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友P图

在16日的 约翰尼·德普 诉讼 艾梅柏·希尔德 诽谤的庭审结束后,一张图片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门。图片是合成的,一位女士的脸被放在了“雷神”的身上,但显然这位女士已经被当成英雄看待了。

从网友的留言可以知道,这位女士叫卡米尔· 瓦斯奎兹 (Camille Vasquez),“我依然是约翰尼·德普的粉丝,但现在我是卡米尔·瓦斯奎兹的忠粉”。还有人已经将卡米尔·瓦斯奎兹的名字印在了自己的T恤上,可见她现在有多么的非凡。

此外尽管瓦斯奎兹本人没有公开的社交媒体账号,但是已经有人为她建立了一个,并且很快就积累了24600名粉丝,并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普和瓦斯奎兹

现年37岁的瓦斯奎兹因为德普和希尔德在法庭上对决而走红,她是德普方面聘请来的律师,在此前的几周的庭审中虽然也受到了关注,但都不如她现在的影响力巨大,这主要是因为她给了作为被告的希尔德以“致命一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希尔德

首先瓦斯奎兹迫使希尔德承认,她并没有将700万美元(约4733万RMB)的“分手费”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尽管她之前一直声称这样做了。

其次瓦斯奎兹还公开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让希尔德声名大振的“海后”这一角色,正是在德普的帮助下得到的,进而证明了希尔德说“德普嫉妒自己有工作”是不真实的。

而对于人们最关心的希尔德是否受到过德普袭击这一问题,瓦斯奎兹也提出了证据,她指出希尔德公开的照片是PS之后的样子,增强了饱和度,以便让脸颊看上去更红,就像是受伤后的样子。

希尔德当时声称自己被殴打得太过严重,以至于鼻梁骨都被德普打断了。而瓦斯奎兹则是放出了希尔德“挨打”后的第二天的样子,她出现在詹姆斯·科登主持的《深夜秀》节目中,看上去并没有明显的伤痕,说鼻梁断了更是无稽之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瓦斯奎兹被很多人视为英雄

如此犀利的质问以及举证,真是让海后无言以对,显然这对最终的结果是有影响的,也难怪那么多人会将瓦斯奎兹视为英雄。

拥有不俗容貌的瓦斯奎兹,父母都是哥伦比亚人,但她出生于美国,毕业于南加州大学,但并非是法学专业。之后她进入洛杉矶西南法学院学习,毕业后进入律所工作,之后成为了现在就职的律所的合伙人。去年他被律师行业杂志评选为“最值得关注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瓦斯奎兹被很多人视为英雄

当地时间5月18日下午,当突然成为“网红”的瓦斯奎兹走出律所的时候,她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一位记者更是大胆地提问,“人们想要知道,你是否在和约翰尼·德普约会?”。

听到这个问题的瓦斯奎兹笑得很是灿烂,却也没有回答问题,最后向记者们挥挥手离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瓦斯奎兹当庭拥抱德普

这个问题还真不是记者无中生有的,事实上社交媒体上有关两个人拥有浪漫关系的“证据”真是层出不穷。有瓦斯奎兹当庭拥抱德普的画面,也有两个人四目相对“火花迸发”的情景,还有两个人亲密耳语的一幕……显然很多粉丝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期盼,他们希望“杰克船长”能和美女律师约会。而且还有德普的粉丝直言不讳地表示,“真想成为瓦斯奎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普和瓦斯奎兹

瓦斯奎兹的笑而不语,同样也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判断,一些人认为她这是在默认,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这不过是她无奈的反应。

而真相究竟如何,还得拭目以待,毕竟就算是真的有恋情发生,现在这个阶段他们也是不会公开的。

延伸阅读

德普前妻庭上描述被性侵经历抽泣失控:他曾用酒瓶性侵我

婚后双方矛盾重重,德普限制安珀演艺事业

安珀表示两人订婚是一个灵光一闪的决定,甚至连戒指都没有用,但是当时她非常迷恋德普,因此两人顺利走向了婚姻殿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报道截图

德普比安珀大22岁,安珀表示德普经常管教她,禁止她穿暴露的衣服,禁止她演性感的角色。安珀认为德普不希望她继续演戏,并对她说:“你不需要工作,我会养你的,孩子”,但安珀并不想放弃演艺事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合照

安珀说这让她每次拿到剧本都很不安,因为害怕剧本里有德普不喜欢的场景,两人就又要吵架。在两人关系恶化后,德普会骂她是“荡妇”,总是怀疑她勾引别人。

安珀表示,一开始她不想让矛盾激化,所以在德普指责她时几乎不予回应,但在一年多的矛盾积累后,两人都开始对对方吼叫辱骂。很快德普开始打人:“不幸的是,当约翰尼开始打我时,他就占了上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合照

频繁家暴源于嫉妒?

