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5月19日讯(编辑 赵昊)当地时间周四(5月19日),斯里兰卡央行行长Nandalal Weerasinghe证实,该国自1948年脱离英国独立以来首次出现主权债务违约。

Weerasinghe在简报会上称,即使宽限了30天,该国仍无法偿还价值7800万美元、原定于4月18日支付的票息。当被问及该国是否处于违约状态时,他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Weerasinghe说道,违约有技术上的定义,从债权人方面来看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违约,“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在进行债务重组之前,我们无法偿还。”他还透露,“有关债务的提案几乎已准备就绪,可能会在周五之前提交内阁批准。”

斯里兰卡财政部于4月12日发布的文件显示,政府将在一段过渡期内暂停所有受影响债务的正常偿债,直到以符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支持的经济调整计划的方式对这些债务进行有序和协商一致的重组。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隔天(4月13日)就将斯里兰卡的外汇评级从“CCC”下调至“CC”,理由是该国经济危机和外部资金压力上升。声明还指出,“斯里兰卡的债务重组过程可能很复杂,可能需要数月才能完成。”

违约会造成什么后果?

主权债务违约会损害一个国家的声誉,使该国更难在国际市场上借到所需资金。即使该国能借到资金,也需要付出较违约前更高的借贷成本。

借贷成本上升会进一步损害对其货币和经济的信心,或让原先本就摇摇欲坠的经济无法支撑。

作为第一个暴雷的新兴市场国家,斯里兰卡财政部早在4月12日的声明就表达该国是不愿看到债务违约现象出现的,“斯里兰卡一直保持良好偿债记录,但受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局势等因素影响,正常偿还外债已不可能,必须实施全面债务重组。”

财政部称,政府已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帮助制订经济复苏方案,并提供紧急财政援助,斯方也在寻求其他多边和双边财政帮助。

该部指出,政府正在采取紧急措施,防止国家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并确保在全面债务重组中公平和公正地对待所有债权人。

斯里兰卡怎么了?

作为严重依赖服装出口、旅游和海外侨民汇款的国家,疫情以来收入大幅下滑。另外再叠加激进的财政政策,这个2200万人的南亚岛国在抗风险方面的能力已经岌岌可危。

进入2022年,国际市场又出现了新一轮的、一连串的危机——能源、食品价格飙升、美联储加息以及俄乌冲突的爆发让该国的外汇储备再度缩水。5月6日,财政部长阿里·萨布里警告说,该国目前的可用外汇储备不足5000万美元,而外债已经高达510亿美元,该国面临的经济危机至少还将持续两年。

不仅外汇匮乏,斯里兰卡目前还面临物资短缺、物价高涨、供电紧张等问题,不断有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工会也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罢工,公共秩序陷入混乱,并于9日升级为流血冲突,造成包括一名议员在内的9人死亡,约300人受伤,时任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于当天宣布辞职。

本周一,刚上任的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就经济危机情况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表示,目前该国的汽油供应仅能维持一天,但近期预计会有运送燃油的船只陆续抵达。他强调,政府在未来几天需要筹措至少7500万美元来解决目前出现的“加油难”问题。

维克勒马辛哈称,政府将采取措施解决目前出现的燃料、电力和医疗物资供应短缺的问题,并将调整国家预算,政府需要在公开市场上去筹措美元,以支付这些燃油的费用。

美元霸权下的牺牲品?

值得一提的是,斯里兰卡是2021年全球表现第二好的股市,涨幅高达80%,但进入2月之后狂泻不止,一度累计下跌一半左右。

而这个转折节点正巧遇上美联储转向紧缩的货币政策,另外俄乌冲突造成了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增强了美联储的加息决心,可能还更为乐意见到美元涨得更高。

历史上看,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危机都与美元走强有关。随着美元升值,发展中国家必须收紧货币政策,以防止本币贬值。而不这样做就将加剧通胀,并推高以美元计价的债务的偿债成本。

世界银行在4月2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随着斯里兰卡经济危机的恶化,斯里兰卡的贫困率将在2022年进一步上升。斯里兰卡的贫困率将在2022年提升到11.7%,而2019年为10%。

4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称,预计今年斯里兰卡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6%。4月6日亚洲开发银行将斯里兰卡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调低至2.4% 。4月19日,惠誉评级将斯里兰卡2022年的经济增长调至1%。

持有斯里兰卡债券的资产管理公司Pictet高管Guido Chamorro表示,“斯里兰卡违约对新兴市场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们预计好时光会结束。经济增长放缓和更高的融资条件将增加违约风险,尤其是对那些风险较高的国家而言。”

惠誉估计,到2021年底,新兴市场外币政府债务占GDP的中位数比重将达到约三分之一,而2013年仅为18%。有少数国家已经在向IMF和世界银行寻求援助,而美元的进一步升至可能会使这些数字进一步增加。

富兰克林邓普顿驻迪拜负责中东和北非固定收益的首席投资官Mohieddine Kronfol表示,“随着美债实际收益率进入正数区间,金融环境开始收紧,并给许多新兴市场尤其是那些较为脆弱的市场带来了压力。我们仍然认为,从经济增长到地缘政治,从通货膨胀到货币政策,有很多事情值得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