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市民 高女士 向新闻坊同心抗疫平台求助。高女士是一位出舱解离人员,5月4日回社区后,没想到属地居委会拒绝接收,因为高女士住的是员工宿舍,居委会认为她不具备"单人单间"的居家 隔离 条件,让她自己找出路。

当时走投无路的高女士,选择了报警,民警到场后把她带到了附近的紫都 宾馆 住下,一人一间自我隔离。如今,半个月过去了,却始终没人上门给高女士 核酸 复核,她一方面始终无法回家,另一方面因为自掏腰包住宾馆,也面临着不小的经济压力。

高女士多方求助后,依然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路,坊记深入了解后,发现她的回家之路的确“很难”...

据高女士介绍,宾馆内和高女士面临相同窘境的还有她的3位同事。在隔离到第七天的时候,眼见没人来做核酸,他们先求助了123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求助人高女士

求助人 高女士街道一开始是打不通的,然后我就去找12345,12345和我说让我去找城管,然后城管和我说他们是不管我们出舱人员核酸的,只做平常普通的那一种,然后说我们这种有专门的医疗团队给我们做,但是他们也没有给我联系方式,就是说有但是谁也联系不上。

更让高女士焦虑的是,这十几天的酒店隔离需要自费三、四千元,由于疫情期间收入减少,即将无力承担经济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住宾馆

接到高女士的求助后坊记随即联系属地花木街道办事处,对方解释,像高女士这类不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解除隔离人员,应前往指定"隔离酒店",在那里会安排医务人员核酸复核。

不过,目前高女士暂住的紫都宾馆,并非指定"隔离酒店",所以才会发生多日无人上门做核酸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宾馆内部环境

5月18日晚,街道防疫办工作人员致电高女士解释了防疫政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求助人高女子

求助人 高女士街道打电话告知,我可以自己去二、三级公立医院做核酸,然后我居住地接收要求是必须连续两次核酸阴性。

核酸虽然有了着落,但一波三折的是,虽然同属花木街道,高女士所在的宿舍却表示无法接收他们。这也意味着,一旦离开紫都宾馆,高女士和同事又将陷入无家可归的窘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求助人高女子

求助人 高女士我询问了职工宿舍之后,那边表示是没有办法接收我的,因为对方告知我,宿舍这边是静默,然后保持不进不出的状态,所以我还是不能回去。

为缓解高女士的经济压力,街道建议高女士做完核酸后可先前往"暂无固定居所人员隔离点"过渡至解封,对此,高女士仍有顾忌“因为我毕竟是个女生,那边好像人很多也很杂,而且我有点害怕有点不敢过去,也没有认识的人。”

至此,在经历了15天,历经多部门求助后,高女士还是陷入了一个求告无门的循环...坊记总结如图

(点击可查看大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死循环”现状

对此,高女士发出灵魂拷问:其实,已经问了这么多部门了,我也有解除隔离的条件了,但是为什么我还是不能回我住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坊记注意到,早在4月10日,上海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就曾强调,对于出院解离人员,属地必须做好对接,允许他们回家;同时要关心好他们的居家健康检测

对此,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务处处长 赵勇 表示,高女士的遭遇具有代表性,值得关注并引发思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务处处长赵勇

赵勇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务处处长 教授:像高女士这样的情况很有突出性,实际上它涉及到跨部门的问题。作为高女士来说,她提出的诉求是很合理的。首先,属地可能更需要跨前,为她做一些协调和协同的工作,以街道的名义去和宿舍进行协调,或许会打开局面;现在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的时候,应该更注意这类事情。这个问题如果最后不能够得到解决,可能带来的问题会更大,对上海整个形象会带来更多的影响。

坊记也将继续关注此事,希望高女士和她的同事能早日回家!

坊记 | 李仕婧

摄像 | 丁家伟

编辑 | 金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