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戛纳电影节上通过视频连线发表讲话。在他的演讲中,他将查理卓别林的电影《大独裁者》与现代战争现实相提并论。

能够在这里对你们讲话是我的荣幸。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我想要给你们讲一个故事,许多故事的开场都是“我要讲一个故事”。但在这个故事里,它的结局比它的开场要重要得多。这个故事也不会有开放结局,它最终会为一场长达百年的战争划下句点。

这场战争从一列进站的火车开始(《火车进站》,1895), 英雄和反派随后诞生,然后有了荧幕上的戏剧冲突,再之后荧幕上的故事变成了现实,电影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然后电影成为了我们的生活。也正因如此,世界的未来与电影业息息相关。

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故事,它关乎这场战争,关乎人类的未来。

20世纪最残暴的独裁者热爱电影,这在电影业众所周知,但是(那时的)电影业留下的最重要的东西是新闻报道中令人毛骨悚然的记录镜头,以及那些挑战独裁者们的电影。

第一届戛纳电影节原定于1939年9月1日,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在六年里,电影业始终处于战争的前线,始终与全人类同在;在六年里,电影业始终在为自由而战,但不幸的是它也在为独裁者的利益。

现在,回顾这些电影,我们可以看到自由如何一步步迈向胜利。最终,独裁者征服人心的企图没有得逞。

这一路上有许多的关键点,但最重要的一个是在1940年在这部电影中,人们没有看到一位大反派,而是看到了一位不起眼的小人物。他看起来根本不像英雄,但他却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这部电影就是查尔斯·卓别林的《大独裁者》,它没能摧毁那位真正的独裁者,但是从它开始,电影业不再默不作声、不再袖手旁观、视而不见。电影业发出了声音,发出了自由终将胜利的声音。

这就是在那个时候,在1940年, 屏幕上响彻的话语:

“人的仇恨终会消散,独裁者终会死去,而他们从人民处掠夺的权力也终会回归人民。每个人都会死,而只要人类没有灭亡,自由就不会灭亡。”(《大独裁者》,19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那以后,从卓别林扮演的英雄讲出这番话以后,人类又制作了许多美丽的电影。如今似乎每一个人都懂得了:能够征服人心的是美好,不是丑恶;是播放电影的屏幕,不是炸弹下的避难所;似乎每一个人都相信了:那威胁整个大陆的全面战争的恐慌不会再有续集。

然而,正如之前那样,独裁者再一次出现了;正如之前那样,自由之战再一次打响了;而正如之前那样,这一次,电影业不应该视而不见.

在2022年的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了全面战争,并且企图向欧洲继续进军。这是怎样的一场战争?我想表达得尽量准确:它就像很多上一次战争结束以来的电影台词描绘的一样。

这些台词你们大多都听过。在荧幕上,它们听起来阴森恐怖。但是,不幸的是,如今这些台词成为了现实。

还记得么?还记得这些台词在电影里听起来是什么样子么?

“你闻到了么?儿子,那是凝固汽油弹.没有任何其它东西闻起来像这样。我喜欢每天早上的凝固汽油弹的气.... ”(《现代启示录》,197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是的,那天早晨这一-切都在乌克兰上演了.

在凌晨四点。第一枚导弹炸响了,空袭开始了,死亡穿过边境线来到了乌克兰。他们的装备上画着和万字符一样的东西—Z 字符。

“他们都想着要比希特勒更纳粹。”(《钢琴家,200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在俄占区和前俄占区,每个星期都能找到新的塞满被折磨杀害的人们的集体坟墓。俄军的入侵已经杀害了229名儿童。

“他们只知道杀!杀!杀!他们在欧洲到处播下尸体...” (《罗马,不设防的城市》,1945)

你们都看到了俄军在布查的所作所为。你们都看到了马里乌波尔,看到了亚速钢铁厂你们都看到了被俄军炸弹摧毁的剧院。顺带一提,那座剧院和你们现在的这一座十分相似。平民在剧院里躲避炮击,剧院边的沥青马路上刷着又大又显眼的“儿童”字样。我们无法忘怀这座剧院,因为就算是地狱也不会这样(凶恶残忍)。

“战争不是地狱。战争是战争,地狱是地狱。相比之下,战争要糟糕得多。”(《陆军野战医院》,197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超过2000枚俄军导弹袭击了乌克兰,把数十座城市夷为平地,把(无数)村庄化为焦土。

超过50万名乌克兰人被绑架倒俄罗斯,其中数万人被拘禁在俄罗斯的集中营。这些集中营是以纳粹集中营为模板创造的。

没有人知道这些囚徒有多少能够幸存下来,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准谁。

“你以为肥皂就可以洗得净你的罪恶么?”(约伯记9: 30)

我觉得不行。

如今,二战以来最可怕的战争已经在欧洲打响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高坐在莫斯科的人。其他的人每天都在死去,而如今即使有人喊“停! Cut! ”,这些人也不会复生。

那么我们又从电影中听到了什么呢?电影业会沉默还是会发声?

当独裁者再一次出现,当自由之战再一次打响,当一切重担再一次系于我们的团结,电影业会袖手旁观么?

我们的城市被摧毁的惨状不是虚拟的图像。如今许多乌克兰人已经变成了吉多,费力地向孩子们解释为什么他们要藏在地下室(《美丽人生》,1997) 。许多乌克兰人已经变成了奥尔多.雷恩少尉:如今我们的国土已经遍布战壕(《无耻混蛋》,20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我们会继续抗争,我们除了为自由而战别无选择。而我也很确信,这一次,独裁者依然会失败。

但是整个自由世界的荧幕应该发出声音,像1940年一样发出声音。我们需要一位新的卓别林,需要再一次证明电影业不会默不作声。

请记得那时候的声音:

“贪婪毒害了人的灵魂,用憎恨阻隔了世界,使我们一步步走向悲惨和血腥。我们发展得得越来越快,但我们却封闭了自己:机器使我们富足却更饥渴;知识使我们悲观怀疑;才智使我们冷酷无情.我们思考得太多却感受得太少。比起机械性我们更需要人性,比起才智我们更需要温良...我对那些能听见我的声音的人讲话:不要绝望。人的仇恨终会消散,独裁者终会死去。

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我们需要电影业带来这场战争的终章,我们需要让每一个声音都为自由歌唱。

而正如以往那样,电影业要第一个发出声!

感谢你们所有人,乌克兰万岁。

(20220517,戛纳)

(戛纳资讯报道,本文言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