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在全球扩散并持续存在三年之久的新冠 病毒 ,已经很难彻底告别,而与之对应的验证手段—— 核酸 检测,或许将成为我们生活的新常态。

5月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四天之后,国家卫健委的专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又一次强调了15分钟核酸圈的重要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什么是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

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就是步行15分钟能够到达的核酸采样点,大概就是一个面积为三平方公里的圆圈,如果把这个圈放在深圳市的话,预计将会覆盖6-10万人。

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仅靠一个核酸检测点肯定是不足以覆盖的,所以最终呈现的效果将会是一个圈内同时分布多个核酸检测点,而这些检测点又将以自身为中心向外辐射,最终在城市里形成一个15分钟核酸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国目前人口超过千万级别的城市有18个,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有91个,根据浙商证券的估算,想要在这些城市实现15分钟核酸圈,总共需要设立约32万个核酸检测点。

目前全国已有多个城市开始推动核酸采样点建设,其中深圳市已有1528个核酸点、杭州市9531个、上海市9900个、无锡2634个。

这意味着,在坚持“动态清零”的总方针下,中国的大城市将在“常态化核酸检测”和“ 封城 ”两条道路之间,做出新的选择。

原有的封城策略或许将会被常态化核酸检测代替,毕竟在72小时一次的核酸检测中,疫情的传播和散发都会得到迅速的扼制,并且相较于封城的高成本,常态化核酸的成本较低。

02

02

中国抗疫的成本,到底是多少?

在动态清零的抗疫方向之下,我国目前主要探索出两条道路:封城和常态化核酸检测。

先从封城讲起,在今年一季度以前,封城策略是我国多地面对疫情起伏采取的主要措施,这种策略的优点是能够快速的阻断疫情向外扩散,但相对应的也给当地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东吴证券曾经对上海的封城进行过测算,上海2021年GDP约为4.32万亿,按照这个数据来估算的话,封城1个月的经济损失约为3600亿元。

而常态化核酸检测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逐步在深圳、广州、杭州等大城市推行的策略,对市民进入公共场所或搭乘公共交通,要求提供48小时/72小时核酸证明。

常态化核酸的优势在于能够快速的发现疫情并及时阻断,将疫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处理,对比此前的封城策略,有着不俗的成本优势。

根据东吴证券的测算,如果要在总人口约5.05亿的一二线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其成本约为每月555.85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显而易见的经济成本优势之外,常态化核酸对比封城,能够最大限度的维持住当地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产业健康。

但即使是如此,常态化核酸检测一年的成本也高达6670亿元,这还仅仅只是核酸的成本。如果再加上采样点的基建、采样人员的培训、薪资支出,费用恐怕会更为巨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东吴证券在5月8日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显示,如果一二线城市都进行48小时常态化核酸检测,则日均检测能力需要达到2.525亿管,估计需要73万名核酸检测人员,如此庞大的一笔支出,钱从哪里来?

答案是:国家财政和医保基金。

截止目前,已经施行约2个多月的常态核酸检测,其费用成本基本均由财政和医保基金支付,事实上至2020年2月7日财政部宣布对新冠进行财政兜底以来,包括疫苗接种、核酸检测、新冠治疗在内的所有与新冠相关的项目,对全体国民都是免费的。

根据财政部(口误)披露的信息显示,2020年我国各级政府的疫情防控资金投入为4000亿元,2021年疫情爆发相对较少,但加上疫苗的成本,几乎和2020年持平,也是接近4000亿元。

算上今年执行的常态化核酸近7000亿的成本,疫情三年,我国的直接抗疫成本将高达1.5万亿元。

但对于疫情防控来说,最难的并不是经济成本,而是疫情三年之后,人们对于生活确定性恢复的渴望。

在出行、旅游、宴请等生活计划不断被疫情扰乱的今天,民众的情绪在对待抗疫策略时也越发焦躁,共存的声音不断涌现,如何处理这种情绪,对于疫情防控来说,才是最关键的。

03

03

相较于之前的流行 毒株 ,如今在全球流行的奥密克戎在重症率和致死率上都有显著降低,其患病症状也有所减轻。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瓦伦斯基分享的一项数据,奥密克戎相较于前任毒王德尔塔在重症风险上降低了74%,在死亡风险上降低了94%。

奥密克戎毒力的降低,也带走了人们对新冠的恐惧,这也是为什么最近的网络上,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鼓吹共存,在他们眼中,新冠已经变成了所谓的大号流感。

但真的是这样的吗?

从目前来看,带来恐惧的并不只是病毒本身,还包括由病毒所带来的新冠后遗症,它们被统称为:LONG COVID 。

所谓long Covid 是指确诊新冠病毒四个礼拜之后仍然持续存在、或者新发的症状,这些症状包包含有极度疲惫、胸闷气短、味觉和嗅觉变化、关节疼痛在内的共计200多种症状。

并且long covid的持续情况是不确定的,有的人几个礼拜就痊愈了,但有的人症状持续时间超过2年。

根据耶鲁大学免疫生物学教授岩崎明子的研究表示,对于新冠重症患者而言,出现后遗症的概率为50%,而对于中轻症而言,出现后遗症的概率大约在5%到30%之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说《流浪地球》中有这么一个情节,地球逃离太阳系不久,社会上出现了一个传言:太阳其实根本没事,所谓的太阳氦闪只是一个谎言。

这个传言具有巨大的诱惑力,因为如果太阳没事,那地球就不用再流浪,人类就无需承受巨大而漫长的苦难。

无数人相信了这个极具诱惑力的传言,他们把所有流浪派冻死在海边,准备把地球转回原处。

可就在这个时候,太阳氦闪爆发了。

新冠毒株并没有永久停留在BA2这个版本,目前仍然在世界范围内不断的突变,最新的BA.4和BA.5毒株已经由南非扩散至美英等20多个国家。

无论如何,仅就目前的病毒突变速度来看,对于疫情的防控,还没有到能够松懈的阶段。

截止2022年5月16日,全球新冠累计死亡病例为628万例。这组数据过于庞大,庞大到没有办法去对他进行具象化的描写,比如他是谁的父亲,是谁的儿子。

我们没有办法对一个数字共情,但我想,应该没有任何人想要加入到这组数字中去,包括这628万人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