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美国总统拜登首次提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构想,在5月17日,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表示,拜登在访问日韩期间,将会宣布正式启动IPEF。而在第二天,韩国政府就宣布将作为初始成员国加入该框架,可谓心情迫切。

而在5月1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韩国外长朴振通话,奉劝韩方不要加入美国制定的对华牵制框架。王毅表示,中韩应该防范新冷战风险,反对阵营对抗,中韩两国要从各自共同利益出发,不要搞“脱钩”、“断链”的消极倾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很明显,王毅外长的劝告并没有起到作用,韩国迫切加入的“印太经济框架”,是一个试图将中国挤出全球供应链的“反华联盟”,意在东亚地区形成一张针对中国的经济包围网,比如协调出口管制,禁止向中国出口特定商品等措施。为此,拜登还特意将贸易协定相关内容删除,拜登就可以不用通过国会同意,而直接将这项法令签署生效。一旦美国联合日韩等印太国家使用统一规则,形成经济循环圈,中国就会面临一个经济版的“亚洲北约”。

为了围堵中国,美日印澳四国已经组建了“四方安全机制”,而美国也趁着韩国政坛更迭,有意愿将韩国当作备选,加入到这个反华联盟中来。此前韩国已经加入了北约旗下的情报机构,韩国与北约之间可以进行情报共享和数据流动,韩国靠拢北约,无疑是北约跨向亚太地区的一步。

中国是韩国最主要的贸易国,与中国的贸易额占到韩国对外贸易额的四分之一,一旦构建将中国排除在外的经济组织,韩国自身会遭到严重反噬。虽然韩国意在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是在全球通货膨胀和供应链危机下,韩国还需要过渡的时间,一旦引起中国强烈不满,对韩国采取反制措施,对现在疫情失控的韩国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韩国宣布加入“印太经济框架”当天,韩国国家安全室副部长金泰孝急忙出来为此事降温。金泰孝表示,“印太经济框架”只是构建新贸易协商机制,并不是为了排斥中国,韩方划定的很多民间项目都是和中国交易的项目,并不存在与中国供应链脱钩。金泰孝还强调,“印太经济框架”也会与中国加强合作,与中方建立互相尊重关系并扩大双边利益。

虽然韩方火速向外界解释,并不是为了和中国进行贸易对抗,并有意愿邀请中国参与到该合作框架当中。但美国驻日本大使伊曼纽尔曾在5月16日表示,美国没有想过让中国参与,中国也不可能参与到该框架中。伊曼纽尔还直言,成立“印太经济框架”的目的就是为了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而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日韩,则是对中国的“警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美国的计划很“理想”,但实施起来其实困难重重。经济和军事不一样,在东亚地区构建经贸同盟,但是把中国排除在外,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大部分亚洲国家来说,中国是重要的经贸伙伴。东盟相关人士曾指出,如果一个经贸协议没有中国的参与,其实际价值就要大打折扣。

此次拜登访问日韩,除了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外,还准备大肆讨论台海议题。台湾地区已经成为美国及其盟友遏制中国的突破口,如果周边国家逐渐北约化,中国就会落入西方国家的包围圈当中,两岸统一进程会受到更多阻碍,因此需要做好充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