将你从邪恶中清洗出来,让你摧毁旧的,建立新的。但是,只有当你明白,为它做出的牺牲,不是徒劳的,你才能够知道它的意义,它的力量和意义"。2013年,时任少将的拉平在接受《新报》采访时详细阐述了他对军官的看法。“在今天的物质世界里,金钱是绝对的罪恶。为了成为一名将军,军校的毕业生必须具备三个重要的属性:全身心地投入到服务中,能够拒绝周围的许多诱惑,每天都朝着卓越的方向前进。正是在追求卓越和积累经验的过程中,才是在职业阶梯上前进的关键。落在军官肩上的所有困难就像电脑游戏中的考验:也有障碍和壁垒。如果你能够通过它们,尽管跌跌撞撞,但发现在你有力量站起来走,你就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这在我们的军官的职业生涯中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与电脑游戏不同,你只有一条命。”2013年的拉平将军如是说,而他在2022年,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切尔尼戈夫的军事行动遭到惨败后,赶去为自己的儿子颁发了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