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览

- 网络上拿 芬兰 空军传统的“卐”字符做文章、称芬兰支持“ 纳粹 ”的消息实属误导。芬兰空军自1918年起便使用“卐”字符号作为其部队标志,从时间上判断,此符号的使用与纳粹 德国 没有直接联系。

- 为免国际交流中的误解,芬兰空军已于2017年1月修改其部队徽章,代之以中性的“金色雄鹰”标志,但该国在空军的旗帜及部分装饰品上仍保留了“卐”字符的使用。

- “卐”字符号在20世纪上半叶成为了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德国的标志,但该符号被发明使用的时间远在纳粹党成立之前。大量出土文物及文字记载显示,"卐"字符与古代印度、中国、希腊、波斯及东、西、北欧文化有极深的渊源。

事件背景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使部分欧洲传统中立国的态度发生转向。5月15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该国已决定申请加入北约。

消息传出后,部分微博、推特用户在社交平台贴出了大量带“卐”字符号的图片,称芬兰空军以“卐”字符为标志,暗示芬兰支持“纳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微博截图

明查

芬兰空军的标志?

据美联社报道,芬兰空军在2017年1月修改了其部队徽章。原先沿用了整整一个世纪的“卐”字符号被撤下,代之以中性的“金色雄鹰”标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左:原芬兰部队徽章;右:2017年1月芬兰空军修改后的部队徽章。

2020年6月,在赫尔辛基大学执教世界政治的教授特伊沃·特伊瓦伊宁(Teivo Teivainen)注意到芬兰空军做出的这一改变,并在推特披露了此事。特伊瓦伊宁称,芬兰空军司令部已向其确认,他们在2017年统一了芬兰空军和空军防卫处(Air Force Defense Branch)的标志,但据特伊瓦伊宁本人分析,该部队在修改徽标一事上行事低调,似乎未进行任何宣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特伊瓦伊宁在2020年6月30日发布推文,披露了芬兰空军更改其徽章一事。

芬兰空军司令部准将贾里·米科宁在2020年7月接受美联社的采访时声称,改变是因为“卐”字符的使用多年来为芬兰军队在其国际同行中招致了诸多误解,但芬兰空军并不以使用万字符为耻,因为这是其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经核查,目前芬兰空军官网及其官方脸书账号上使用的徽标均为“金色雄鹰”,未见“卐”字符。但正如美联社报道和特伊瓦伊宁本人说的那样,在一些空军单位的旗帜、装饰品及空军学院的徽章上,人们仍然能够看到“卐”字符的身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芬兰空军网站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芬兰空军官方脸书账号截图。

例如2022年2月7日,芬兰空军在脸书发布了8张与任命新兵飞行员的宣誓仪式有关的图片,其中有一张图片将芬兰的空军军旗进行了虚化处理,但旗帜上带的字符仍依稀可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2月,芬兰空军举办新兵飞行员宣誓仪式。图片来源:芬兰空军官方脸书账号。

“卐”字符号的由来?

芬兰为何会在其空军旗帜及装饰物上展示“卐”字符号?据美联社报道,此事要从1918年3月说起。当时芬兰刚宣布从俄国独立不久,始建空军。一位来自瑞典的伯爵埃里克·冯·罗森(Count Eric von Rosen)向其新独立的邻国捐赠了一架图林D型侦察机(Thulin Typ D)——即芬兰空军的第一架飞机。该机机翼上绘有蓝色的“卐”字标志,系冯·罗森伯爵个人的幸运符号,但被芬兰空军采用后,成为了该部队的标志。

芬兰空军强调,该部队使用“卐”字符号与纳粹德国没有关系,尽管芬兰在二战期间与第三帝国达成了不情愿的联盟,且冯·罗森本人是早期德国纳粹党员赫尔曼·戈林的妹夫。从时间上判断,芬兰空军对“卐”字符号的使用在一战结束之前,当时由希特勒领导的德国纳粹党尚未成立,“卐”字符也未被当作纳粹标志使用。

另一方面,尽管“卐”字符在今日几乎已被广泛视为法西斯主义的同义词,但这个符号在人类文明中出现的时间却可追溯至数千乃至上万年以前。大量出土文物及文字记载显示,“卐”字或与其反向的字符“卍”字与古代印度、中国、希腊、波斯及东、西、北欧文化均有极深的渊源。例如,在中国距今5000多年前的马家窑文化的彩陶上,人们能够找到此符号被描绘在陶器上的某种变体;在乌克兰国家历史博物馆馆藏中,一个经碳测定距今已有15000年历史的小型雌鸟象牙雕像躯干上,亦有相似的复杂蜿蜒的图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彩陶“卐”字纹双耳瓮(马家窑文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型雌鸟象牙雕像(藏于乌克兰国家历史博物馆)

那么,一个与多国文化渊源颇深的“卐”字符,何以会在20世纪上半叶成为纳粹德国的标志呢?据BBC报道,纳粹使用“卐”字的原因可追溯至19世纪,当时的德国学者在翻译古老的印度文字时,注意到他们自己的语言与梵文之间有相似之处,认为印度人和德国人可能具有共同的祖先,并想象出了一个被他们称为雅利安人的白人神一样的战士种族。这个想法在20世纪被反犹太民族主义团体所利用,他们将“卐”字作为雅利安人的象征,以增强日耳曼人的古老血统感。

