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男孩6岁被拐后,他不忘亲生父母和居住地,27年后DNA比对团圆

2022-05-19 16:44:59 山东 吴刚故事汇
0人跟贴

福建到重庆总里程为一千近两千公里,在科学技术较为发达的今天不算远,火车十几个小时高铁七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可就是这样不算长的路程,这条回家之路,付贵走了27年。“我有梦到坐过长长的火车,好像是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很大的一片……”这支离破碎的片段,是付贵27年中对被拐最深的记忆,他始终想要找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

1984年,付贵生于山城重庆一个叫大歇乡的地方,父母在生下他后不久便因感情不和离婚。他被分给了父亲,一个大男人照顾孩子难免不周,所以姑姑一家跟奶奶也多有帮衬。母亲改嫁的地方并不远,双方偶有往来,外婆也惦记着这个外孙。就这样,付贵在家人的关爱下平安健康的长到了六岁,跟同龄人一般进入学校读书。

1990年10月16日早上七点,姑姑准时将付贵送去幼儿园,临走时还嘱托了一句:你好好读书,下午早点回来。但到了下午四点,本该放学的付贵却迟迟没有回家,起初他们并未想到拐卖这个可能性。恰好当天付贵同母异父的弟弟举办满月酒,姑姑就以为是外婆接他去参加弟弟的酒席了,没有在意。

那时电话还没普及,一直等到第二天,姑姑骑着单车去外婆家接孩子。这才发现孩子根本没被接走,既然没回家,那可能丢了。付贵的父亲付光发一听也慌了神,一边报警,一边央邻里亲戚帮忙寻找。从乡里到县城,能找的地方找了个遍,始终没有任何消息。付光发推断孩子可能被拐到了福建安徽一带,镇里有人在这些地方往返过,可福建安徽这么大。

他们要从何找起?只能寄希望于消息、媒体,2016年,周边时常有孩子被拐后经媒体曝光找回的消息。这一年,付贵的奶奶确诊肺癌,家里人只希望能在老人生前再见孩子一次。找孩子的心越发迫切,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被找回来,他们也不由抱头痛哭。

11月,宝贝回家为找回的一个孩子在重庆举办欢迎会,付光发听说后带着身份证和儿子唯一的照片去了现场登记。四个月后,付光发找到了儿子,此时他已改名为胡奎。胡奎六岁被拐,依稀记得被拐过程,也记得出生地。

福建人口味都很轻,他却喜欢吃麻的、辣的,无论养父母如何纠正都没能改过来。也念着亲生父母,他不怕别人议论,说他没有良心。养父母对他好是一回事,他会好好孝顺,但也想要找到家乡、亲生父母。2009年,胡奎便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自己的信息,上传了照片。对比他与付光发上传的档案,有很大不同,出生日期、丢失时间、丢失地点皆有所相差。

要将这样两条线索联系在一起,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好在有人工智能。2017年3月,宝贝回家与某度合作,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超六万条寻亲图片数据接入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付光发提供的那张付贵照片,筛选出三十例疑似,其中包括胡奎。

进一步核实信息后,工作人员联系双方进行DNA比对,4月1日比对成功。六岁被拐,在他乡生活27年之久,他终于找回了亲人。这27年中,付光发也是夜夜以泪水洗面,想念儿子被拐前的一点一滴。不过由于付贵需要动个小手术,原定于4月9日的见面耽搁了,双方只好先视频见面。一打开,付贵手足无措,对面的姑姑、父亲、奶奶则早已泪流满面。

尽管27年未见,但血缘情谊是丢不掉的,付贵出院后顺利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家。付家骨肉分离的悲剧,又何止这一起,事实上我国每年都有大量的孩童被拐卖。甚至不乏妇女,只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为一己之私造成了这些家庭的破碎。

而我国法律对于拐卖儿童、妇女也进行了严厉打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明文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条文所列八种加重情节之一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另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无论是拐卖者还是收买者,都应受到严惩的惩罚,他们毁的是一个家庭的幸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