安珀在庭上表示,德普第一次打自己是在结婚前两年,当时她拿德普的纹身开了玩笑,被德普打了三个耳光。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安珀第一反应是笑了,因为她不确定德普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珀在庭上落泪

随后德普很快跪下向她道歉,并且说自己一直在和心里的怪物作斗争。安珀表示自己因为这件事在车里冷静了很久后才回家。事发后德普反复打电话发短信道歉,还带了几箱酒向她致歉,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他。可离开他的想法让我心碎,因为他是我的一生挚爱,我不想离开他,但有时候他做的一些事情令人害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合照

安珀表示德普经常怀疑她与其他人有染,比如说她在2014年与詹姆斯·弗兰科合作时出轨,还说她出轨了《丹麦女孩》的主演小雀斑,以及《神奇动物》的导演。安珀说自己每次都为解释这些事而筋疲力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珀与弗兰科在片场

因此两人爆发了著名的“飞机事件”,德普在私人飞机上质问她与弗兰科的关系,在使用大ma和酒精后,打了她一巴掌,向她扔冰块,还踢了她,最后在浴缸里晕了过去。这些德普在法庭上全部予以否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珀与弗兰科在片场

嗑摇头丸后陷入疯狂

两人在澳大利亚发生过严重的争吵,这次安珀描述了更多细节。她说德普服用了8-10粒摇头丸后变得癫狂。他开始打她,撕扯她的衣服,还将她的手机砸碎。在打斗中,德普掀翻了和女儿莉莉一起绘制的油画,弄得家里到处是颜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安珀说德普边打边骂她是妓女、荡妇、肥屁股。她被压到一张桌子上,导致桌子倒塌,家里的小吧台全是碎瓶子。

德普打累了躲回了某个房间,大声放着他的好友玛丽·莲曼森的歌。安珀表示德普变得不像他了,这是自己一生中最恐惧的时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这次争斗后,德普用口红,笔和自己的血在房间里大肆涂鸦,安珀表示一个枕头上被他用血写了字,内容很难辨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安珀在提供这段证词时情绪非常激动,几度哽咽,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坐在另一边笑的德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普被拍到在笑

庭审中琥珀还举了其他例子。比如2013年德普指责安珀有婚外情,用戴戒指的手背打了她。

“我记得我的嘴唇有一点被打进了牙缝中,墙上留下了一些血迹。”

这打斗后德普再次道歉,并承诺不再吸毒喝酒,安珀表示自己再次原谅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但在2014年met gala后不久,安珀表示自己再次被殴打。德普对着她的鼻子打了一拳,她的鼻子红肿出血,在两人推搡的过程中,德普向安珀扔酒瓶还打坏了家里的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表示被打后出席活动经常需要用化妆品盖住伤口

安珀还提供了2015年的一次打斗中,被德普弄坏的床的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打斗后家里的沙发、床单、德普的吉他上到处是血迹,墙角被碎玻璃碴铺满的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承认曾为保护妹妹对德普动手

与德普全盘否定曾打过安珀不同,安珀表示出于自卫他曾打过德普。比如在阻止他喝酒的争论时,她气得摔了一个酒瓶。

在另一次两人的争吵中,安珀表示自己的妹妹也在场,德普开始辱骂甚至暴力威胁妹妹。安珀在庭审中提到,曾有传言德普在与名模凯特·莫斯交往时,吵架将莫斯推下楼梯(德普后来因为破坏酒店设施被捕,但伤害莫斯未被证实),因此她担心妹妹会被德普推下去,所以打了德普一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珀和妹妹

在前几周的庭审中,德普表示这场争斗是安珀煽动的,自己什么都没做。

庭上描述被性侵经历抽泣失控

安珀描述了两次被德普侵犯的经历,一次是德普嫉妒她与一名女性朋友太过亲密,在两人居住的独房房车里砸东西,并且以安珀偷藏了他的毒品为由,对安珀实施了侵犯性的搜查。

另一次是上次庭审时提到过的,安珀称自己被德普用酒瓶性侵。她在这场庭审中详细讲述了痛苦的过程,她说德普一次又一次使用异物穿刺她,导致她的下体出血。

“我祈祷我体内的瓶子不是碎的那个,但我已经感觉不到了,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安珀称在被性侵前,德普曾用一个摔碎的瓶子举到她的脸前,威胁要割破她的脸。德普对她喊着“我他妈的恨你。你毁了我该死的生活”。安珀在描述这一段时一度哽咽,并用纸巾不停擦脸,而德普的表情也变得凝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珀在庭上逐渐失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普表情也变得凝重

安珀表示,在2015年12月的殴打中,德普曾威胁她“如果你敢在我孩子面前让我难堪,我就杀了你”。后来他们果然爆发争吵并升级为打斗,她觉得自己会死在当场,认为德普一定会杀了她,但德普仍然像之前一样,在清醒后不断对她道歉,并保证再也不吸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安珀说这次她没有相信德普的起誓,终于下决心离婚。她也在法庭上解释了自己为何忍受了多次家暴。这位女演员说,德普在暴力后总会展现出自己温暖迷人的一面,变回自己爱着的德普的样子,所以还爱着他的自己很难不原谅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画面

但每次原谅德普都让安珀感觉更加没自信:“我想留在我爱的那个约翰尼的身边,而不是留在暴力中,我一次一次选择相信他,因为我侥幸地觉得——不会有比这次更糟糕的事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