世界最大的博物馆、教育和研究综合体“史密森学会”官网收录了一份与德国纳粹“卐”字旗有关的资料,来自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资料称,1920年,阿道夫·希特勒决定,纳粹党需要自己的徽章和旗帜。对希特勒来说,新的旗帜必须是 “我们自己斗争的象征”,以及“作为海报非常有效”。1920年8月7日,在萨尔茨堡大会上,这面旗帜成为纳粹党的正式标志。在《我的奋斗》中,希特勒描述了纳粹党的新旗帜——“在红色中我们看到了运动的社会理念,在白色中看到了民族主义理念,在‘卐’字中看到了为雅利安人的胜利而斗争的使命,同样,也看到了创造性工作理念的胜利,这种理念一直且永远是反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史密森学会”官网收录的来自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的德国纳粹“卐”字旗图片。

芬兰国内对于纳粹的态度?

尽管芬兰空军使用“卐”字符标志与纳粹德国没有直接联系,但过去几年内,包括芬兰在内的越来越多欧洲国家境内的极右翼势力在不断增强,针对移民、族裔、女性的仇恨言论乃至暴力行为时有发生。

芬兰最高法院在2019年3月对一个泛斯堪的纳维亚新纳粹组织--北欧抵抗运动(PVL)在芬兰的活动发出了临时禁令,并在2020年9月该组织提出的上诉中维持了这项决定,理由是该组织曾多次发表针对外国人和犹太人的仇恨言论,并使用暴力。

不过,就新纳粹组织在芬兰境内能够从事的活动内容,包括纳粹符号的使用一事本身,芬兰法律尚未能够给出明确的边界。以发生在2018年12月6日的冲突事件为例。这一天是芬兰独立日,两支游行队伍从赫尔辛基的市中心穿过。据芬兰广播公司(YLE)报道,一支约200-300人的游行队伍从Kaisaniemi经Kallio向Töölö区行进,随身携带几面纳粹旗帜,他们是芬兰新纳粹分子“走向自由”(Kohti vapautta)的成员。另一支约2000人的队伍则从Kamppi的Narinkkatori广场向Töölö的Taivallahti地区前进。他们属于“没有纳粹的赫尔辛基”(Helsinki Ilman natseja)组织,为反示威游行而聚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芬兰广播电台(YLE)报道截图。

当天下午5点30分左右,防暴警察在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后面的树林里将发生冲突的新纳粹分子和反法西斯者分开。赫尔辛基的警察站在了反法西斯者的那边,指示“走向自由”的成员收起他们的纳粹旗帜,并拘留了4名抗议者。

尽管极右翼与反法西斯者的对抗在近年来几乎已成为芬兰独立日的保留节目,但发生在2018年12月6日的“警察没收纳粹旗帜”的行为仍然引起了芬兰境内的激烈辩论,因为芬兰并未明确立法禁止“卐”字旗的使用。芬兰前总统塔里娅·哈洛宁(Tarja Halonen)在2018年12月8日接受YLE采访时表示,呼吁考虑对展示纳粹标志进行更严格的限制,但她认为,对某些类型的象征物颁布禁令不一定能起到帮助,因为“价值观必须内化,而立法对于引导人们行善并不十分有效”。

2021年5月25日,赫尔辛基地方法院就“走向自由”挥舞纳粹旗帜一事进行了审理。芬兰国家检察官拉伊亚·托伊维亚宁(Raija Toiviainen)提起诉讼,认为此事涉嫌威胁和辱骂某些特定群体。赫尔辛基地区法院则在2021年8月30日驳回了这一刑事指控,理由是案件无法证明“卐”字旗释放了与反移民工作有关的威胁性和攻击性信息。但与此同时,法院在裁决中承认,这些旗帜与纳粹德国在20世纪40年代的意识形态和事迹特别相关,包括对数百万犹太人的迫害、种族灭绝及其他暴行。

综上所述,拿芬兰空军传统的“卐”字符做文章、称芬兰支持“纳粹”有误导之嫌。芬兰空军自1918年起便使用“卐”字符号作为其部队标志,从时间上判断,此符号的使用与纳粹德国没有直接联系。

为免国际交流中的误解,芬兰空军已于2017年1月修改了其部队徽章,代之以中性的“金色雄鹰”标志。但在该国空军的一些旗帜、装饰品及空军学院的徽章上,仍然保留了“卐”字符的使用。

“卐”字符号在20世纪上半叶成为了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德国的标志,但该符号被发明使用的时间远在纳粹党成立之前。大量出土文物及文字记载显示,“卐”字符与古代印度、中国、希腊、波斯及东、西、北欧文化有极深的渊源。

芬兰官方及主流舆论对其境内的新纳粹主义浪潮总体呈批判、反对态度,但芬兰法律尚未就新纳粹组织在芬兰境内能够从事的活动内容,如纳粹符号的使用一事给出明确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