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 美国 “反对战争”网站对《纽约时报》进行系统分析, 俄乌 危机发生后,《纽约时报》发表大量报道及评论,对俄乌危机进行全景式展示。在展示的过程中《纽约时报》立场先行,力挺 乌克兰 并赞成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对俄罗斯进行制裁,这一腔调一直持续至5月10日。“反对战争”网站经过仔细分析后发现,5月10日后《纽约时报》在报道乌克兰问题时,态度已发生明显变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第一,《纽约时报》承认,俄罗斯已对乌克兰东部地区具有绝对掌控权。西方媒体将乌克兰人捧为英雄,同时强调乌克兰付出巨大牺牲,还不吝溢美之词对泽连斯基总统表示高度赞扬,尽管如此,也无法改变俄罗斯已完全掌控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事实。

第二,《纽约时报》指出,美国应改变自己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政策。在5月11日的评论文章中,《纽约时报》提出质疑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发起多项制裁,但似乎并未达成目标。尽管俄罗斯遭受多重制裁,但俄罗斯并没有屈服,也没有流血,更没有垮台,西方国家的制裁虽然对俄罗斯造成一定伤害,但伤害性并不大,既然制裁不起作用,美国显然应该改变自己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政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乌危机愈演愈烈,美国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美国在俄乌问题上举白旗的时机值得关注。

第一,当前妄下结论认为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选择后退,显然为时尚早。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由自身的战略目标决定的,美国希望借由一场代理人战争削弱俄罗斯,截至目前,美国的这一目标没有改变。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绝不会选择后退,因此美国在此时举白旗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二,美国国内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尽管美国的战略目标没有改变,也没有在乌克兰问题上选择后退,但“反对战争”网站对《纽约时报》进行仔细分析后,提供的蛛丝马迹表明,美国国内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俄乌危机爆发后,美国一边倒地支持乌克兰,并赞同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但目前已有一些重量级人物频频发生,反对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

最为典型的例证是,美国众议院通过了400亿美元的援乌法案,但却在参议院受到阻拦。参议院认为,一方面,美国必须加强对400亿美元贷款用途的监督,以免被乌克兰浪费,损害美国纳税人的利益;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的供应链危机、通货膨胀、国债危机以及种族矛盾并未因为美国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而得到丝毫舒缓。

因此许多反对派人士认为,美国目前应将重心从国外转移至国内,与其将400亿美元贷款交给乌克兰的腐败政府,不如发放给美国人民,美国总人口约为3.3亿,如果将400亿美元发放给民众,每人平均可获得120美元。目前美国国内的反对声浪,并不是普通民众走上街头进行游行,高喊示威口号,而是由美国国会议员组成的强大反对派,这种现象也是俄乌危机发生后美国政坛上的崭新变化。尽管在当前谈论美国举白旗一事为时过早,但这种变化已经开始,当一场战争既没有达成战略目标又没有舒缓国内危机时,对精于算计的美国而言,自然是得不偿失。

美国举白旗时机尚早,而美国也不会在乌克兰问题上举白旗,让美国举白旗就如同让俄罗斯投降,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第一,此次俄乌危机的本质实际上是 美俄 两个大国的博弈,美俄两国都深知,在这场博弈中率先让步后退,必将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这种后果不是美国的“西贡时刻”及“喀布尔时刻”能够比拟的。美国攻打越南和阿富汗时,面对的是两个贫弱的国家,美国可以随时抽身,即使将弱小的国家彻底抛弃也只会落得一个不负责任的形象,如果美国在俄乌危机中再次上演“西贡时刻”及“喀布尔时刻”,一定对为美国霸权统治带来根本性冲击。从这一角度而言,美俄两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根本对立、争锋相对的,要想令美国举白旗或是俄罗斯投降,都是无法实现的目标。

第二,虽然美俄两国都不会让步,但也并不意味着俄乌危机将持续蔓延。目前,美国已对俄罗斯发起严厉的极端制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指出,这是一场新型认知混合战。必须注意到的事实是,即使俄罗斯遭受美国制裁,但双方仍保持正常的外交关系,没有出现外交降级,更没有断交。这也充分表明,大国之间的博弈中,双方都有底线,也为彼此划定了红线,两国的根本立场虽然不会改变,但在具体问题上,却有可能通过牺牲乌克兰以达成战略妥协。

《纽约时报》作为美国主流媒体,从声嘶力竭鼓吹战争及制裁,到慢慢降低腔调,背后显然是美国资本的力量。这表明美国开始尝试与俄罗斯进行沟通,以此在乌克兰问题上寻求一个体面的结果,这一行动也符合美国的一贯作风,首先进行舆论造势,随后慢慢降低热度,最后政府达成协议。从这一角度而言,尽管美俄双方的立场争锋相对,但在结构性的矛盾对立中涉及具体问题时,双方之间仍有相当大的灵活度。

总而言之,夹在美俄博弈中的乌克兰,最终必将迎来悲惨的命运,当美俄两国在乌克兰这一舞台上难分高下,无法让对方屈服时,乌克兰自然会成为耗材,最后被美国所牺牲。