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 月 19 日,# 小鹏汽车被曝毁约 20 余名应届生 # 的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的第二位,截至发稿,阅读量接近 8000 万。

近两日,陆续有多位应届毕业生在社交平台上爆料,与小鹏汽车签署的《两方协议》(即毕业生就业协议)被解约,目前涉及到的岗位包括测试开发岗、互联网中心研发岗、前端岗等等。

据媒体报道,被毁约的学生大约有逾 20 位,但也有求职者在脉脉上透露,总数远不止 20 人,目前具体人数还无法确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在解约的同时,给予了 5000 元的补偿金额。

对于这种做法,网友们的态度较为分化。

表示理解的一方认为,受疫情影响,不少车企的生产节奏被打乱,现金流动性可能不如预期,加上原材料成本走高,新能源车企正处于持续烧钱的状态,需要开源节流,另外,企业本身就有调整人员规模的权利,更何况已经支付了一定的补偿。

反对的一方则认为,接受小鹏的 offer 时,毕业生们可能已经拒绝了许多其他公司的入职机会,而且如今已经错过了招聘的黄金时期,小鹏突然解约会耽误毕业生顺利就业

一位网友甚至直言," 小鹏向还没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们展示了社会的险恶一面 "。

在小鹏之前,理想汽车也同样因为解约问题被骂上热搜,彼时理想的回应是,进行了业务调整,部分岗位被关闭,涉及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且提供了调岗选择和解约赔偿的方案,解约金为一个月工资。

但与小鹏相同,网友们对于理想的做法也大多是不理解和反对。

站在应届生的角度,被解约的确是一件让人恼火的事情,错过了校招的最好时期和更多好机会,叠加今年的就业形势严峻,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新岗位可能并不容易,这不是一个月工资或 5000 元赔偿金就能弥补的。

但站在车企的角度,作出解约决定可能也是无奈之举,疫情封控措施导致的供应短缺耽误了销售和生产进度,而且为了抢到优秀的技术性人才,新能源车企们给出的薪资通常不低,在经营状况不如预期时,用人成本成为了一种 " 负担 "。裁员和解约因此成了降本增效的主要路径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从实际数据来看,小鹏汽车解约这一事件的热度似乎有些 " 虚胖 ",点开微博热搜的 # 小鹏汽车被曝毁约 20 余名应届生 # 话题后,出现的第一条媒体报道微博转发和评论量并不算高,而且在评论区,出现了很多无关紧要的内容,并非是对这件事的评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就是说,受疫情以及市场环境影响,互联网、科技、汽车、地产等行业的裁员事件频出,头部公司的裁员举措屡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网友们对 " 裁员 "、" 解约 " 等词汇的敏感度相对较高。

因此此类事件中,往往会有很多蹭流量和热度的利益相关方,反向又推高了小鹏解约这一事件的热度。

客观来讲,解约应届生确实有不妥之处,但车企们的日子确实 " 不好过 "。

以小鹏汽车为例,小鹏去年第四季度净亏损达到近 13 亿元,同比增长 63%,尽管连续多月位居新势力车企的销冠位置,但受疫情打乱生产节奏的影响,其 4 月的交付量开始下滑,跌至 9002 辆。

另一边的蔚来和理想生产工厂更靠近上海,因此受影响程度更大,交付量较前一个月近乎腰斩,因此理想对第二季度的业绩预估十分保守,预计累计交付量仅为 2.1 万 -2.4 万辆,为一季度实际交付量的近七成。

因此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对企业多一些宽容,不然可能很容易陷入 " 用户抵制——企业经营困难——裁员、解约 " 的恶性循环。

不过从目前小鹏被喷上微博热搜第二的情况来看,网友们的关注点并不在企业方的难处和苦衷,更多的是对被解约者产生的共情与声援。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鲍星娃

编辑 / 曾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